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报告(释亲俱沙弥)

...释亲俱 沙弥2018-03-09 09:46

顶礼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祥恩师!

尊敬的各位善知识:

以下是二〇一六年学习二时头陀的一点体会,亲俱学历浅薄,不善言辞,也写不出什么深刻的体会,整个报告就以日记的形式,简单地记录了整个行脚历程。报告中不如法的地方、不足之处恳请各位慈悲指正,使亲俱有一个忏悔、改正的机会。

结夏一结束,马上就该行脚了,大家都在议论着这件事。行脚,特别对于我们这些刚出家的新沙弥来说,充满了吸引力,都想快点去体验一下,这头陀行,到底是种怎样的生活。

行脚的日子渐渐临近,大家的热情也一天天升高。今年有机会行脚的新老沙弥,向行过脚的师父们打听着关于行脚的种种事宜,师父们也乐于传授他们的经验。大家都在等待着行脚名单的公布,八月初十晚上,祥恩师(以下简称恩师)开示,公布了行脚名单,当念到亲俱名字的时候,心里一阵喜悦。

八月十一日中午,出坡回到寮房,三个迷彩的大背包呈现在眼前,过完斋迫不及待地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研究了一番。下午在文殊阁后面的小广场集训,教大家装包。亲藏师父和亲慧师父给大家讲解,示范了整个装包过程,然后让大家开始计时装包,规定要在三分钟内装完。大家开始一阵地手忙脚乱,最后装完背包的,用了十九分钟,看来在三分钟内把包装完,对于大家来说压力很大啊!亲藏师父无奈地笑了,让大家回去好好练习,明天继续,并嘱咐大家把要带的东西都带齐,特别是十八种物。

(十八种物:杨枝,澡豆,三衣,瓶,钵,坐具,锡杖,香炉,滤水囊,手巾,刀子,火燧,镊子,绳床,经,律,佛像,菩萨形像)恩师在开示中说,此十八种物,每一种东西都有它特殊的功德。在菩萨戒中,十八种物比喻作“如鸟二翼”,有了十八种物能“飞”起来,能自在,能放心,而且也能使我们道心坚固,也可以克服很多的困难。

八月十二日,通知下午一点半,在僧寮四楼法堂集训。装满东西的背包还是挺沉的,背着上了四楼,已是满头大汗。一会儿亲藏师父到了,让大家排好班,开始计时装包,最后完成的用了九分钟,比昨天提前了十分钟。亲藏师父说还行,但是还要好好练习。接下来给大家讲解了有关行脚的一些注意事项,然后领着大家背包走了一大圈,让大家提前找找感觉。回到僧寮门口,让大家放包休息,再次嘱咐大家回去好好练习。

八月十三日,集训,最后装包用时五分钟。八月十四日,最快装包用时三分半。看来再练习练习,在三分钟内把包装完,是完全有可能的,亲藏师父比较满意。(看来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不要一开始就被困难吓倒了。只要你认真去做了,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也能完成。)

八月十六日,过完斋刚洗漱完,就通知背包到僧寮门口集合,连忙赶去。僧寮门口已经有一大群师兄弟聚集在那里了,行脚的、送行的很是热闹。不一会儿恩师也到了,让参加行脚的人员集合,确认人数无误后,便叫装包上车准备出发。

大概十一点半左右,大客车载着满怀憧憬的一群僧人,向本次行脚的起点——河南驶去。一路上遵循恩师的教诲,出去要摄心,眼根莫放逸,便看书、参话头,累了就打个盹。

八月十七日,车上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下午四点多到达了本次行脚的出发地。一下车,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传入耳朵,一大群人在迎接我们,感觉挺特别。整完背包,未作停留,恩师便领着大家开始了今年的行脚之路。

“眼观卧牛之地初方便”,这是恩师《经行》里的第一句,我们眼见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我们应该通过收回眼根,而来收回我们的心。

背包大概有四五十斤,背在肩上沉甸甸的,不一会儿肩膀就酸了。走了一会儿恩师就让大家休息。恩师太慈悲了,体谅我们这些刚参加行脚的新老沙弥,休息完毕再次上路,走了一段之后,在一个小型采石场附近停下了,让大家休息、方便。经过勘察之后,恩师领着大家拐进了这个小型采石场,在一块平地上指挥大家排好位置,铺上防潮垫、睡袋。看来今晚要在这里安单了。大家整理完之后,开始写日记、打坐,各忙各的。在野外休息,蚊虫比较多,一夜被闹醒好几次。

