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南普陀寺托钵乞食

...未知2008-02-13 10:00

本文图片见:http://www.suyuan.org/tpbd/ShowPhoto.asp?PhotoID=141      

 

台湾南普陀寺托钵乞食

 

目录

略述和尚僧伽教育

广化戒和尚开示

略谈四依法的时代

随学头陀行

随学头陀行

露地宿

头陀伞地宿

托钵乞

向下文长 付予来日

一九九五年总

 

 

略述和尚僧伽教育理念

广化)和尚倾一生之力於僧伽教育,而培育僧材的卓著成果,也是时人有目共睹的事实。於此,谨将和尚的僧伽教育精神宗旨、学程目标和理想,略作介绍,以享有心之士。

由于佛法住世的重心在僧团,所以对于组成僧团的份子——僧伽,其教育之成败,关系着佛法的传续与否。有鉴于此,和尚累积多年的办学经验,慧眼独具的定出解行并重的教案,希望培育具格的比丘僧,成为伟大崇高的宗教师,具足惭愧、感恩、牺牲与奉献的精神。在修行用功上,法法分明、善知方便与究竟,能悲智双运、三学增上、续佛灯明;在研修闻慧上,知法知律,为多闻有智的比丘,作尘劳佛事,广度众生,同生净土;与教制法轨上,威仪具足,树庄严清净法幢,善引大众,敬上和下,道业增进。

基於这样的宗旨,和尚在学程的设计上,学院的第一学期必定授《沙弥律仪》的课程。诚如和尚在《沙弥律仪要略集注》的序文中说:“沙弥律仪者,‘近为比丘戒之阶梯,远为菩萨戒之根本。’于出世戒学中,至为重要。……深知此书对修学佛法之重要;为初学入道之基,故沙弥不可不读;是师长教诫徒众之准绳,故大比丘不可不闻;又是出家人日常生活之规范,为一切出家人皆应受持之宝典。于是我历次主持各佛学院教务,必于第一学期,授沙弥律仪一课。”

为初学者奠定了稳固的基础以后,进而将教育的重心,放在建立清净比丘僧团之上。比丘学僧除了研习比丘戒法,更配合日常凡事羯磨的方式,让学僧娴熟止作二持的教与行。为了让大众在修道上没有障碍,和尚鼓励有犯戒的人要出众忏罪,以求清净,利益修行。所以约自民国七十年以来,和尚在学僧之中常保持二十位清净僧的情况。从远程目标而言,有二十位清净比丘僧在世,可以传戒、忏罪、推动教育、成立僧团的司法单位,以维护僧伽的清净幢相,令正法久住。就近程目标来说,可以让犯戒的人有发露忏悔的机会。由于学僧们从新戒开始,都养成诵戒、忏悔的习惯,所以也都能一直保持僧团的清净。除了要有清净的僧团,还要有人提倡忏悔出罪的风气,这些现象在其他地方几乎是无法见到的。和尚敢为敢当,曾说:“如果我为大家做这些羯磨有什么过失的话,我愿自己一人承担。”和尚这种拔苦与乐的伟大胸襟,实在无有几人能及了。

和尚除了重视学僧戒律的薰陶,在教义的研习上,由于南山三大部之教观依天台,而持戒也要了知心相,所以和尚在教学上的大方向是:“行遵律仪,教宗天台、唯识、修归净土。”而在立学的次第上,更是归结在菩萨三聚净戒。希望依在悲智愿行之上,孕育出智德、戒德、福德究竟圆满、和合清净的菩萨比丘僧团。所以和尚常勉励同学说:“凡我同学,皆应发菩提心,作一个荷负如来家业,上求下化之佛子。毗尼严净、定慧等持、福慧双修、悲智并进,用报三宝洪恩,以酬檀那厚德。”这样的训勉,正是和尚“外现声闻相,内秘菩萨行”的最佳写照。

和尚虽然全心致力于比丘僧之培育,希望学僧在自度度他的能力和智慧上有所开展与完成。但对于比丘尼之教导,和尚也一样不遗余力,除了每年为尼依止,振兴尼众如法结夏安居之风气以外,也积极鼓励女中丈夫能承担尼僧戒法的弘传、建立如法清净的比丘尼僧团。

