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定真香——二〇一〇年受戒体会报告(释传道比丘尼)

...释传道 比丘尼2013-10-06 06:30

戒定真香

——二〇一〇年受戒体会报告

 释传道 比丘尼

 

顶礼十方佛法僧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当来下生弥勒佛

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顶礼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大愿地藏王菩萨

顶礼得戒坛上诸师

顶礼开堂师父、诸引礼、引赞师父

顶礼祥恩师

顶礼融恩师

顶礼大众师父

各位大众师父,居士:

阿弥陀佛!

首先向师父、大众师求忏悔,由于自己没有什么修行,文化又浅,写不出什么好的体会供养大家。因为有许多人将来也要面临出去受戒的诸多考验,我也知道你们想从中汲取宝贵的经验,然而实在是太惭愧,所以还恳请大众慈悲体谅。许多东西还是需要自己去体验。

道宣律祖云:世尊御宇,意在拯拔众生,大教归显一理,但由群生着欲,欲本所谓我心,故开止心之法。然则心为生欲之本,灭欲必止心元,止心必由慧,慧起假于定,发定之攻非戒不显。是故……尊重于戒。故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应当一心持净戒”。然持戒要先受戒。

二〇〇〇年二月初八自己发心出家。偶尔的一次因缘,在佛前发下誓愿:愿将来能如法次第地登坛受具足戒。后来又发愿出家后持不捉金钱戒、日中一食。后在一佛友的帮助下,写了一份祈请发愿文,愿能遇到真善知识、如法道场。也许是愿力感召,佛菩萨慈悲加被,自己最后离开了发心一年半左右的某寺,于二〇〇四年九月初四来到当时还称为“观音寺”的道源寺。做居士那段日子弥足珍贵,近五年的居士和小众生涯,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地通过了从世俗人到居士的过渡。

记得有一次,炒花生炒糊了,我就用一个小箩筛,把糊的皮往外丢。这时,师父过来了,呵斥道:“你不怕下地狱啊?”又慈悲开示……自己认为花生皮糊了、黑了,又微不足道。师父的“加持”,在心里种下了要珍惜信施每一分一毫供养的善根。近四年的小众生活,依旧在恩师的严加管教下度过,不知耗费了师父多少的心血。慈悲和棒喝的巧妙结合,言传身教,改变了我们的很多陋习,明确树立了学戒、持戒,戒定慧相结合的认识。

说起严加管教,据说有些居士听说师父是出了名的厉害,而不敢来出家。不禁深深为之惋惜。也难怪,没有朝夕与共的相处,没有心与心的碰撞,是很难领会到师父的严厉背后,那无尽的悲心愿力。师父愿做众生的踏脚石。愿我心中无尽的感恩,化作严持净戒的动力,来报效师恩、父母恩、众生恩。

该来的自然会来,打开日记本,让思绪回到那段难忘的日子。

二〇一〇年七月二十六日过完斋,师父通知准备受戒的式叉尼马上出发。自己包还没装好,故意沉住气,稳稳心神,马上动手一一装好。又去趟厕所,心急,连犯急行小跑、入厕忘弹指。又告知把旧围裙和雨伞上交,同时发了新的。十二点出发,先到大悲寺拜师。临开车前,师父叫人把传明师喊来,总算她没被落下。

师父率众入大悲寺客堂,展大具礼师,请求开示。祥师父说:能如法次第守式叉尼戒两年、四年,应感到庆幸,同时应感恩——是常住、是师父成就了我们。祥师父叮嘱:出去到了人家道场要听招呼,要随顺常住,要赞叹人家。但是同时我们要守住自己的家风——依教奉行、日中一食、不摸金钱。对于正确的要随顺,对于不如法的要忍住。谨防不要跟人家换百衲衣。师父又说:你们出去不仅代表道源寺,还代表大悲寺,要知出去受戒是自度,也是度他,你们要忍住,做好了。出去要少言寡语,尽量不说话。谁犯非记下来,在戒场有啥事后果自负,记下的回来处理。最后,师父预祝我们都得清净上品戒回来。

