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记者目睹“屠杀海豚”真相

...徐帆2009-10-15 18:43

英记者目睹“屠杀海豚”真相

                  来源: 北京青年报(北京)

         ◎文/本报记者 徐帆

杰斯汀·麦克卡伦终于爬到了日本渔港小镇太地町的山坡上,他放眼望去,碧蓝的海水泛着粼粼金光,风景如画,可在一片临山的海湾中,却奇怪地覆盖着厚实的防水布布篷。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钻进了布篷,他手里拿着把尖刀,几分钟后,那一片水域被染成了腥红色。”身为英国《卫报》驻日记者的麦克卡伦回忆道。

9月初,日本捕鲸业的发源地太地町开始了一年一度对海豚和鲸鱼的“捕杀季”,麦克卡伦深入当地调查。 9 22 ,《青年周末》对他进行了采访。

■目睹:“几分钟后,那一片就被染红了”

“这(屠杀海豚)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在给《青年周末》记者的回复电邮中,麦克卡伦一开始就如是说。

每年9月初,在日本和歌县太地町,在这个有着400年捕鲸史的渔港小镇,一年一度的“捕杀季”就要开始了。

麦克卡伦是英国《卫报》的驻日记者,他在伦敦大学时攻读日本文化的硕士学位,已经在东京工作了好几年。他告诉本报记者,他关注日本渔民捕杀海豚已经有好几年了,而之所以选择在今年报道,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一部名为《海豚湾》的美国纪录片将于10 23日在英国上映。而此前,这部真实记录日本渔民捕杀海豚全过程的影片已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上映,激起了国际社会的愤怒。

于是,在获悉今年太地町的“捕杀季”将从91日开始后,麦克卡伦和摄影记者一起赶赴当地。

“太地町距离东京西部大约有248英里(约合400公里),从东京坐火车过去,大概需要6个小时。”

在麦克卡伦眼中,太地町是个很美丽的渔港小镇,风景漂亮得仿佛印在明信片上一般。

然而,某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恰恰隐藏在这样平静温和的美丽之下。

太地町临近海岸的一面,是生长着低矮树丛的连绵山坡,爬到山坡顶上,向下望去,有一片蔚蓝色的海湾。当晴空万里时,海面上波光粼粼,常常能看见宽吻海豚在那里跳跃、嬉戏。

杀戮,却在这样的美景中开始。

麦克卡伦爬到山顶上时,他看到的景象已经是“捕杀季”的序曲。

他回忆道:“三面环海的海湾被渔网封锁起来,而在那片海湾之上,是长条的明黄色防水布布篷,一条连着一条,遮挡得密密实实,很难看清下面的景象。在布篷和布篷之间,还有些微的空隙。我看到了一个男人钻进了布篷,他手里拿着把尖刀,几分钟后,在那空隙中,那一片水域被染成了腥红色。即使是站在悬崖的最高处,我也能清晰地听见日本渔民的喊叫声,听见垂死挣扎的鲸鱼用尾鳍奋力拍打水面的声音。”

据了解,当地渔民捕杀海豚的传统方法,一般是利用特殊设备干扰海豚的声纳系统,将它们驱赶至海湾的特制渔网中,当海豚精疲力竭后,渔民再用渔刀和渔叉刺死它们。通常,一条海豚会挣扎约6分钟后,才痛苦死去。

当麦克卡伦完成在太地町的采访时,“捕杀季”的第一次猎杀已完成,至少有100头宽吻海豚和50头巨头鲸被杀死。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地的渔民们会捕杀大约2300头海豚和鲸鱼,而日本全国每年捕杀的海豚总数约20000头。

■遭遇:“随时随地,都有人在跟踪我们”

尽管已经看到了真实的捕杀,可麦克卡伦的采访却进行得很不顺利。

在他眼中,太地町仿佛有着双重性格。

一方面,这个渔港小镇把捕杀鲸鱼和海豚视为理所当然的日本传统文化生态;而另一方面,太地町又在承受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后,似乎忙于保守“一个早就公开的秘密”。