综上所述,可以明白看出和尚僧伽教育的理想,在于成立清净的二部僧团,也唯有清净、和合的二部僧团住世,才是维系正法久住的不二法门。

了解了和尚僧伽教育的精神与理想后,除了佩服和尚的远见,更应继承与发扬这份成果,让和尚为令正法久住所做的努力,永远流芳人寰,也让这盏破暗的长明灯,能焰焰相续,尽未来际,永远利乐人天。

 

广化戒和尚开示语录

由南普陀净戒学会举办,戒期近六个月之护国千佛三坛大戒法会,在第三坛菩萨戒传授过后,戒会已接近尾声,不久各路好汉便解夏出坛,各奔前程,在迈向漫长的菩提道上,各自努力、前进。

戒会期间,已故得戒和尚不辞劳苦为新戒讲授比丘戒,也定期作开示演说,护念初学者道心,循循善诱之精神,确是令人钦佩!和尚之开示,语重心长,指导初学者,言多劝谕警诫,诚是金玉良言。学人谨将和尚开示法语,内容大意数则记录于后,望与诸大德共勉之。

一、财与色

金钱与色欲是修行上最大障碍,出家人须放下对五欲的追求。所谓:“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尤以财色更是最大的障道因缘,应视之如粪土,假若能不执著于财色,精进修行,道业当可期!

二、背诵比丘戒

登坛受具后,须好好学习及持守戒律。每日应持、读、背诵,务把二百五十条戒牢记在心,植入识田,时时念兹在兹,行住坐卧摄心为戒,身口意三业恒持清净,是为守戒。

三、学戒是戒自己,非戒他人

回到常住,如遇不如法的事,应以慈悲心对待,勿动辄以戒律责备人,如此会树立许多敌人,争执因而发生,以致僧众不和合。应悯念他人或因不具足因缘不得守持清净戒,所谓学戒、持戒是戒自己,非戒他人!应以身作则,软言劝诫,日子久了便可见功夫。

四、破戒和尚福报大,老修行人灾难多

“某甲造业入地狱,因持《金刚经》故阎王难以下判,经商议妙计判其投生阳间富豪家,所谓:‘富贵学道难’,待其更造罪业,不思修行,便可名正言顺审定严判。”此可作为人们对于修道者,破戒、持戒,眼前因果之差异情形有所解释。因当破戒和尚之福报享受完毕,三途苦难便等着他;而老修行人宿业果报偿还完后,便能成就无上菩提。

所谓“享福是消福,受苦是了苦”,福报犹如钱存银行,只出没进,用罄的那天苦难便随后来!

 

[和尚语录]

道力愈深的人,固然谨持性戒,对于遮戒,也奉持不犯。

《戒学浅淡》页一七九

一切恶法,皆应禁止;一切善法,皆应奉行;当止则止,终身不耻;当作则作,终身不辱。

《四分律比丘戒本讲义》页九

愿诸见者闻者,鉴我苦心,悯我不逮,各发菩提心,受持清净戒。

《戒学浅谈》页三

共挽末劫法运,仰报三宝宏恩。

《沙弥律仪要略集注》页三

 

略谈四依法的时代意义

释绍律

偶然间得闻南普陀于戒期中举行托钵乞食及树下宿活动,且由广化老和尚亲自领众的消息,真令人欣慕不已,而这两个活动是属四依法之二。何谓四依法呢?即是指粪扫衣、常乞食、树下坐、腐烂药等四种,是入道之缘,上根利器者所依止故。简单的说,即是指生活中衣着、饮食、居住、医药等四方面。在诸律中除此四种物外,另载有其他开缘之物,然所载不一。从中我们可以了解佛陀的本怀是为了让弟子们能少欲知足、灭损烦恼、远离愦闹、成就解脱,而推行出头陀行。在《清净道论》中提到:受持此法是一种苦的行道及严肃的生活,依苦的行道可以止住贪,依严肃的生活可以除去放逸的痴。另外,若行远离,不和别人接触,是可去嗔的。除去诸欲烦恼,得以增上三学成就清净之道。

对于刚受戒的戒子是佛门里的新生儿,对于应如何依佛制行持四依法呢?