农历七月廿六,面包车载着一行人到沈阳,从沈阳北上了火车。刚出门就败下阵来,知有人吃东西,感到口水下咽。忏悔一直贪恋食物,此习气很顽固,难以除去。火车上自己频频起心动念,定力不足。贪嗔痴无时无刻地侵蚀着我的心。

师父即兴读开示:“无住,即是不住一切处,不住善恶;无住之者是佛心,其心是何物?即不青不黄不白。”师言:“你若执着外相,即破你内里根本。你若不说,别人拿什么误会你?你老是看人家是非,不看自己。自性本清净,咱们就是执着种种外相。”(师父又继续读开示)“学人若心无染,妄心不生,我所心灭,自然心灭。清净心不可得故。”师言:“不是不见相,是见相不住相,时时看住自己业障的心。心不起处处名心,不考虑自己只考虑别人,时时观自心。你叫师父贪,你自己有个贪,你帮人贪那个,贪从哪来的?所以时时观自心,咱们就是瞬间造业,你悲悯他就是慈悲,你起嗔恨心就下地狱。戒生无上菩提本……”师父对着我说:“紧锁眉头,一副苦苦的表相……”这正是自己。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此番受戒因缘,恩师与我们都祈盼了太久,好事多磨,也必有诸多意想不到的境界与考验。师父的良苦用心,在受戒前最后一段时间里也不浪费。世间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此刻是:“可怜天下师父心”。

农历七月二十七

晚大约九点左右,一行人到达瑶田寺。展具礼佛,发现地上飞起好多蚊子,心隐隐不安。因在火车上遇到一女居士带着她女儿,师邀她女儿来戒场看看。她女儿连连摇头。因她在南昌曾一宿身上被蚊子叮了七十多个包。

很快登完记,安好单。里面已经住了大约五六名戒子。我们二十人每三个人两张床,手及处很如法。第一晚,自己作意要严守家风,坚持四个小时睡眠,晚十点钟睡,早两点钟起床,并暗暗祈求韦陀菩萨加被保持正念。瑶田寺常住规定的是晚上九点半止静,早三点半起床。

早上我忽然醒了,马上坐起来。也不知现在几点了,外面屋里黑漆漆的,大家都在睡觉。这里的蚊子果然又多又厉害,第一晚我就深受其苦,不停地抓着,好痛好痒。好在师父预先给每人发了风油精,多少缓解一下。写到此向韦陀护法忏悔,中途自己又躺了一小会儿后爬起来,咒也诵不下去,想起该叫起传光师,于是摇醒她,把大家都叫起来。过了一会儿,常住才打板起床。

农历七月二十八

今天是到瑶田寺后的第一天,上午出坡抬木板、铺床板、擦玻璃。中午十点四十五打板上供,十一点过斋。常住慈悲,通知早餐时我们日中一食的可以不用参加。过斋时又安排我们坐一起,很照顾我们,过斋时间大约三十分钟,今天吃饱了。

下午推沙子,好热,汗顺着身子往下淌。传弘师笑言:要知道的话就不用做石疗了。这里晚殿安排在午休后上,因天气太热的缘故吧。下殿后出坡,后诵经咒。自己没有一心去诵。蚊子太多,一个接着一个,我硬着头皮去舍,看着我的血一点点撑满了这个小生灵的肚子,之后仍不肯走,还拉出一团、两团的血才罢休。众生慈悲,道场因缘殊胜,这意外的受苦却是以一种安全的方式无形中在默默为我们消业。

农历七月二十九

初来乍到,人与环境有所不同,自己的心浮躁不安,易见人过,把师父叮嘱的话当准绳来要求别人,而不去约束自己放逸的心。经咒诵不下去了。昨晚恩师慈悲给每人发了拖鞋、肥皂、手纸……心酸酸的,师父心细如母,几天来因厕所无换用的拖鞋,太不方便了。

几天来众人默默忍受每晚的蚊子叮咬,终于有人供养了蚊帐。可传心师、传演师不用,我只得默默卷上已挂好的蚊帐。当时还不太明白,后来一看,蚊帐只适合下铺挂,上铺挂不方便,于是同甘共苦吧。同寮的戒子嫌热,晚上不让关门。师父于是让我们晚上轮流值班,惭愧自己没值过。可能因为僧值师父怕我太昏沉而影响白天的功课吧。只能默默地随喜她们。