八月十八日,凌晨两点多醒来,见有的师兄已经起来打坐了,于是也起来打坐。不知过了多久,恩师让大家整理背包,开始了今天的行脚之路。

“面现呆沉小相不攀缘。”面是妄想心、攀缘心的表现,我们应该控制面部表情来把心摄住。

一路诵咒,但妄想却不时地会溜出来,也不去管它。时间过得很快,大概快到乞食的时间了,恩师带大家拐进了路边的一块空地,让大家准备一下,过一会儿准备乞食。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可结果却出人意料。由于前面可以乞食的村子太小,只有三四十户人家,恩师只派了三位大戒师带着六位老沙弥去乞食,没有我们新沙弥的份,大失所望。既然因缘如此,只能期待明天。

没有去乞食的沙弥留下来,发放过斋板等东西,准备过斋。等了一会儿,亲幢师父一组先回来了。恩师问了一下情况,亲幢师父说满钵,福报挺大。又等了一会儿,乞食的人员都回来了,多少都有收获,于是便搭衣过斋。因为乞到的食物比较少,每人只分到一点。虽然只分到一块掰碎的小饼,但却特别香甜。

过完斋洗漱完,恩师让大家挪到旁边的一条小道上休息。这条小道的前面是一片小草地,再往前是一条小河,地理位置非常好。坐在小道上,微风吹来,还带着一股河水的清凉气息,把我们的劳累带走不少。

休息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恩师有动身的意思。“怎么还不走?”有些师兄心里开始有些急躁了。估计是天气比较闷热,恩师怕大家身体吃不消,所以让大家多休息一会儿。一直到天气不怎么闷热了,大家心里也渐渐平静了,恩师便叫大家整理背包,准备上路。

虽然已没有太阳,但走在路上,汗水还是顺着额头不停地往下滴。休息的时候,看见汗水把大家的大褂都湿透了。休息完之后上路,和师兄换拿方便铲。

走在路上,难免有众生的尸体,可用方便铲来方便掩埋,以免众生的尸体长期暴露,日晒雨淋、车辗人踏而伤慈悲心。(令死者犯嗔心,又令同类众生不安,鬼神不宁。)

拿着方便铲,走在队伍的最后,留心看着地上有没有死去的众生。走了一会儿,看见地上有一块奇怪的东西。还没等停下来细看,亲昌师父走过来,说是一块蛇皮。亲昌师父,我这在跟前的都没看清呢,你这大老远都瞅见了,你这是有千里眼啊!连忙捡起来,等休息的时候把它掩埋了。在路边休息的时候,来了几个警察盘问情况,态度倒还可以。不过自小就对警察没什么好印象,这缘于父母的错误教育。小时候只要不听话,不肯吃饭什么的,父母就会说“我叫警察来抓你了啊”,或是“我打电话叫警察了啊”!虽然当时不知道警察是干什么的,但肯定是非常恐怖的。以至于后来只要一听到警笛声就吓得跑回家里,关门躲起来,这后遗症就这样留下了。

今天的安单地,恩师选在了国道下面一块收割完的玉米地里。这玉米地四面环山,背靠国道,环境很幽静,地里还有两座坟,这就是十二头陀支里的冢间住吧!

冢间住“得念于死,住不放逸,除去欲念,克服怖畏”。生死无常,一口气上不来,这就是归宿。人生百年也不过弹指之间,想想自己觉得很惭愧,虽发心出家了,但总觉得修行的道路还很长,时间还很多,可以慢慢修,而放逸不精进。可这生死就在呼吸之间,要赶快发勇猛心,精进办道,才不负出家之志。

这要是在没信佛之前,你让我在这坟地里过夜,那是打死也不会干的事。打死总比吓死好,是不是?现在出家了,睡在这坟墓边,感觉还挺好,这变化真是不可思议。在恩师的指挥下,大家平整好场地,铺好卧具便各自忙活。半夜十二点多,被叫醒起来盖塑料布,原来下起小雨了。

八月十九日,凌晨两点多醒来,雨已经很大了,雨点打在塑料布上噼啪作响,大家纷纷起来,把塑料布整理整理,以免雨水淋湿盖在下面的东西。雨一直下着,六点多的时候恩师叫大家起来整理背包,准备上路。雨天在泥地里整理背包,情况很不乐观,大家互相帮忙。整理完毕,大家连走带爬地上了国道,在国道边的排水沟里,把满脚的泥简单地冲洗了一下,便在恩师的带领下上路了。

“慢调息摄六根心无念。”调匀呼吸是为了摄心,心摄住了妄想也就摄住了。

雨下个不停,也没有好的休息之地,只能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作简单的休息。过斋乞食的时间快到了,看来今天的乞食愿望又泡汤了。今天的过斋地选在了山坡下的一小块空地里,大家围成一圈,铺防潮垫,摆钵,搭衣,打伞。虽然大家的衣服和鞋子都被雨淋湿了,但都做得井井有条,不慌不忙。在围观村民好奇、惊奇的目光中,第一次在雨中过了斋,别有一番滋味。