在衣着方面,糞扫衣是去拾取人们所遗弃的任何种类的布均可以再用,撕去其腐朽的部分,取其坚韧的部分洗刷干净而作成的衣。若由他自己希望或甘受檀越所施的刹那,则是破坏受持此法。此法是为了让我们学习少欲知足,不为贪求多求,且希望穿新衣、贵价衣等,如在冬天时可得愈保暖的愈好,在夏天能有愈凉快的愈好。而在现今的时代里,除三衣外出家众还有长衫、中褂、短褂等衣物,随着民生的富裕去拾取粪扫衣来用,可能相当困难,所以,倘若要实践此法,虽然到处有店家可以帮忙做,或许我们可以尽量习学自己缝衣袜,并且若是衣服破了时,能随时缝补,勿轻浪费,爱惜物品。学习弘一大师的精神,着百纳衣,并能一衣一鞋能穿上五年、十年,至于数量上足够即可,勿有三牛车之嫌。

在饮食方面,常乞食是去行乞时,在他的前面与后面有人送与施食,或于施家门口立,施家取其钵与食后还与,是属于可接受的;但是若坐于自己住处等待施食则不可。另外对于僧伽食、指定食、招待食等十四种食,亦不可接受。此法是要让我们学习舍骄慢,除灭味觉的贪爱,随顺少欲的生活,增长行道。而在丰衣足食的今天,因地域、风俗习惯的不同,中国佛教已发展成在寺庙中自行料理饮食,不行外出乞食的风气。所以,老和尚这次特别带领着戒子外出行托钵乞食,并宣扬佛陀的教法:“佛制托钵,为疗色身,但乞食物,不乞金钱。”虽然不是要行几公里外方有檀越供养,却可从中领略乞食的内涵一、二。从出门乞食起,即须先降伏慢心,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守护威仪,处处在在都是老和尚要我们学习的课题,从中了解一位行者应如何正生命也。

在居住方面,是树下坐,尼众无此法,因为不能离开第二女性而独住故。行者应该选择在寺院边隅处的树下而住,应该避开两国交界处的树、塔庙的树等等,于中不可选择自己好乐的树,不能叫他人清除树下,只可用自己的足,去清除落叶而住。是中学习不对住所起悭吝之心,除去常住的想法,及渴望舒适宽广的居住空间。并且体会出盖庙非比丘事,能远离愦闹,独处闲居,常行精进,思灭苦本。

在医药方面,是腐烂药,有二说:一是指由排泄物(大小便)制成的药物,二是别人舍弃不用的药物。在医药科技发达的今日,当人们生病时即马上送往医院,似乎已很少去使用此法了,而详究此法的精神是让行者能破除身见,安心于道。若有不适之时,可从调摄身心开始,调摄内心可透过念佛、止观、忏悔等法;若四大不调才去请医生治疗。老和尚一生示现病行,其坚强的意志力,及对于修行的执持,均是最好的答案。

这次戒期老和尚亲自领众外出实行托钵乞食及于野外张开头陀伞树下宿的活动,可以体会出老和尚欲推行四依法,乃属抛砖引玉。而主要是为了使北传佛教,除倡导大乘思想外,更能注重以声闻戒为基石。有良好的声闻律仪为基础,所行的菩萨道更究竟圆满。

 

随学头陀行教育

                                                         释照旺

迦叶尊者,头陀苦行,年老不舍。佛慈悯之,劝稍自逸,尊者苦行如故。佛赞叹曰:汝可为一切众生依止,如我住世无异。有头陀行者,则佛法住世,后传法为禅宗西天初祖。

今戒会在得戒和尚广化律师的慈谕下,安排戒子和常住大众僧“随学头陀行教育”,以学习托钵乞食的清净生活及头陀伞露地宿之修行生活,让戒子及佛学院师生皆能尝试佛世原始僧团的修行方式,来培育出家僧伽吃苦耐劳、坚忍无畏的精神,名符其实成为耐风、雨、寒、热、饿、渴、毒虫、恶言、一食、持戒的大丈夫。

南山律祖于《行事钞》“头陀行仪篇”如是言:“《善见》云:头陀者,汉言抖擞。谓抖擞烦恼,离诸滞著……《增一阿含》云:其有毁赞十二头陀一一行者,则为毁赞于我。我常赞行此法,由此住世故,我法久住于世也。”今末学忝为戒会引礼,依止和尚习律业已六年,托戒子的福得参与“随学头陀行教育”,此次虽仅安排托钵乞食及露地宿,然对戒子们乃至所有执事法师都有其正面且实际的修行体验。某虽不敏,愿略陈事缘,以追思师德。

