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熊身体取胆汁看人类的残忍

...未知2009-12-06 07:36

目录

 从熊身体胆汁看人类的残忍

香港大学研究以物中药取代熊胆治疗癌症

 

 

从熊身体取胆汁看人类的残忍

来源: 南方都市报(广州)

这种原始残忍的取胆方法在中国居然是合法的,在东北、四川、广西等地的熊厂还是大量采用。“抽胆时有一种剧痛,惨叫的熊实在是不能忍受的。”亲眼见到取胆汁的《新民周刊》记者胡展奋说起这个场面,气得全身发抖,桌子上的玻璃杯震得发响。----------前言

朝鲜在80年代发明了活取熊胆,近20多年来, 我国把这个“高技术”行业发扬光大了。

也许有的朋友不知道平时用的熊胆眼药水,喝的熊胆酒,等等熊胆制品,胆汁背后的来源是多么不人道!在越南,中国……有许多大大小小合法或私人的养熊场,养熊场里的黑熊品种多数是月熊,它们的任务是活着并提供胆汁。

他们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空间里面长达好几年不能动弹,胸口和肚子上插满刑具,每天抽两次!一抽就是好几年!每一天都被残忍地抽取胆汁,这感受可以用“生不如死”这词来形容!

活熊取胆的方法是将一个金属管永久地插入熊的胆囊,另一端露在熊的腹部外面,因为伤口裸露在外,永不痊愈,所以经常感染。(很多熊因此得到很多疾病,甚至癌症!吃了从他们感染的伤口那流出来的胆汁,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为了增加胆汁的流出量,熊场会用特制的针管抽扎进胆囊取胆汁,每到这个时候,被抽取胆汁的熊都会疼得惨嚎!把自己的腹部抓得血肉模糊。有些熊因为无法忍受抽胆的痛苦,精神错乱,还有熊还会作出自杀行为,把自己的肝肠内脏都拉扯出来!

可怜的黑熊们连自杀的机会都被剥夺了!熊场的人为了防止黑熊自杀,把他们分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小得无法转身。无法活动。被抽取胆汁时,黑熊除了惨嚎,就只能拼命摇头。

通常在养熊场内,胆汁是每天在黑熊进食前抽取一到两次,因为此时的胆汁的浓稠度较高。每次平均抽取30160毫升。有些大的养熊场称他们一天能取四次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曾经解救过一批黑熊,那批黑熊由于长期囚禁在养熊场内插管取胆,它们身心俱损,伤口溃烂,腹腔感染,不断有黄褐色的脓水从溃烂的皮肤渗出,很久也不敢从笼子里走出来接触大地。打开他们的腹腔,有的引流管子已烂在肚里,有的和脏器紧紧粘连在一起。放入山林后,它们除了拼命摇头外,不会向前挪动一步,因为关在铁笼里面太久,也许已经忘记怎么走路了。只是痴呆的目光朝天望着,好象仍然感到还在铁笼里。

这里是一个酷刑室,一个动物的地狱。正如你所看到的,事实上他们根本无法活动,无法站立,无法转身,他们只能将爪子伸出笼子取食。这样关着目的是防止忍受不了折磨的月熊做出自残暴毙行为!

熊胆汁批发价是1910ml。多数被酒厂收购,做成熊胆酒,翻了好几十倍的价格卖出去!

其实熊胆并不是什么神丹妙药,它的药用价值也是被所谓的“专家”夸大了!致使误导广大消费者去大量使用熊胆制品!熊胆汁对于人体只能起到很普通的清热解毒的功效,这是很多中草药都可以代替得到的!

自私的人类为了满足自身需要,为了眼前的金钱利益,不顾及动物的感受用残酷手段折磨同虐待跟人类一样有感知,有思想的动物。到底人与人之间有无共性呢?面对伤害动物的场面,爱动物的人会感同身受,但不爱动物的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更有甚者,有莫名的快感!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真的有那么大吗?是与生俱来的差别,亦或靠后天的感悟或是蜕变?