过完斋有居士来请法,他们在雨中给恩师顶礼,一片虔诚之心令人感动。过斋地不宜休息,恩师给居士稍作开示之后,便带大家上路了。雨水把大家的背包都淋湿了,背在身上越来越沉,但大家的定力都很不错,没有一个掉队的。走了一段之后,恩师带大家进入了路边的一个小型广场,安排好位置之后,让大家铺塑料袋,卧具,看来今天要在这里安单了。

大家迅速铺好塑料袋、防潮垫,钻入里面避雨休息。看见别的师兄把雨伞撑在塑料袋里,像一个个小蒙古包,这真是个好方法,连忙试了一下,果然不错。雨伞把塑料袋撑开后,空间就变大了,不管在里面打坐、看书、休息都很宽敞。

休息了一会儿,虽然外面还飘着零星的雨点,但大家都迫不急待地把淋湿的衣服拿出来晾晒。有的师父脚都起泡了,僧医亲昌师父和沙弥亲瑞师忙前忙后给大家处理伤口,感恩他们。

八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在恩师的带领下大家上路了。

“两手垂少摆动人生淡。”两手垂就是要我们放下一切,淡泊人生。

我们没学佛之前和世人一样,把一切都抓得紧紧的。房子、车子、票子、丈夫、妻子、孩子都是我的,一刻也不肯放松,等于把生死轮回紧紧地抓在了手里。我们现在学佛了,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妄的,都是一场幻境,没有什么值得追求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来修行的,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一生。

拿着方便铲跟在队伍的后面,休息的时候,一阵阵恶臭传来,用手电一照,是一具已经腐烂得分不清是什么众生的尸体,上面爬满了虫子。为了不伤害到虫子,和亲悬师一起用土把它轻轻地掩埋了。

看着这具尸体,想想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臭皮囊,毫无意义,冷了难受,热了难受,要是受伤或生病了就更难受。一个感冒发烧就能把你折腾得够呛,若遇到重大疾病,就更不用说了。至于饿鬼、地狱的苦,那更是难以想象。我们要舍弃这个臭皮囊,努力修行,找我们的清净法身。

今天天气不错,大家对乞食充满期望,但总是事与愿违,到了乞食的时间也没有碰到可以乞食的村庄,没有进行乞食。过完斋,恩师一声令下晒衣物,大家迅速行动,身后的绿化带眨眼间被睡袋、大氅、衣物等占满,每人面前都摆着一堆东西,经书、佛像、结缘品等,怎么看怎么像摆地摊的。

有居士来请恩师开示,大家则在一边休息。等晾晒的衣服都干得差不多了,亲藏师父下令,整理背包上路。下午由亲藏师父带队,恩师坐上了轮椅,在后面压队。

恩师这么大年龄了,脚也不好,身体也有很多病痛,早就该休息了,但为了正法久住,续佛慧命,为了苦海众生,和他的弟子们一直在坚持着。看着恩师呕心沥血地为大众付出,我们再不精进办道,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恩师说他还要再领大家走二十年,希望佛菩萨加持,能满恩师的愿。

亲藏师父带队走的速度很快,以致于习惯了恩师带队节奏的大家有些不适应,不时地要小跑两步才能跟上队伍,不一会儿汗水便湿透了衣衫。休息的时候,亲藏师父还笑眯眯地过来问怎么样啊?大家说还行还行。

今天的安单地是在由沙石和泥土平整起来的一块空地里,天空飘起了雨点。由于上次的经历,大家对在这种场地里过夜有些踌躇,这要是下起雨来又得弄得狼狈不堪。环顾四周发现这块空地的旁边有一座立交桥,能在桥下过夜当然是最好的了。恩师让人下去查看了一番,但由于不合适便作罢。

恩师又让随行的居士搬来了两块大苫布,铺在地上。把苫布对折,然后把雨伞撑在里面。苫布被雨伞撑开后,就像一个大通铺一样,非常舒适宽敞。恩师为了大家能休息好,真是费尽心思。大家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环境,都精进地写日记、看书、打坐。随行的护持居士也是忙个不停,发矿泉水、发热水袋、倒热水等等,护持得尽心尽力。感恩他们的付出。

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三点多,恩师领着大家整装上路。

“下脚如踏棉云慈悲生。”我们学佛要有慈悲心,走路时下脚轻缓、柔软,以免伤害众生,同时又培养了慈悲心。

一直在山区行走,住户稀少,今天还是没有乞食因缘。过斋地是在国道边的一个碎石场,吃的是卷饼和米饭。下午休息整顿完之后,仍由亲藏师父领队。走了将近二十里地之后,安单在了一个山坳里,里面是一个废弃的小型煤矿加工场。水泥浇筑的地面,很宽阔,目测安单一百人都没问题。