一、托钵乞食

佛历二五四〇年五月五日,(中国台湾省)南普陀戒会打破本岛四、五十年来传戒托钵金钱的作风,回归原始的佛制乞食生活。临行前夕大雨滂沱,翌晨早课方竟。雨势顿息,戒子中或云:三宝加被,龙天护佑。我等引礼在大师父带领下,引领戒子及佛学院学生,于七时背起余二衣、钵、具、头戴大斗笠,身着海青袈裟,足穿罗汉鞋,众相庄严,赢得护法居士一致喝采。一路沿着东山路往文心路,续转接北屯路,车水马龙,行人行路匆匆。戒子们及大众僧则都摄六根,行仪威仪庄重,唯恐放逸而坏比丘僧相,导致信众丧失恭敬僧宝之心,那就对不起老和尚临行前的慈悲教敕:“行脚托钵乞食时,内心要提起正念。一、要作求道想,切莫以游山玩水的放逸心来行事,当视此行为道人之行。古来大德之所以能成就皆因发菩提心后,以坚忍的毅力,不畏艰难而成就道业。玄奘大师天竺取经,虽随行同伴一一离散,然仍独自排除万难以竟全功,对中国佛法的弘传,贡献至钜。二、遇境当如理作意,对境起修。若有女众供养时,当起不净观,念佛摄心,感恩檀那供我食物滋养色身,让我可以上求佛法润养慧命。千万不可眼根贪色,暼尔随它去,那就危险了。”

全程行路约费一个半小时,于八时二刻全体大众师安然抵达托钵地点——儿童公园。一会儿,老和尚在侍者的护送下,出现在道俗二众前,望着和尚瘦弱的身躯、慈祥的容颜,为教育戒子及佛学院学僧,如此躬亲领众,实践临行前对戒子的承诺:“要忍耐,不要半途而废,我会陪你们一起托钵。”

稍事休息后,大众师在老和尚领队下,换上九衣,持钵环绕公园外环人行道乞食。戒会特地制作布条,书写“佛制乞食,为疗色身,但乞食物,不托金钱”等语。乞食开始时,即看到虔诚的信众,男女老幼、或立或跪,欢喜地供养食物、饮料、水果、药品,种类繁多。信众们一面念着“阿弥陀佛”圣号,一面将食物放入钵中,一路乞食下来,内心的感受真是难以形容。而老和尚则是静静地掉眼泪……,而戒子们则眼闭三分目,心中默念佛号,感念诸位善信的虔诚供养,谨慎避免女众触身。托钵乞食全程约一小时后即结束。

随后卸下九衣,换上七衣行脚至建功国小,在国校大礼堂内食存五观。那一堆堆如小山丘的各式食物,真叫人目不暇给,更令人意想不到这次乞食活动造成如此大的正面影响。午斋后,大师父开示,让信众了解佛制出家弟子乞食的用意,并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要如法供养师父,绝不可以将钱丢进师父的钵里,那是污染了如来所制的“应量器”。历时约半小时的开示竟后,大众师以一颗欢喜、祥和、感恩的心,踏着喜悦的健步返寺,一路上万里晴空,白云亦悠悠。

五月十二日,正逢母亲节,戒会安排第二次托钵乞食。整个过程与上周日乞食情景雷同,故今略之。于结束本文前,且引道宣律祖所言,以示“乞食”殊胜之功德。

《行事钞》“头陀行仪篇”云:“《善见》云:‘三乘圣人,悉皆乞食。’……《十住》云:‘乞食十利:一、所用活命,自属不属他。……七、无见顶善根。……十、次第乞食,于众生中,起平等心。’”此乞食十利中之第七“无见顶善根” 者,《资持记》释云:“七、谓获胜果。一切诸佛,三十二相中,无见顶为第一相。因中行乞,卑下于人,而感此相,故为善根也。”今我等大众师虽仅行乞二日,然亦已种下无见顶相之因行。老和尚之圣德,实有目共睹。

二、头陀伞露地宿

戒会为了让戒子真切体会佛世的生活修行方式,除了举办托钵乞食的活动外,还有“头陀伞露地宿”之树林修持的实际体验。原本预定课程为三天二夜,戒子们皆感到新鲜且兴奋。

虽然由于台风来临的缘故而提前结束,但五月二十日那一晚的经历,反而更令戒子体会到世事无常的真理。

是日凌晨四时二十分,因为露地宿的路程较远,乃在戒坛大殿前集合行三皈依的简短早课后,随即出发前往大坑区的中正露营区扎营,效法原始佛教的比丘修行生活。

就在我们张开头陀伞,铺上尼师坛,于中静坐禅观时,广化老和尚不辞辛劳,拖着欠佳的法体,亲身莅临视察与关怀大众师,令大众师个个感到温馨且感恩。心想,若不好好将这数年来参访南传国度所学的森林修行方法教导戒子们,让他们能真正从大自然的修行环境下,体解佛法的奥妙,那真是对不起老和尚了。