人类发展史不断地从野蛮走向文明。当我们以极不文明,极野蛮的方式对待与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一样有痛苦感受,甚至有相类似智商及情感的动物时,文明,仅仅还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经国家中成药保护品种委员会办公室信息部协助检索,从两标准中共查到含熊胆成分的中成药28种:

万应锭、八宝眼药、赛空青眼药、熊胆救心丸、药墨(八宝药墨)、清凉眼药膏、麝香丸、胡氏六神丸、神农震痛膏、绿萼点舌丸、熊胆痔疮膏、麝香奇应丸、熊胆胶囊、八宝五胆药墨、特灵眼药、熊胆痔灵栓、复方斑蝥胶囊、点舌丸、心灵丸、活心丸、喉炎丸、熊胆痔灵膏、熊胆丸、风火眼药、眼药锭、白敬宇眼药、八宝拨云散、梅花点舌丸、熊胆黄芩眼药水。

另外,一些企业开始滥用熊胆,在一些非必需、非中药的制品中使用熊胆,例如很多超市都能买到的竹盐牙膏、各种品牌的熊胆酒,甚至在洗发香波以及饮料等,比如广州宝洁公司的洗发水里,也加入熊胆。

熊胆不是什么名贵中药,完全可以用草药或人工合成代替。请大家告诉大家,请大家尽全部可能的力量广泛宣传,坚决不买、不用这些熊胆制品。

记者手记

亲历触目惊心的抽胆场面,一熊愤而自杀

那一年的初春,我和原《江南游报》的总编辑祁子青被严寒困在长白山脚下 的仙人桥,说是“困厄”,其实也就是我们的越野车水箱被突如其来的寒流 “炸”坏了,一时半天回不了通化而已。万万比不得“夫子之厄于陈”的。而且正好有暇尽兴地游览仙人桥熊场。

抽取熊胆无疑是一场噩梦……倒了霉的熊像果冻似地颤个不停,惨叫声惊天动地……没有人能够确切地告诉我,这个没有桥的地方为什么被叫做“仙人桥 ”。

传说自然很多,而且几乎每个传说都和熊瞎子有点关系,可见此地自古多熊。熊场紧挨着鹿场,场主很热情。事实上,只要看到过鹿群在草地上悠闲地溜达,马上就令人感到熊场是熊牢。

场主解释说:熊,是不能放养的。大概是有别于肉用熊,这里的熊被称为“胆熊”。那熊房不知是什么建筑改建的,光线很暗。每只熊都单独囚在大铁笼里,人立而嗥。那一年的仙人桥熊场至少有15头胆熊,有黑熊也有棕熊。熊场养熊的目的并非如外界讹传是什么“那时候剁下预约献给首长的熊掌,而且只要肥腴的右掌”。养熊的最大目的就是抽取熊胆,赚取令人毛骨悚然的利润。

这一天的上午8点,令人肝胆俱裂的一幕开始了。

和饲养员在一起的时候是熊们心情最好的时候,但一看到四个彪形大汉进来,熊群立即如见鬼魅似地长号起来,把铁笼撼得摇摇欲坠。

饲养员说,这傻东西可灵了,因为是每天上午8点准时抽胆汗,所以一到7点3刻,它们就没心思进食了,每头熊都有大祸临头之感,发出求救的呻吟。

彪形大汉身穿白衣,脸上毫无表情。你可以想象他们就像走向一根木桩一样走到3号笼前,闪电般伸出一支特制的铁钩,勾住熊脖子,后者大难临头,立即暴眼龇牙地哀嚎起来,熊尿当即潸潸而下……熊的力气当然很大,但是当它的四肢被铁钩“摆平”成一个黑色“大”字以后,也只能像十字架上的殉难者一样 ,无力地垂下头来哼唧。

这是一只体形小于棕熊的黑熊,也被叫做“狗熊”。由于现在胸腹全裸,酷刑的全过程也就可以一览无余。

熊肚上熊毛剃净处有一道永远不能痊愈的刀口。在相当于人类肝区的部位(右胁下),人们用手术为熊造了一个□管,直通熊的胆囊,外连一根透明的塑料软管,平时用一种粘性很强的敷料把软管和创面紧紧包扎起来,抽取胆汁时打开包扎,将针筒插入塑料软管。