这里的环境非常幽静,矫健的松树,青翠的竹林,恬静的野花,令人陶醉。一旁的亲师师说:“咱们不像是来行脚的,像是来旅行度假的。”是啊!一直呆在寺院里,面对单调的生活,会有些苦闷、烦恼,出来行脚,面对不同的环境、新鲜的事物,如果不摄心的话,就如同出来旅游一样。

晚上躺在睡袋里,夜空的星星特别的亮,就像在头顶一样,触手可及,一条白色的银河带,隐约可见。面对这浩瀚的星空,妄想联翩。夜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和世间的孩子,在路上碰到一大群人,说是要去看佛菩萨显灵。我们俩也跟着去了,来到一条大河边,河边有一座房子,许多人爬上了房顶,我俩也爬了上去。等了一会儿,天边果然出现了佛菩萨的影子,但我心里清楚,这是魔境。这时河里突然出现了两只巨大的神兽,向我们游来,张开大口要把我们吞了,人们惊慌失措。这时我孩子平静地指着神兽说,一切都是幻境。两只神兽顿时惊呆了,没想到一个小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大叫一声变成了两个吊坠,好像是等着能有机会从头再来。其实我孩子想说的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只是当时没表达出来,如果正确表达出来,两只神兽就能当空粉碎掉了。

醒来想想这个梦,还有点警示作用(小孩子大概表示我在佛法面前还很渺小,他没正确地表达出意思),大概是要我严持戒律,精进修行,将来在魔境面前就能做主,就不会被欺骗。

八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多,起来装包。月光异常明亮,收拾东西都不用打手电。恩师领着大家,在皎洁的月色下上路了。

“行走缓缓不滞轻风来。”缓缓地往前走,不用再为人生奔忙,不再为人生留恋,应该为修道而努力。

一路走一路休息,途中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隧道,走在里面有些闷,有些烦躁。这个隧道很长,仿佛走不到头似的,大家闷着劲在里面走着,一丝亮光出现在眼前,终于走出了隧道。走在隧道里,感觉像走在修行的路上,苦闷、烦躁会不时地出现,但只要你闷住劲,不放弃,只管往前走,光明就会出现在眼前。

出了隧道,在隧道口一个类似小景观区休息。有一座人工的小假山,一个人物塑像挡在假山的洞口,两边有幅对联写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人物塑像也不知是谁整的,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做的,细胳膊细腿的,像软面条一样,太难看了,就这样还能一夫当关?

对于乞食,大家已经不抱太大幻想。不走出这山区,看来是希望不大。今天的过斋地是在道边的一片小绿化带里,前面有一块水泥地,很适宜过斋。抬头望去,看见对面山上广告牌上写着“中国黄玉米之乡”,觉得不怎么对劲,再仔细一看,哦,是“米黄玉之乡”。过斋吃的是切糕、米饭和馒头。过完斋休息,今天气温很高,太阳很烈,正好可以晾晒昨晚被露水打湿的睡袋、衣服等。休息完毕,依然由亲藏师父领队。

今晚的安单地是在道边一个未建成的小型停车场里,地面铺着花岗岩砖,旁边是丹江口,依山傍水,环境宜人。

暮色降临,对面的城市灯火璀璨。生活在金钱世界的人们,不知何时才有出头之日。他们只知道来到这世上就是为了吃好穿好、生儿育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行,也不信有生死轮回。金钱给人们带来的只是暂时的快乐和满足,更多的却是痛苦和迷茫。他们也想得到解脱,但却找不到解脱之路。他们需要僧人出来弘法,带给他们希望。

但现在即便有僧人出来,基本也都是假的,他们打着出家人的旗号,有的还拿着化缘证,到处化缘。这使人们对僧人造成了很大的误解,认为僧人出来就是化缘要钱的。我们出来行脚乞食,就是要纠正这种不良的影响,让人们知道,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僧人,什么才是佛法;让人们知道僧人是不摸钱、不要钱的;使世人对僧人生起信心,对佛法生起信心,种下善根。

八月二十三日,凌晨,恩师又领着大家上路了。

“落脚坚稳不翘平心地。”在修行的道路上,我们要有一个坚定的心,勇往直前,毫不犹豫。

时间过得飞快,一上午一晃就过去了,中午来到了今天的过斋地,一条正在修建的马路边。今天有乞食因缘,但住户少,恩师只派了三队共九人去乞食,亲俱没有轮到,不作它想,一切随缘。铺好防潮垫,摆好钵,坐下来等待过斋。

