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再忍受女儿最后一次任性吧

...溯源佛教论坛muzi2020032015-06-24 09:41

关于出家,想了无数次。每天提醒自己一遍或是几遍。害怕忘了,害怕退了心。可就算退了心,也不可以退身。

095月,生活一切都开始进入到正轨。不用再出差,也把自己安顿的妥妥贴贴。开始安排接下来的所谓小资生活,计划着看哪部话剧、该听谁的演出的时候,在22日周五下班后,跟一位平日少有接触的同事姐姐吃饭。瞎聊,然后她提到了佛法。我也忘了我当时的反应,是后来她告诉我,因为我当时表现得很感兴趣,她才会跟我讲那么多。她很慈悲,怕有人谤佛,受大果报,一般是不轻易提的。

大约二十一岁那年,在网上找过佛经看,当时就想学佛,什么因果报应、六道轮回,一点概念也没有。那时候心不定,也没有耐心看那么多的文字,完全不知道佛法是怎么回事,就放弃了。这一等,就是56年。而不闻佛法的这其间,造作无数恶业,心灵扭曲,离善良越来越远。我有时会想,去年我的生日若不是恰巧同释迦牟尼佛的诞辰日一天的话,也许至今还未听闻佛法吧。我当是缘分。

未学佛前的二十多年都是空过,学佛才发现益处和真快乐。在同事姐姐家,第一次知道海城大悲寺,在网上看了《解脱之路》,被这样的修行感动。第一次去北京的八大处,跪在菩萨面前流泪,请菩萨加持到大悲寺求受三皈五戒。我本以为要做佛弟子,皈依只是个仪式,由哪位僧人做皈依师都无所谓,若不是同事说能做妙祥师父的弟子那多好啊,大约我这辈子也不会发心出家了。

在大悲寺待了5天,回来后感受却写了一个月。见到出家师父们穿的百衲衣,我发现那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衣服。若是男儿身,我大概当时就留在那里了。能够在妙祥师父身边修行真是幸福啊。即便是男居士,能够亲近师父,也已经羡煞人了。

刚刚学佛时,觉得世间工作真是恼人,我的工作总是要加班,来案子的时候时常都会到12点以后,偶尔也会通宵到天亮。连学佛的时间都要被挤走,就觉得出家真是清静,能一直修行,真是件幸福的事儿。那大概是我最初最初想出家的心。在听《弟子规》和净*法师的开示后,这点儿心慢慢就没了。

10月的某天开始持楞严咒,不论加班到多晚,都会看从大悲寺请回的光盘。听累了就睡,睡一两个小时继续听。这样没几天就生起了出离心。后来我发现,一看净*法师的开示就眷恋世间,一听妙祥师父开示就生出离心(师兄说,是因为他们出发角度不一样)。

1128日到海城,向上妙下融师父请示可否留在寺院发心,师父说那要看你自己。我跟师父说处理完俗事34月份来了就再也不走了。一直到今天,屁股都还停留在海城之外的土地上。我不停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退心,不要退心。哭过很多次,贪恋很多次,被境界转走很多次,再一次次地提醒自己回到最初的轨道。出家,原来并不那么容易。

1130日折返回京,决定辞职。124日辞职,129日办完离职手续。1214日正式调理身体。从道源寺回来,跟发心居士们告别时,居士们很慈悲地一声声嘱咐早点回来、早点回来,生怕我又沉沦到苦海。很想腊八前就去的,后来心痛,又唯恐父母在春节前受到太突然的打击,1月参加完妹妹的婚礼,决定陪他们过最后一个春节。我也害怕过抵不住家庭的氛围,后来就当是一次考验,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将近3个月。

跟父母待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念楞严咒,故意穿居士服,听经、看经。与其说精进,倒不如说我是故意表演给他们看,给他们个心理准备,让他们知道我平时的生活内容,让他们明白学佛已经差不多成了我的一切,不至于在我某天说出我要出家时而惊慌失措。

其间,父母因我不吃肉食,曾绝食抗议过。母亲也掉泪,父亲也心疼。亲属全部劝阻。见母亲流泪,心中多有不舍,虽坚持不食众生肉,却有时会退最初的出离心。有一次严重时想,索性就嫁人了吧!此生不出家了吧!免得招惹他们以后伤心!时时生退心,然后再把念头拽过来。反反复复很多次。

有一天跟母亲聊天。我问她觉得幸福吗?她说,都快被你气死了,还幸福呢!你说你可怎么办呢——要不你出家吧!我听着我妈说得特别真诚,虽然带一点无奈。我很高兴,像事先设了个圈套等她钻,她钻进来了我就要马上封口了。我说,好啊,我得听妈妈的话,我妈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妈说,让你吃肉你怎么不吃呢?我说,好事听,坏事就不听了。

虽然妈妈像这样不只一次的主动提出让我出家,但后来见我对未来一直没有规划的时候还是急了。因为我12月份就辞职,一直没有向他们说以后的打算,问了几次我也没说。后来她有点恼怒的问我是不是看望完爷爷奶奶之后就找地方出家了?很严厉。我愣是咬着没回答,一直心虚地假装跟我爸特认真地聊天。