那么,这样的过程就是敲骨吸髓的过程了──在墨绿色的胆汁被迅速抽吸时,可怜的熊张大着嘴,两眼暴凸,肝区痛得像果冻一样颤个不停。

最要命的是,那针筒为了等候胆汁而时抽时停,熊的哀叫也就呈现一种间歇性的上滑颤音和下滑颤音,碜得我们的胃部也痉挛起来。

我们仍然无法想象当一种活体在无麻醉时被活活抽吸汁液的痛楚,这一刻我只想到人们活吸猴脑时的狰狞面目和猴的龇牙咧嘴。

这场酷刑从8点一直持续到10点,惨叫声响彻山坳,15只大熊全被抽取了胆汁,动作是极利索的,再“力拔山兮”的大家伙,只消被黑无常似的铁钩一 勾,就目瞪口呆,颓然若死。

每只熊根据体格大小,每天分别抽取150毫升到200毫升左右,抽完胆 汁的熊都很懂事地捂着肝区蜷缩在笼内哆嗦,晶亮的小眼睛,有的还挂着泪……

事变猝然:5号熊为反抗虐待而拉出了自己的肝肠……众熊哀号,“狱暴”在即。

这是上午10点30分左右,我们跟着场主冲进熊舍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5号笼内的棕熊(也叫做马熊)扒开了创口,把一副肝肠拉了出来高举着狂嗥,血流遍地。

马上有人撞钟示警。马上有应急人员冲进熊舍,挥舞着利斧和大铁钩。

完了。场主说,这倔东西这几天已不安分,早该给它穿上“铁马夹”的。现 在要紧的是赶紧“抢救”熊掌!他跺着脚,口气十分腥臊难闻。熊掌是必须活砍 的。

我们发觉熊笼是有机关的,启动“凡尔”后,一侧笼壁立刻压向熊体,制得它丝毫不能动弹,有人迅速递上砧板,然后只听“噗”地一声,利斧闪光过处, 5号熊的右掌当即肉粽一样被血淋淋地砍下。濒死的熊虽然力大无穷,但此刻只能一声连一声发出硬勺刮动搪瓷面盆似的尖啸。然后砍下左掌和后掌,血,流满熊舍,我们从来不知道,一只熊竟有这么多的血而且这么粘稠。大熊喘着粗气,眼神渐渐散乱,完全成了一个血球。大概是屋内杀气太盛,笼内的10余头大熊 忽然一起发出摄人心魄的哀鸣。那种来自山林的充满原始兽性的无比压抑无比愤懑的警告足够令人发指、令人脚软,粗陋的熊舍被震得□□直响……

但场主不愧是屠夫出身,在大熊们作势暴动、众人争相逃命的危急关头,他喝住众人,冒着极大的危险,指挥壮汉给最凶暴、最有可能自残的几头大熊穿上“铁马夹”。

我们现在看清楚了“铁马夹”。铠甲的式样,极笨极重,即令“极其长大的”吕布也无力承受得了,场主故伎重演,启动“凡尔”,制服大熊,注射麻醉,然后啷一声用“铁马甲”把大熊整个身体“铐”了起来,它使人不能不联想到中世纪欧洲的“贞节裤”,两者的区别仅仅是后者的“窗口”开在泄殖腔,前者的“窗 口”刚好开在肝区。披挂以后的大熊仍然每天可以抽榨胆汁,可以作果冻状颤抖,却无以自残,运用之妙,足可以使古之酷吏们惭愧的。

说来也真不可思议,一看到“铁马夹”,原拟起义的大熊突然都安静了。“铁马夹”真厉害,可见一斑 。场主得意地说,熊最喜挠痒痒,也最怕挠不着痒处,该刑具一上身,闷热之下 ,必定虱蚤横生,到时候即令是“熊王”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向他乞性乞命