盯着眼前的钵,想起当居士的时候,看着出家师父每天托着钵过斋,感觉很神秘,很好奇,也很向往。不知僧人过斋为什么要托钵,对于大悲寺斋堂两侧,挂着“世间唯有修行好,天下无钵吃饭难”的楹联,也不太理解。以前经常在电视、电影里看见高僧用钵收妖怪来着,那时就幻想拥有一个,见谁不顺眼就给他收了,多痛快,没想到现在还梦想成真了。现在出家了,知道僧人过斋必须用钵。钵是三世如来的标志,它使我们能断一切贪欲,能真正地理解佛法。如果天下的僧人都用钵吃饭,佛法就会兴盛。有了钵,到天下任何地方,都有饭吃。所以这钵,就像我们的眼睛一样珍贵。

一会儿三队乞食人员都陆续回来了,一问都空钵,听说都只乞了一两家,基本没人在家。今天过斋吃的是面条,菜饼和米饭。过完斋休息,听说气温有三十几度,大家撑起伞,享受这特别的“日光浴”。以前在影视里经常能看见别人在海边晒日光浴的场景,很是向往,想着以后也要去享受一下,但一直忙于生计,这个愿望也一直没能实现。现在享受着这另类的日光浴,也算是满了我的心愿。

等大家差不多都快“晒干”了,亲藏师父下令出发。太阳灸烤着大地,也灸烤着大家,一个个被烤得汗流浃背,除了不停地喝水,也没有别的解暑的招了。途经汉江大桥,好像有四里多地,觉得挺漫长。过了大桥在路边休息,对面一块风景石上刻着“十堰大道”四个字,不知道是不是进入十堰了。有几个居士送来供养,因遵循佛制,没有收。恩师给他们做了开示,结缘了光盘和书籍。今晚安单在了路边的人行道上。

八月二十四日,凌晨,世人都还在梦乡里,恩师领着大家启程了。

“日晒风雨雪闹增定力。”修行需要定力,定力要靠平时的培养,特别是苦的环境下,要勇敢地往前走。

半路下起了小雨,给行脚的僧人带来了一丝清凉。在路边休息,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妄想纷飞。一路走,一路和妄想作着斗争。路上有居士给供养了八宝粥,便打妄想,中午过斋是不是会有八宝粥吃。今天没有乞食因缘,过斋地是在路边一个岔道上,吃的是切糕、米饭和馒头,还有八宝粥。

过完斋撑着伞在雨中休息,一时半会儿这雨是停不了了。师父便叫装包上路,虽然打着伞淋不到雨,但汗水却湿透了大褂。半路休息的时候,有居士来供养水,亲慧师父问我们拿光盘。早就等着这一刻了,赶忙把带着的光盘拿出来,结缘给了这位居士,愿他早日出家,早成佛道。

今天安单在了路边,一条新铺的自行车道上,红色的沥青非常干净。铺好塑料袋,防潮袋,把背包等东西,一股脑全部塞进去,外面下着雨,躲在里面感觉很安逸。

平时在寺院里还能够稍稍摄心,但一出来行脚,就感到自己的攀缘心不断。过斋的时候,安单的时候,休息的时候,都希望有一个好的地方,六根也不断地放逸。这些毛病平时在寺院里,在安逸的环境里,根本体现不出来。出来行脚,面对各种环境,各种事物,各种突发事件,平时不容易发现的一些毛病就都体现出来了。行脚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法门,它能检查出我们的六根是否在向外攀缘。通过长期的行脚,我们就能够把我们的六根慢慢地断掉,而达到了生死的目的。

八月二十五日,早晨醒来,雨已经停了,收拾好背包上路。

“不别石坑屎水直心去。”分别心是生死的根本,想要了脱生死,就要在不分别任何事情上下手。

经过昨天的一场雨,气温下降了很多,走在路上也不怎么出汗了,感觉很凉爽。休息的时候,好像是当地佛教协会的来请法,恩师给他们作了简短的开示。半路有居士送供养,因为如法便收下了。今天仍旧没有乞食因缘,过斋地是在路边的一个工地里,比较宽敞。

过完斋剃头,剃完头顿时感觉精神了很多,走在路上经常有人说我们是道士。现在再有人说我们是道士,我估计会问他,你见过光头的道士吗?不一会儿又下起雨了,恩师便让大家原地铺上塑料袋休息。雨一直下个不停,今晚便安单在了这里。夜里休息的时候,雨点打在塑料布上特别的响,一夜睡得迷迷糊糊的。