在亲人面前,在这样的诀别前,以前的倔强、狠心都没了。我不愿见到他们那么早伤心,也是怕回答了,他们阻挠的再也出不了那个家。这次以探望在远方的爷爷奶奶为名出来,却到今日还没想出该怎样跟他们告别、辞行。讲学佛的好,出家的好,明明一件好事,到现在却变得难以启齿了,连打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这成了我的心事,也成了我的烦恼。

这次回家时,才听母亲说起,她有一个肾先天性萎缩,所以怀我时,时常会出现失明的现象,有一次迎面差点撞上拴在路边的牛。怀妹妹的时候,还休克过。我听了很难过,低头哭不再说话。云:“假使有人,遭饥馑劫,为於爹娘,尽其己身,脔割碎坏,犹如微尘,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一个人,遭遇到荒年受著饥馑挨饿的灾劫,惟恐爹娘父母饿死,将自己全身切割成碎块的肉酱,就像微细尘埃那麽细碎来让父母充饥,像这样经过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事诸父,如是父——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我的父母。父母这样的恩情,我若不出家,又该如何报答他们呢!若不出家,又怎么尽孝父母、尽孝天下呢!

行期一拖再拖,拖到无法再拖,拖到不能犯妄语的地步,在将要最后的日子,买了25日去海城的车票。打算在大悲寺跟师父感恩、请法、辞行,然后就向道源寺出发。可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勇气跟他们说:爸爸妈妈,我要出家了,我想过我要的生活。不是我不孝顺,就是因为太爱你们,所以才要走这样一条路。人生有许多路可以走,出家也是一条,只是走的人少一点罢了。出家不是不孝,是大孝;不是不爱,是大爱。我是想报答你们,报答多生多世父母的恩情,报答佛陀给了我法身慧命。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荷担如来家业,能让不闻佛法众生听闻佛法、断恶修善,不造作恶业,不受三恶道苦。我也想如大德们那样如法修行,让正法久住于世间。人不能为了贪图享受而忘记自己身为人的责任。世人已经忘了自己为了什么而来到这个世界,却错把挣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满足更多的欲望当成是自己努力的目标。我不愿跟大多数人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这不是踏实幸福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会让人忘了做人的意义跟本分。社会这个大染缸已经染脏了许多人,也包括我,现在我要找个清净的地方洗一洗,哪怕只能干净一点也算没白活……

可是这些话,我该怎么对你们说才能让你们理解呢?

师父说,出家的心只有自己行了才知道。我现在这样不敢面对父母,对父母放心不下,都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是贪恋世间的一种表现。《四十二章经》中第33章智明破魔,佛言:夫为道者,譬如一人与万人战。挂铠出门,意或怯弱,或半路而退,或格斗而死,或得胜而还。沙门学道,应当坚持其心,精进勇锐,不畏前境,破灭众魔,而得道果。放下真的很难。要跟过去无始劫来的习气做斗争,要扔掉曾经一直视为珍宝的垃圾,丢掉原来禁锢的思想,甚至丢掉一件衣服,都觉得艰难,更何况舍掉亲人和朋友,更是撕心裂肺。哭了很多很多次,每哭一次都再坚定一点不多的出离心。虽然面对割舍,我也懦弱,但想到自己是在同一万个人作战呢,哭一哭,擦擦眼泪继续上路吧,前面要面对的还多着呢。

我想发个长长的短信,然后就关机到道源寺,此后什么也不管不问了。当我蒸发也好、死了也好,任他们百般难过也好,都随便他们。师兄说,不是我们不慈悲,是世间太颠倒了。暂时的隐瞒是为了永久的解脱。感恩欣求极乐师兄一直以来的鼓励,像一位菩萨一直在我脆弱的时候度化我,拖着我向前走。处理世间事务,如同料理自己的后事,那么,我已经死了,要出家重获一次新生。

离海城越来越近了,离出发日越来越近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出家总要向父母请示,我向来先斩后奏的,就请你们再忍受女儿最后一次的任性吧。

我想明理,出轮回,弘扬佛法。要像大悲寺的出家师父们那样行脚、托钵乞食,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出家人不摸金钱,而不摸钱一样可以活得很好。要让更多人看到,穿着破衣烂衫却能活得更自在、更快活。无论我最终能否通过考验,在我有生之年,都始终要做一个正信的佛弟子,让正法住世,也不枉在人间走这一遭。借用师兄的一句:就是死,也要死在寺院里!

祈请佛菩萨加持普天下佛子,普天下父母。想出家者顺利出家,暂不想出家者生勇猛出离心,不明佛理者生正知见,加持父母欢喜孩子出家。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阿弥陀佛

顶礼观世音菩萨

顶礼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顶礼宣公上人

顶礼上妙下祥恩师

顶礼上妙下融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