虽然这里也有如同南传国家那么多的蚊虫,但却没有毒蛇猛兽侵袭的顾虑。然随着夜幕低垂,内心底泛起无明的恐惧,毕竟末学还是未断惑的初学行者。戒会善心安排密集的课程,如禅坐、诵经、法谈等,因风雨倾盆而来,大师父乃要我等引礼传达消息,让大众师全部搬到露营区的堂舍,重新搭建室内头陀伞过夜,以避免危险。

次日,虽然大众师意犹未尽,奈何世事无常,为防止被困山区内,乃于午斋后冒雨返寺,虽说如此,但仍未因之而丧失比丘应有的行路威仪。如今,老和尚已圆寂,而这一切的一切将令戒子们虽以忘怀。而末学呢?六年来的依止学戒生涯,亦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的……

 

体会

四月二十九日五月五日(第八周)

释恒禄

早上七时,与诸戒兄头顶斗笠,身披七衣,肩背僧袋,浩浩荡荡从戒坛大门前出发,开始今日的行脚托钵乞食活动。得戒和尚劝勉新戒们勿以玩乐心态托钵,应以道业心看待此次乞食活动,并在行脚时常念佛号。

    从寺门到儿童公园,约走一小时路程。到公园门口,在得戒和尚领导下,鱼贯围绕公园行走一周。只见虔诚的信众,已准备好布施的食物,在篱笆旁或立或跪等待出家人到来。

此次乞食活动,戒会特备布条说明:“佛制托钵,疗养色身,但乞食物,不乞金钱”,有如回归到三千年前佛陀托钵乞食的情形,不让金钱染污了净钵,一切如法如律的进行。

因已表明不托金钱,故檀越都准备各种食品、点心来供养,如菜肴、米饭、饼干、水果,乃至药油等等物品。兄见信众都以诚恳之心在布施,有的人眼含泪珠,于布施后再虔诚礼拜,看到此情此景,内心极为感动,自己何德何能受此信施啊?唯有将诵经礼佛功德回向施主,同证无上道。

◎释法宗

戒会举办“托钵乞食”,在台中市北屯区儿童公园圆满完成。一般信众听到“托钵”,都以为是出家人向在家人化缘金钱,这是目前台湾佛教的现象。但是这次南普陀戒会举行的“托钵乞食”,完全是如法如律,仿佛回到佛陀在世的时代,令戒子们真正体会修行人刻苦知足的法味。看见那么多的信众恭敬的供养法师,末学心中感到既兴奋又忧愁。兴奋的是如法的乞食在台湾也能实行,令人知道佛陀教弟子行乞食的意义;忧愁的是出家人所有的四事供养,都是在家弟子辛辛苦苦才赚来的血汗钱,若不精进用功亲见佛性,若不能教导众生也回到心地之本源风光,那是会被信施所堕而滴水难消的。

◎释慧峰

“托钵”的过程中有很多次内心的冲击,首先是老和尚的出现,给大家精神上很大的鼓励。再者正式托钵时,踏出公园便看到虔诚的信众跪了一排,欢喜的在做供养。当时脚步忽然变得很沉重,手中的钵也变得有如须弥山一般重,沿途男女老幼,还有带病的人,口中念着“阿弥陀佛”,手将食物放入比丘的钵中,这一趟下来,眼眶总是湿湿的,这生平的第一次经验,相信会跟着我一辈子,永难忘怀,内心的感受真是难以形容。惟有策励自己用功精进,否则“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为施所堕就太可怕了。

◎释心眼

在托钵的过程中,瞥见一位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远离人群,静静的跪在墙角,一手虔诚的作合掌式,一手拿果饼,一句又一句的“师父!阿弥陀佛!”在供养僧众。这情景,不禁令人感动落泪。信众虔诚的供养,令心眼惭愧的泪水几次夺眶而出。供养的居士为了护持三宝,自己省吃俭用,反省我自己呢?只是一个初学而已啊!真正感受到“信施难消”啊!原来托钵不只是折服我慢,还能发动我们精进的力量。(家母也从台南赶来,戴着薄手套,跪着供养僧宝,共襄盛举。)

◎释开藏

“一钵千家饭,孤僧万里游”,少欲少事,少贪少求,“佛制比丘,托钵乞食;但乞饮食,不乞金钱”。佛弟子三衣一钵,总以少欲知足为其根本。今日托钵乞食,信众虔诚供养,内心既欢喜又惭愧。欢喜的是乞食不托金钱,也顺此机缘给予信众正知正见的佛法教育;惭愧的是“忖已德行,全缺应供”,施主供养,意在求福,应好自反省,计一钵之食,得来之处确为不易。施主为求福田而供养众僧,自忖能消受否?当善思念之!惭愧!惭愧!