场主长相鹰视而狼顾,自称姓来。该不是着名酷吏来俊臣的后裔吧。临走时只听他呵斥手下说,快剥!熊皮要趁热剥,活剥更好。

离开仙人桥时仍然没人说得清楚仙人桥的来历。说法很多。给我印象最深的说法是很久很久以前长白山人熊相搏太过,轩辕皇帝(有熊氏)知道后认为是人熊语言不通所致,于是在此造了一座大石桥,称但凡人熊一过此桥便心意相通,可以互不侵犯。问题是人们普遍相信此桥乃宝物所造,于是拖家挈口、呼朋招友地去拆桥。于是人熊之间不再有沟通的可能,而责任仍然在人。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祖先的图腾曾经就是一只大熊;不信的话,你至今还能挖出残桥的石碑来。

记者手记2

目睹取熊胆汁过程

为了偷拍到黑熊被抽取胆汁的惨状,我们决定第二天再以购买熊胆粉为由进入熊场。

18日上午1035分,我们到达熊场。再次购买20瓶熊胆粉后,我们提出观看抽取熊胆汁过程,老杨竟也答应了。这时,三名赤着上身的小工开始为抽取胆汁做准备了,他们在水龙头前冲洗钳子、导引管等。

去熊舍的路上,老杨告诉我们,熊场本是严禁参观的,偶尔有人参观也必须是熟人介绍的,参观时是绝对禁止任何人拍照,同时不许任何人观看抽取熊胆汁,“因为怕有人偷拍了照片发到网上去,所以我们最怕就是有记者秘密拍照……”

“你给它喂糖水,我来抽吧。”一名微胖的小工吩咐另一微瘦的小工。等黑熊品尝糖水的时候,胖小工动作娴熟地钻到“熊牢”下面,迅速将一根导流管插入黑熊腹部里面,也许是插痛了腹部,黑熊“噌”地一声站起来,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在笼子里打着转,不时用头撞击笼子,腹部下面还吊着管子。为制服黑熊,小工们拿来铁棒又打又骂,不一会,黑熊被驯服了,乖乖趴在笼子里接受抽胆。

在抽取另一头黑熊胆汁的时候,导流管的插入很不顺利。“塑料的插不进去就换铁管吧。”另一小工建议,当小工从铁盘里殷红的水中取出一根铁制的导流管时,我们实在不忍心看他将管子插进黑熊的腹部里,将头扭过去了。

轮到一头幼熊,小工拿糖水给它喝,黑熊本能地伸出大舌头不停地喝着糖水。另一小工则闪到“熊牢”下面,当导引管插入黑熊体内的一刹那,它停止了吮吸,然后抬起头,一动不动地望着记者,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与惶恐。然而,笼子下面的小工并没因此停止操作,而黑熊又开始吮吸糖水——是疼痛已经在糖水的甜蜜中消失了?或者是因为长期被抽取胆汁,它已经变得麻木了?导流管顺利插进腹部之后,一股墨绿色的胆汁从管子里流进了小工端着的盅子里面,几秒钟后,胆汁流尽了,小工拔出导引管,用碘水给黑熊腹部的伤口消毒。

 

 

香港大学研究以植物中药取代熊胆治疗癌症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香港12月14日电 香港大学一项研究显示,中药材黄芩、黄连和黄檗能成功抑制80%的肝癌细胞,比熊胆更具抗癌性,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助理教授冯奕斌博士建议以植物中药取代熊胆。

据此间媒体报道,熊胆一向被视为具有清热解毒、清肝明目作用,除用于治疗肝胆病、糖尿病和恶性肿瘤外,还用于洗发水、牙膏和暗疮膏等。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自今年起进行为期4年的熊胆替代品研究,以具有相同药性的植物中药黄芩、黄连和黄檗,与熊胆比较疗效功用,将这些植物中药施用于从人体抽出的癌细胞上观察疗效。

冯奕斌说,半年来的初步研究结果显示,黄芩、黄连和黄檗对急性肝损伤和肝纤维化有良好疗效,具有“保肝”作用,而且能抑制肝癌细胞增长,成功率达80%,比熊胆高20%,并能防止癌细胞转移。他表示,这3种植物中药价格便宜, 1公斤 仅100港元左右,而相同分量的熊胆则需约20万港元。

冯奕斌表示,香港大学的这项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

 

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