麦克卡伦回忆道,当他和摄影记者抵达小镇入口处时,看到的是一碧如洗的蓝天下,两座鲸鱼雕塑在阳光下昂首甩尾,形象逼真如生。

而且,当地还有一个鲸鱼博物馆,其中详细记载了太地町从17世纪开始的捕鲸史。在博物馆里,还能看到尚处于胚胎发育期的小海豚被制作成标本。

“走进小镇之后,你会发现,这里很多马路旁、建筑物表面上,或是某些柱子上,都有海豚和鲸鱼的浮雕图像。当我们进入餐馆点餐时,发现几乎所有的饭馆都供应海豚肉和鲸鱼肉的生鱼片。而有些从仓库出来的海豚肉、鲸鱼肉还被包装好,在当地超市的冷柜里出售。”

这让他感觉,猎杀海豚、鲸鱼而后食用它们,在当地是坦然处之的。

可当他和摄影记者前往海湾时,却发现原来的公共路段被封上了路障。

“不少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在沿海的鱼肉加工仓库外,一切被挡得密密实实,从外面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几乎可以这么说,随时随地,都有人在跟踪我们。因为没有机会跟他们交谈,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确切身份。”

麦克卡伦试图采访当地渔民,也遭遇了很大的麻烦。

“其实,他们看起来都很友好,而且对我们这两个从东京跑来这偏远小镇的外国人也很感兴趣,但很少有人愿意接受采访。后来,花了不少力气,我们才说服几个渔民开口,但他们都不肯透露姓名。”

麦克卡伦把这种谨慎归因于2003年的一起特殊事件。当时,美国环保组织“海上守护者”的两名成员跑到捕杀海豚的“夺命海湾”,强行放走了几条即将被杀戮的海豚。

再之后,影响最大的事件就是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上的获奖影片《海豚湾》的公映。这部纪录片通过藏在树林鸟巢中的遥控摄像机以及水下摄像机等设备,真实记录了海豚和鲸鱼被捕杀的全过程。

■观点:日本渔民似乎并不自豪于“这个传统”

在整个调查中,麦克卡伦有一种感觉:在这个坚持认为捕杀鲸鱼和海豚是日本历史文化传统的小镇,当地渔民也并不见得为此自豪。

“从捕杀到加工鱼肉的全部过程,都是在隐蔽、甚至有些偷偷摸摸的环境中进行。但对我而言,我的报道无意谴责或支持日本渔民,只是希望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在国际谴责声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去还原太地町人的生存状态。”

在这个英国记者看来,日本渔民对来自西方的谴责和批评,似乎更多的是委屈和不理解。他说:“当地居民认为,捕杀鲸鱼和海豚是他们历史和文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尽管有报道说,因为海洋污染日趋严重,海豚肉和鲸鱼肉中含汞量过高,形成毒素,但当地渔民并不认为海豚肉对他们会产生危害。我交谈过的几个村民说,他们吃海豚肉已经吃了几十年了,从来没因此生过什么病。”

而在麦克卡伦的报道中,一个匿名受访的渔民说:“西方人也以残酷的方法杀死牛、羊、鸡和其他动物,但从来没有人对此进行批评。为什么日本就要经受这种指责。”

观念的分歧,显然不仅仅在杀戮的方式上,还在对海豚和鲸鱼的认识上。

在国际媒体报道中,海豚救人、领航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它们也被誉为“海上的美丽精灵”,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有着可爱和聪明的形象。而对于以捕猎海豚为生的日本渔民而言,海豚却是海洋里的“害虫”。

“渔民们认为,正是海域里的鱼群大量减少,所以他们必须大量消灭海豚。不过,基于近几年国际上的批评声越来越多,日本国际形象因此大为受损,太地町的当地政府试图在缓和这一形象。”

因此,在麦克卡伦的采访中,他获知的官方说法是:被赶进渔网中的海豚,有一半会被活捉后卖给水族馆,另一半会被放生。

“显然,这样的解释是试图缓和国际社会的不满。” 麦克卡伦有些头痛,因为调查难度太大,这样的声明他很难去核实真伪。

但他所知道的是,当他离开时,那些精疲力竭的海豚们,已经被困在渔网中超过24个小时。和麦克卡伦同去的摄影记者曾偷偷地攀爬到山坡下,来到离海湾最近的地点,这名摄影记者看到一条幼年海豚漂浮在海面上,一动不动,肚皮朝上,仿佛早已死去。而 “事发地带”,正是每年屠杀海豚的“夺命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