◎释星悟

本周托钵,感触良多,眼见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个个跪在路旁,双手捧奉饮食而作供养,不觉泪水满眶,数次强忍乃止。只因伤感众生苦多,谁为救拔,我又无能力救,是故克心作意,但愿速得了脱生死,常作苦海渡人舟。然,岂可易成?非长远心不济其事。是故比丘,任重道远,当勇猛坚毅,百折不挠也!

 

露地宿

五月二十日——五月二十六日(第十一周)

 

释法宗

戒会安排本周实行另一种修行课程——露地宿。这种修行课程本来只有在泰国才有实行,在台湾的环境,人事的因缘下,根本没听过。但是在戒会的安排下,戒子也能体会“日中一食,树下一宿,微细观照”的生活。虽然天气转变因缘而提早回戒场,但随缘度日、自在无碍的修行生活,已经在每位戒子的心中种下种子,这都是戒会细心安排,才有如此殊胜的因缘。

释恒禄

星期一清晨四点三十分,众僧齐集戒坛前,准备行脚至中正露营区作三天露地宿,体验佛陀当年之生活形态。早上七时四十五分抵达目的地,整理环境,并且将头陀伞悬挂起来,这是一个全新的经验。戒常住也没忘了我们的功课:禅坐、诵经、礼拜、晚课。晚上正要入睡时,一场风雨致使我们搬到活动中心的大楼留宿,不能“树下宿”,正应了佛法“无常”说。天气预报有台风侵袭,隔日午斋后,大众于风雨中行脚回寺,结束了这一次的“露地宿”。

释心眼

这一次的行脚露宿,处处表现出我们对佛法的运用:在大雨中,如何不慌不忙。虽然身体淋湿了,但内心却是法喜的。大家共集在一处,不因为风雨的干扰而懈怠了例行的功课。虽然没有宝相庄严的佛殿,但是尽虚空、遍法界,无不是有佛处;一条尼师坛、三衣一钵露地宿,整个宇宙就在心海中;蚊帐虽小,但是一点空间含大千,石头、草木似乎也在对我们说法呢!

释法满

这次头陀露地宿的训练,让我体会到出家人生活的潇洒自在。有句话说:“在家如孔雀,出家如野鹤。”在家人的生活表面上看起来好象很富裕,但实际上却是为五欲六尘所束缚;出家人托钵乞食,树下露宿,少欲知足,无牵无挂,多自在!头陀露宿的训练非常好,希望戒会以后还能够再举办,多让戒子们体会出家的自在生活。

释大修

这一星期戒会安排了露地宿,野外头陀行的修行课程。虽然是尝试性的作法,但从中亦可体会头陀行少欲知足、随缘自在、坚忍卓绝、刻苦耐劳的精神。这是生长在现今安逸环境的僧青年所最缺乏的实际体验。希望在未来还能多安排此类行门功课,以增长同学实际行持的经验。

 

头陀伞露地宿

戒会为了让戒子们真切感受佛世的修行方式,除了“托钵乞食”以外,还有“头陀伞露地宿”的树林修行活动。

五月二十日早晨四时二十分,大众师在戒坛大殿前集合,做过“三皈依”的简短早课后,随即出发前往大坑的中正露营区扎营,效法原始佛教的比丘修行生活。正当大众师张开头陀伞,铺上尼师坛,於中静坐禅观时,老和尚不辞辛劳,亲临视察并关怀大众师,让大众师个个倍感温馨。

虽然在郊外的树林中,又是一个全新的经验,戒会依然安排禅坐、诵经、法谈等课程。后因风雨来袭,为避免危险而搬到露营区内的堂舍,重新搭建室内头陀伞过夜。

这一次的课程原本预计为三天二夜,戒子们都很兴奋,但却因为台风来临而提前结束。虽然如此,戒子们都意犹未尽,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尝试“头陀伞露地宿”的生活。

 