八月二十六日,早晨醒来,雨还没有停,大家相互帮助,收拾好背包。恩师领着大家上路了。

“绕直室外小行无所求。”我们修行对任何事情都要看开,因为有求就有痛苦。只有无所求了,才能与佛法相应。

在雨中行走,鞋不一会儿便湿了,走起来滑腻腻的,很难受。也不去管它,一边持咒一边和妄想作斗争。在大家停下休息的时候,有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司机不顾车上的乘客,跑下来邀请大家坐车,亲昌师父委婉地拒绝了。我看看车里几乎坐满了乘客,要是我们真上车也坐不下呀,不过估计以他这种性格会把车上的乘客给撵下来。给他结缘了一些法宝书籍,愿他早成佛道。半路又有居士送来供养,很如法,便收下了。

今天还是没有乞食因缘,走在路上攀缘心又起,想着这雨天要是能在桥下过斋就好了。佛菩萨还真是满我的愿了,今天的过斋地果然是在一座高架桥下,虽然地势不怎么平,但好歹能避雨。恩师指挥大家把地面整一整,铺上大苫布,这对于大家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一顿斋过得很惬意,今天吃的是面条、米饭和馒头。

自行脚以来,发现胃口大了很多,一来可能是劳累的缘故;二是贪心的原因,一看见好吃的就控制不住,而导致吃多了,吃撑了。在寺院也一样,每天过斋前都提醒自己,不能贪吃要控制,只吃七八分饱,但一过斋就全忘了,等想起来就已经是吃饱之后的事了。恩师也说过,这饮食最难控制,它是流转生死最重要的一个。如果控制住了饮食,我们就已经完成了修行的一半路程。你要是处理好了,你吃饭的时候就可以证道、悟道,可能这顿饭没吃完,你就成就了。

看来对于这个饮食的贪恋,一定要想办法克服。出家是为了了生死而来的,可不是为了吃这一顿饭而来的,希望自己努力,慢慢克服对饮食的贪恋。祖师大德都在这个问题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每个想了生死的,想成佛道的出家人,必须克服饮食的问题,不能有贪恋之心,一定要把它克服掉。

过完斋大家在桥礅之间拉起绳子,晾晒被雨淋湿的衣物。雨一直没停,今晚便安单在了桥下。

八月二十七日,早晨起来雨还在下着,一时也走不了,便打坐看书。七点多,雨停了,恩师便叫大家装包上路。

“月日时念长行功德现。”修行在于每天的坚持,每天的坚持在于每时的坚持,每时的坚持在于念念的坚持。

我们沿着城市的外围走着,今天依旧没有乞食因缘,走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过斋地点,于是便在人行道上过斋。这引来了很多路人的围观,也引来了警察盘问,还有司机因为停车围观而引起了一起追尾事故。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过完斋只刷了个牙,连钵也没刷,便起身上路了。走了一段之后在一个市民广场休息,前面的警察也跟了过来,意思是让快点走,他们不想引起麻烦等。这走路休息又不犯法,他们没有理由让我们离开,跟他们好一通解释,这警察才作罢。

旁边有一所学校,现在正是中午放学的时候,我们的形像引起了学生的围观。有两个小女孩在我们这边围观了一会儿说,这些和尚太臭了,咱们走吧。原来是一旁亲悬师的脚臭味把她们给熏跑了。我顿时热泪盈眶,这总算找到知音了,你们可知道这臭味已经熏了我一早上了。跟在他后面,臭味一阵阵传入鼻中,你说这臭味有多大,直熏得我头晕脑胀,差点还影响了食欲。现在把人都给熏跑了,这都影响我们出家人的形象了,你这脚该洗洗了。

下午路程比较紧,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上路了。雨下下停停,汗水夹杂着雨水,大家的大褂和鞋子都湿透了。今天安单在了离马路较远的一条小道上,沥青铺设的路面很干净,前面还有一条小河。铺好塑料袋,大家钻入里面休息,以缓解一下劳累的身体,这一夜睡得很安稳。

八月二十八日,早晨在恩师的带领下开始了今天的行脚乞食之路。

“念佛持咒话头随己愿。”我们修行,不仅在静中能修行,动中也能修行,动静一如才是真修行。

天空不时飘落着雨点,走了一段之后又进入了山区,一路风景宜人。每次停下休息时,面对这青山绿水,眼睛稍一放逸,就给人一种出来徒步旅行的感觉。山区的国道上有很多牛羊粪,对那些小的,干的牛羊粪,脚还能踩上去,但对于那一大坨一大坨新鲜的牛粪这个脚却怎么也踩不上去。那个牛粪太大了,踩上去能把整个脚都包进去,自己使劲想踩上去,眼看就要踩上了,它“嗖”地一下就拐弯了,再踩,它“嗖”地一下又拐弯了,不听你使唤,怎么也不肯往里踩。

