触目惊心看因果报应:为挟佛敛财者捏把汗

...李哲2013-12-27 14:52

 

近日的热点新闻,都在追踪关注中国富商郝琳及其12岁儿子在法国坠机身亡事件。有媒体立时爆料,郝总一家所收购的大河城堡酒庄,连同他自己在内的三任庄主,竟然全部是因空难暴毙,使得此事一时间蒙上了一层玄幻色彩。殊不知,在宗教界和知情媒体看来,郝总一家曾经颇为离谱的商业行为,与眼下的空难惨剧之间,也另有一层玄幻可以解读。

 

    搜救仍在进行,生还希望已然渺茫(图片来源:资料图)

昔日商界名流,回首却是孤家寡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重庆温泉寺事件,商业与宗教争夺战

郝琳和刘湘云这对富豪夫妻档被公共舆论所熟知,除了眼下这一幕家庭惨剧,也曾源于三年前的重庆温泉寺事件2009年,其掌管的柏联集团为了在重庆北碚区打造集洗浴、美容等于一身的所谓亚洲第一温泉SPA”,被媒体描述为强占并拆毁了拥有1600余年历史的古刹——重庆缙云山温泉寺,导致寺院文物、建筑严重被毁,寺院法师被打成重伤,住持下落不明

 

当年在建的柏联SPA项目的接客区域建筑与温泉寺观音殿仅10米之隔(图片来源:南都周刊)

 

当时温泉寺僧人定融法师,头绑写有殷红色依法维权字样的白布条,手持一杆要称一称毁佛者良心的大秤,坐镇寺院山门,公开进行高调维权,成为温泉寺事件的标志性形象,并促使重庆温泉寺事件成为当年的一个公众热点。

 

温泉寺定融法师悲壮护法(图片来源:资料图)

 

不知是出于对为富不仁的揣度,出于对为官不正的愤慨,还是出于对受欺者的同情,在网络上针对该事件的讨论中,大多数的民意倒向了温泉寺的护法僧众们。网友摩诃耶那阿赖耶奴在天涯社区发表了一个题为《众妓院包围千年古刹》的帖子,引起了网民的全面关注。该帖点击量超过10万,并被各大网站纷纷转载。还有愤怒的网民在国家文物局网站上留言:千古奇案:和尚没跑,庙要跑了!

被指色情场所、破坏文物、意欲拆除千年古刹,郝琳家族掌管的云南柏联集团,陷入千夫所指的窘境。然而纵使恶名加身,也没能挡住柏联集团在当地政府的力挺之下,拿下了温泉寺。

 

   被指扰乱佛门清净的柏联SPA(图片来源:资料图)

 

因果不虚,触目惊心

承上所述,媒体不但总结出了三代大河城堡酒庄的庄主均于空难中毙命,更总结出坠机事件的第二层玄幻——紧接着重庆温泉寺事件之后,事发所在的北碚区诞生了著名的雷12秒,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雷政富事件,更有当时的市委书记(薄熙来)后来被判无期的结局,以及眼下开发商父子同时横死、香火永绝的凄惨结局。

据新华网讯,同样是富商郝琳出事的20131220日,河南鹤壁市内黄县警方破获了一起佛教文物盗窃案。犯罪分子在盗窃佛像时,主犯马某将三尊佛像的头拔下,正准备盗窃佛身时,突然倒地身亡。

凤凰网华人佛教近日所刊发的一篇题为《毁坏佛像拆毁寺庙会有什么报应》的文章实中,历数了文革期间毁佛拆庙者烂眼、肿瘤、断子绝孙等等凄惨下场。

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里并不想从统计学的意义上妄加论断,只是警策看客们重拾敬畏之心。《周易》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面对一出出现身说法的悲剧,自家生死,莫要自相欺。

从民间来看,往往越是富贵之人,越在风水、运势、信仰方面有着相当的忌惮和讲究。比如居所驻地都得看看朝向、一家人从不坐同一趟交通工具出行、颈上腕上总要有些开光加持过的饰物等等。有钱人依个神傍个佛的并不鲜见,虽然说不上虔诚,但敬畏之心总是有的。越是高处越不胜寒,越是感觉所得所享,并非全然源于自身的努力和德行,冥冥之中似被牵引。

正所谓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状如郝琳一家天不怕地不怕,只认钞票不惜毁寺驱僧的土豪范儿,其结局带给人们的,可能不仅仅是叹息和同情,也有反思与自省。

时下高歌猛进的城镇化,只顾利益不顾正义,演变成强取豪夺的游戏,以瑞云寺为代表的众多寺院在这个过程中灰飞烟灭。

 

    兴教寺,脚手架绞杀千年传承(图片来源:资料图)

 

时下甚嚣尘上的旅游经济,正上演着一出出庙产兴商、挟佛敛财,以法门寺兴教寺为代表众多道场在利益的导向下沦为消费品。

看到这里,真为那些裹挟在上述洪流中的富与贵们,捏把冷汗。

 

留一份敬畏,就是给生命留一份余地

面对宗教信仰之所以需要敬畏,是因为那是对永恒价值、宇宙实相、终极关怀、生命归宿的最直接的探求与诠释。留一份敬畏,就是给生命留一份余地。

善恶有报,这在千百年来中国百姓心中,是颠簸不破的规律与价值。从佛教教义来看,恶行招感恶报,并非是所谓的诸佛菩萨怨忿不恭,而确确凿凿是因果不虚、纤毫不错,纵然子毒母痛,也是爱莫能助。郝琳一家的悲剧,也许可以避免——定融法师当年悲壮护法的深意,也许正是最为慈悲的祈愿: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先后在法海事件、兴教寺强拆事件,和时下的瑞云寺强拆事件中,树起护法大旗、高调声讨恶行的明贤法师谈到:

如近日的瑞云寺事件,除对佛教、寺院、佛像、老法师要同情外,急需怜悯的是钱权两阶层,他们在痛苦地刮灭良心上仅有的知觉,将它烧掉,眼前没有对善良的敬畏,身后是无尽的生命迷途。

果报必然是惨烈不堪的。我们不能冷眼地说他们会遭报应的,我们要将它们的报应降至最低,要在他们迷茫的现在去施救,要对他们愚痴的作为呵责。他们已经不幸,万勿使他们再制造更多不幸。如果他们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你能冷眼吗?或棒或呵,或废除赖以贪婪的官位,都是最好的施救。如果缺了道的内心,除了添点刀头之蜜以外,钱权的土豪实在没什么当头。甚至,会害人害己。

富商郝琳一家的悲剧,正当眼前——拆了福州瑞云寺和想拆西安兴教寺的领导和老总,已然到了看客们都为你捏把冷汗的地步了,你还要吝啬自己的敬畏么?请用敬畏,自我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