托钵乞食

《行事钞》“头陀行仪篇”云:“《善见》云:‘三乘圣人,悉皆乞食。’……《十住》云:‘乞食十利:一、所用活命,自属不属他。……七、无见顶善根。……十、次第乞食,於众生中,起平等心。’”此乞食十利中之第七“无见顶善根”者,《资持记》释云:“七、谓获胜果。一切诸佛,三十二相中,无见顶为第一相。因中行乞,卑下於人,而感此相,故为善根也。”

佛历二五四〇年,五月五日五月十二日,戒会安排二次托钵乞食活动,让戒子实际体验“托钵乞食”的行门教育。戒会特制布条声明:“佛制乞食,为疗色身,但乞食物,不乞金钱。”打破四、五十年来传戒单位,以“如来应量器”托乞金钱的作风,回归原始佛制乞食生活。

在老和尚带领之下,信众虔诚供养,大众僧如法受食,圆满了“托钵乞食”的活动。

 

向下文长 付予来日

深夜中,那高挂在空中的星辰,依旧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然而,老和尚那犹如星光一般智慧的眼神,却已被那疲倦不堪的眼帘所覆盖住,水远不再睁开了。正如乌云笼罩着长空,四面八方一片黑暗。我们刹时失去了依怙,内心的恐慌油然而生。没想到广化老和尚他竟然在为我们做完结夏安居仪式后,悄悄的走了。舍弃了我们这些初饮法乳,刚刚萌芽的法种。

  随着一声声悠扬的引磬声,大家长跪围绕着和尚的遗体,高声念着阿弥陀佛圣号,恭送和尚往生极乐净土。然而内心的感受真是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却又不敢掉落,怕干扰到和尚往生。我跪在和尚身边,口中念着佛号,却又不时的注视着和尚。我期盼着和尚那厚重的眼皮会奇迹似的再撑开。希望大众的虔诚能唤醒和尚。可是我的愿望落空了,时间一刻刻的溜了过去。和尚犹如入定般的安坐于法座上,一动也不动。泛白的肤色让我肯定了和尚这次是真的离开我们了。再也不能为我们开示、讲戒,乃至说故事了。想到这里,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像是断了线的念珠一般滚滚而落。而自报到求戒以来,与和尚相处的画面也一幕幕的浮上脑海。

  初报到只有在早晚课时可以见到和尚,他老人家虽是身负重疾,行动不便,却从不以此为借口而深居丈室。依然是定课不断,同时又常为信众开示,每日课诵从不缺席。每当我们排好班后,就会听到唰—唰—的声音自远而近,那便是侍者推着和尚的坐乘——(轮椅)摩擦地皮的声音。和尚就位后,便在轮椅上用那颤抖的双手,合着掌弯腰虔诚的三拜。虽是很简单的动作,可是以和尚的身体状况而言,却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举动。课诵开始后,和尚依然陪着我们一起作课直到结束。就这样风雨无阻,日日如此。

  在登坛前,和尚为我们开示忏摩的意义,同时讲解忏悔发愿偈。他老人家在讲到“故于今日,生大惭愧,克诚披露,求哀忏悔,惟愿三宝,慈悲摄受。”竟然当众泣不成声,由此可见,和尚他时时存着惭愧心。反观我们这些忏子有人低头悔过,亦有人拉长了脖子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或许这也是“赤子之心”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后来又听引礼师父说,和尚曾在佛前发愿,愿代戒子承受一切的业障,只求所有戒子平安登坛乃至出坛。这便是和尚他代众生受苦之菩萨行为的表现。

  而在登完比丘坛后,见到和尚的机会就更多了。因为和尚他每天都来为我们上课讲戒,虽然和尚他运用了种种的资料,引经据典,更配合公案将呆板的戒律讲得十分灵活。然而,个人业力所致,偶而在上课时总会以“太公钓鱼”之势而入了昏沉三昧。直到听到一句“向下文长,付予来日。”才会猛然惊醒,急忙收起那潺潺欲坠的“甘露真水”,揉揉迷蒙呆滞的灵魂之窗,随着大众起立合掌问讯,借极又伸了个懒腰,然后目送和尚回寮,就这样勉强算是有听了一些重点。心想和尚慈悲,给了我们许多完整的资料可供参考,自己再利用时间阅读,应该没问题才对。没想到和尚他走了,再也不能为我们讲解了,而我们也真的要靠自己了。心中的懊悔与惭愧令我不敢抬头望和尚,低着头念着佛号向和尚忏悔。