我们平时都认为这个手、脚是我的,我能指挥它、能使唤它,可当境界现前的时候,根本不好使。恩师说不要以为我们的想法能指挥一切,这个眼耳鼻舌身意各个都有一定的习性。当你不顺着它的时候,它也不听你指挥。你想要克服它,就在于平时遇到石坑、屎水的时候不要分别,应该踏上去。

今天依旧没有乞食因缘,过斋地在路边的一个景观区里。中间立着块石碑,一面刻着“武当后花园”,另一面刻着“御敕宫山”。过斋吃的是豆包和米饭,今晚安单在了国道边的一个临时停车场区里。晚上躺在睡袋里,望着满天繁星,猜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了。

八月二十九日,凌晨起来整理行装上路。

“境现光动无相皆除尘。”我们的身心世界,外离一切相,内一心不乱的时候才为真行。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下了几天雨,气温明显下降了许多,走在路上感觉有点冷,休息时都披上了观音斗。今天很早就选择了一处河滩作为过斋地点。原来今天能乞食,但住户还是比较少,恩师派了三组人员进行乞食,亲俱和亲瑞被分到亲平师父一组。激动的心情已经在每天的期望和失望中被磨没了。

搭衣、挎钵,一切准备完毕,便进入村子进行乞食,求佛菩萨加持,希望第一次乞食不要空钵。亲平师父说按每人两户轮流进行乞食,前四户都没人在家。在我们敲第五户门的时候,隔壁的一位中年妇女告诉我们也没人在家,于是我们便向她进行乞食:“出家人路过乞点食物,有没有?”她好像没怎么明白,于是进一步向她说明,就是要点吃的,乞点素食。她说还没做饭什么的,再次向她说明,有剩的也行。她咕哝着什么便进屋了,我们便在屋外静静等候。

一会儿她捧了一把东西出来,看了看是大枣核桃仁,可以食用,便让她分成三份,放进我们的钵里,并对她进行回向,祝她全家吉祥如意,这位中年妇女开心地笑了。第七户,一位妇女坐在门口,向她表明来意后她直接说没有。第八户,一位中年男子坐在门口,向他说明来意后,他指指自己的脚,在他脚边放着拐杖,好像是他的脚受伤了,意思是行动不便,便作罢。来到下一户,这家人在修房子,门口车辆忙碌着,亲平师父说一会儿回来再看看。来到第十户,一位男子在门口削竹子,向他表明来意后,他态度生硬地说没有,我们便离去。隔壁的一户,一位妇女在晒衣服,向她说明来意后,她也说没有。

再往前就没有住户了,我们便往回走,来到刚才修房屋的那户人家,两个中年男子在修房屋,三位中年妇女在屋里坐着,向她们表明来意后,她们的意思好像是没做饭。进一步向她说明有剩的也行,她们还是说没有,问我们米面行不行?我们说生的米面不能要。这时在修房屋的两位男子也走了过来,问明情况后,其中一位男子让一位妇女给找点吃的,但这位妇女好像不愿动弹,说没有。这位中年男子又说,给你们下点面条吧,我们说那就不用了。这位男子看来很想布施,但因缘不成熟。旁边还有两户人家,两位老人在修路,向他们说明来意后,也表示没有。

于是我们便回过斋地,亲真师父一组早已经回来了,问了一下,他们每人也只乞到一袋方便面。看来乞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但当你明白了乞食真正含义的时候,就不会为了乞多乞少、空钵满钵而起心动念。因为乞食并不是为了乞食而乞食,它是为了度无量的众生,有情和无情的都能度。只要是能见到我们的,能与我们说上话的,称赞或批评的,布施和不布施的,都能得度。

过完斋,大家在河滩上晾晒昨晚被露水打湿的睡袋、衣物等。在河滩边洗毛巾的时候,想起一件令我终身难忘的事情。小时候,河边的水草里有许多小鱼小虾,夏天就和小伙伴们下河抓鱼。一次抓鱼感觉抓到一条大鱼,非常高兴,捧出来一看,居然是一条蛇。有着与生俱来对蛇的恐惧,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我瞪着蛇,蛇瞪着我。我想当时它是想给我来上一口的,但看我吓得呆若木鸡的样子,就不忍心雪上加霜了。从此再也不敢下河抓鱼。

下午在亲藏师父的带领下,大家急行了二十八里地之后,安单在了一座立交桥下的河床上。河床上都是鹅卵石,就如同天然的按摩床一样。伴着潺潺的流水声,一夜睡得非常香甜。

八月三十日,早晨诵戒,在这青山绿水间,感觉特别地清净,诵完戒背包上路。

“能行所行消失是真行。”吃苦是为了了苦,通过娑婆世界的苦,来成就我们的修行。

今天有乞食因缘,但住户少,恩师只安排了两组进行乞食,过斋地是在路边的一座立交桥下。过完斋未多作停留,便上路了,看来下午的路程比较紧。一路太阳高照,大家走得汗流浃背。今天原本打算安单在国道边一条小路上,但后来发现里面有住户,怕住户外出不方便,于是又向前行走了九里地,安单在了路边的一个临时休息区里。