然而最令人怀念的便是,每周星期日晚课后,和尚会为我们讲故事。大家坐在蒲团上,聚精会神的听着和尚叙述他修行过程中,曾发生过的一些事迹。每当讲到轻松有趣的地方,和尚他便开怀的笑得呵呵呵!逗得我们也是哄堂大笑。而有时谈到感人的时候,他老人家常就怅然落泪,弄得我们也不知所措。当然和尚只是借着这些故事来鼓励我们,巩固我们的道心。他老人家常讲一句话说:“只要我们发心用功修行,菩萨一定护持我们。”

有一次和尚感冒了,晚课后大师父请和尚休息,和尚却说:“我答应大家要讲故事。”听到这句话,心中感觉很温馨。当下忘了身处大殿之中,彷佛是在乡间的老榕树下,而我们这些小和尚就像是一群天真无邪的小毛头,老和尚也化成住在街坊间慈祥的老爷爷。那一种亲切与祥和的气氛,真是只能意会而无法言傅,这种感觉早就距离我们好远好远。在这功利的社会中,竟然在无意间让我们重温儿时的记忆,真是难得。而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头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催着老爷爷讲一些光怪陆离、天马行空的古早故事。而老爷爷也不厌其烦的诉说着扣人心弦乃至感人肺腑的黠黠滴滴。直到该休息的时候,和尚又是以一句“向下文长,付予来日”做为故事的结束,大家仍有些意犹未尽般的吵着继续讲,大师父便说:“该让和尚休息了!”大家便在心有未甘的神情下出班回寮。

  的确,是该让和尚休息了,几年来和尚他饱受病魔的折磨,为了完成心愿,他坚强的忍受着种种的苦痛,编辑了济涛律师遗集,整理了比丘戒本讲义,乃至傅授三坛大戒等。然而在其完成了最后的心愿之下,我们是不该再自私的把和尚留下,而任其受着病魔的摧残。如今和尚又以那四大假合之身示现无常,为我们上了最真实的最后一课,提醒我们‘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然而往后没有和尚来引导我们的日子里,我们又将如何自处呢?一连没有答案的问题盘旋在脑中。猛然回神,望着和尚,他老人家依旧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丈室中香云缭绕着、佛号回荡着。此时此刻只是祈求阿弥陀佛慈悲摄受,接引和尚速往极乐国土。和尚,您安息吧!我们会依教奉行,持戒念佛。令那将昏之佛日而增辉,使正法重现末世。更愿和尚您早悟无生,乘愿再来,接引我们这些苦难的众生。您不是常常说“向下文长,付予来日”的吗?我们依旧在期待着来日,和尚,您可别打妄语哦!

 

式坛和尚,广公上人。负疾傅戒,为法忘躯。  

振兴戒法,改革陋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功成身退,猝然示寂。一命凡夫,怎堪此击。  

初饮法乳,顿失依怙。亲现无常,醒吾暗冥。

众等哀伤,暗自悲泣。彻夜眠难,不知所趣。  

缅师之诲,怀思其意。独坐法堂,枯索故迹。

犹得余音,绕梁不己。静闻其言,彷如轻语。  

向下文长,付予来日。衰哉吾等,新戒子弟。

虽知文长,来日无期。自今而后,道影远离。  

浩瀚戒法,五篇七聚。仅闻其二,如此而已。

师迳舍报,尘化而去。自言愿满,无碍无疑。  

亲聆教诲,今生难遇。盼其再来,更待何期。

持戒念佛,循师之意。化生莲池,诸善共聚。  

重会和尚,长文再续,同返娑婆,广度群迷。

丙子年仲夏和尚二七之期于法堂 戒子净龙敬撰

 

一九九五年总说明

一九九五年,中国台湾南普陀寺举办戒期近六个月之护国千佛三坛大戒法会,在得戒和尚广化律师的慈谕下,安排戒子和常住大众僧“随学头陀行。广化律师并且以高龄羸弱之躯,坐在轮教育”,以学习托钵乞食的清净生活及头陀伞露地宿之修行生活,共进行两次头陀行。

广化律师是一位弘律的大德,倡导持戒念佛,净戒为因,净土为果。

此次安排托钵乞食活动,为打破台湾四、五十年来传戒单位,以“如来应量器”托乞金钱的弊端,特制布条声明:“佛制乞食,为疗色身,但乞食物,不乞金钱。”椅上,亲自带领僧众乞食。

 

回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