九月初一,早晨起来装包,远处的群山在一抹桔色朝霞的衬托下如梦如幻,就如同一幅山水画一样。

“得于无所得时方为道。”我们修行一定要放弃自己的执着,放弃了执着,就离开了生死。

时间过得很快,感觉才走了一会儿,一早上便过去了。今天没有乞食因缘,过斋地是在路边的一处乱石场。在恩师的指挥下,一块过斋地很快地被平整了出来。有居士过来请法,恩师给他们作了开示。今天是国庆节第一天,国道上车特别多,大概是出于安全考虑,下午就原地安单了。晚上有警察过来盘问,态度很不友善,在恩师的调解下,风波很快平息了。

九月初二,凌晨起来装包,露水很大,把盖在睡袋上面的大氅都打湿了。

“十方如来菩萨同护叹。”行脚是十方如来的家当,它是成佛的一个捷径,所以佛和菩萨都在护持和赞叹。

今天早早地选择了过斋地,在路边的一座高架桥下,原来今天能集体乞食,大家都很开心。八点多,搭衣、挎钵整理完后,恩师进行了分组。结果分完组,恩师把自己给整落单了,大家都笑了。亲瑞师主动要求跟恩师一组,恩师慈悲同意了。亲俱和亲悬师被分到了亲彰师父一组,一切准备就绪了,便出发乞食。

第一户,一位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在择菜,向她表明来意后,她表示没有。再次向她说明,她表示自己抱着孩子不方便。在我们准备离开时,她问面包可以吗,我们表示可以。中年妇女便抱着小孩进屋,拿了四个面包出来。我们检查了一下有鸡蛋,向她说明出家人吃素,不能吃鸡蛋,不能要。她表示那就没有了,我们对她进行回向后便离开。

第二户,一位妇女站在门口,看她的神情,好像精神上有点问题,但也不能放弃给她种福田的机会,便向她表明来意。她没有任何反应,我们只好作罢。第三户,两位妇女和一个小孩在家,向她们表明来意后,她们表示没有。再次向她们说明,有剩的也行。等了一会儿,一位妇女端出来一碗生米。我们表示生米不能要,只能要熟的东西,妇女表示没有了。

我们便来到隔壁一户,一位老人在门口磨镰刀,一个小孩在门口吃早饭。向他表明来意后,他表示早饭都吃完了,没有了。再次向他解释,他也问生米要不要,我们向他说明不能要。来到下一户,一位男子进屋后,便把门关上了。我们上前叫门也不开,便作罢。第六户,两个小孩在屋里玩耍,向他们表明来意后,两个小孩便跑进里屋,一会儿拿着一个盒子,装了一些枣对我们进行了布施,我们给予了回向。

第七户,一位妇女站在门口,向她表明来意后,她说,刚才已经有一组出家人来过了,她布施了一些花生;如果我们要,她可以也给我们拿一些。我们表示可以,她便进屋拿了一些花生,对我们进行了布施,我们给予了回向。她很开心地说,“谢谢”。再往前就没有住户了,我们便回过斋地。

一会儿乞食组都陆续回来了,都有收获,有米饭、面条、粥、油条、油饼、月饼、馒头片、方便面、花生、枣等等,种类很多,光主食就有一大盆。今天的集体乞食,给今年的行脚写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中午过斋,吃着乞来的食物,感觉异常的香甜。

过完斋有许多居士来送行,恩师给他们作了简短的开示。十一点半,大家背上背包,在居士敲锣打鼓地欢送下,登上了回返的大客车。

今年所走的路线,大部分为盘山公路,所行区域人烟稀少,佛法比较薄弱;所行之地,寺院也比较稀少,很多人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僧人,从没有闻到过佛法。想想令人担忧,佛教的发展、传播不容乐观。若无佛法,众生何以出离苦海?更让人感到行头陀的重要。通过僧人行脚,以身示法,沿途播下佛法的种子,是传播佛法、延续佛法最直接、最有效的一种方式。

大悲寺僧人每年都要遵佛制学习二时头陀,已经成为修行中非常重要的一项佛事。僧人通过行脚乞食,能降伏攀缘心、慢心、分别心等,是最方便、快速、有效的法门。又能给众生种福田,同时也能纠正人们对于假僧人乞钱、化缘等造成的不良影响,使众生对僧人生起信心,对佛法生起信心,佛法得以长久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