第二天斋后,一法师表堂,因煎饼西单有,而东单没有分。法师严厉斥责,后又慈悲开示:不是为争口吃的,是为了能做到平等。她说:人犯错不可怕,佛弟子要洒脱,错了马上忏悔改过,不可犯第二次。又说道:佛讲法四十九年,其中二十九年讲大般若,可见智慧多么重要。众生迷惑造业,就因没有智慧。又谈到六和敬,谈到为大众服务,不要自私,让大家心安安的,不烦恼才好修道。从她的开示中我感到一股正气,也因此对这位师父生起了无比的恭敬心,后来才知道她就是我们此番受戒的羯磨阿阇黎。

今天,我们犯了错,没赶上去交供。在这里发露忏悔,自己平日总有自己的知见,很难做到老实听话、完全随顺僧值的安排,以致延误了时间。请示了师父,过完斋,师父亲自带领我们二十人去客堂求忏悔。一法师慈悲,叫我们快回去刷牙,说:“守清净式叉尼戒不容易,要耽误了守戒,这罪过可大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弟子不省心,没给师父争光,倒让师父操心了。忏悔!

傍晚,传印师来水道沟喊,马上搭衣迎接和尚尼。我和传智师匆匆赶到大殿,人已经站好。一会儿被人叫去拿灯。众人把敬和尚尼,我们此番受戒的得戒和尚尼,迎进大殿。尼和尚做了简短开示,要众戒子齐心合力把瑶田寺布置得像天堂一样,并预祝我们人人得上品清净戒,严持不毁犯。

一法师开示:老和尚尼九十一岁了,请到她很难得,老人家很机智。老和尚尼很自在,心胸宽大,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见到她老人家,我的泪水就流下来了。刚出大殿,又被师父一顿训话,因为我们无知、我慢,认为可以给别的戒子做忏悔主。临行前上院师父要我们谦虚,而此时却忘了自己是来求忏悔的。师父说:“你们的毛病习气开始露头了,要注意。”不知不觉中慢心起来了,自己却浑然不觉,师父当头棒喝,令我胆战心惊。

师父说:“慢心能使你们下堕,要谨慎。”师父又言:“老和尚尼非常清净,也是师父和大戒师父二〇〇五年那一批戒子的得戒和尚尼,很难得的。”我应当珍惜这机会,依教奉行,小心谨慎,千万别忘记师父的叮嘱,犯了错可是要被勒令遣送回去的。

农历八月初一

上午两位僧值师父又重新宣布了师父的嘱托:凡散心杂话、寮房讲话超过三次的,记下来不许登坛。不是针对谁,主要是勒令我们改毛病。看来我们的毛病太顽固了,师父不得已才用这方法。我们总是让师父费心。自己何时能让师父省省心哪?忏悔!

早殿昏沉,绕佛时,师父经过我身边跟我小声说了什么,忏悔当时也没听清楚。出坡时听见亲妙师父说:“老和尚尼九十多岁了,你们这次要是受不上戒,再等可能就难说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听话,别有一个落下。”

斋后,师父来到寮房。一看师父背着三衣包,泪水马上涌上眼眶。师父告诉我们:要好好听话,多为常住做事,维护常住。又说:你们不要起自己的知见,尤其是老式叉尼,认为资格老。又告诉传光师,让两个年轻的僧值多锻炼锻炼,要有事了,几个人商量。大众师有好几位都泣不成声。师父说常住有很多事情。师父说自己身体不好,都随不上众了,上殿上不来气。看着师父眼里满是慈悲与关爱,泪水顿如泉涌。

五年前,道源寺首批式叉尼受大戒时,也是师父亲自带队。几年来师父为我们日夜操劳,她的身体终于累垮了。可师父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忍耐力、慈悲力,默默为我们撑起一方净土。在我们眼里,看不到师父有为自己色身打算的时候,自己曾多次打妄想,希望受大戒时能有师父护送我们。不久前师父的腿受伤了,可师父竟然真的来护送我们受戒了,心里好酸。

几年来,师父给我们吃的,给我们穿的,又用法乳滋养我们的法身。我们一丝一毫的成长都耗费了恩师无数的心血,师恩到底有多深?

几天来,我们默守着自己的家风——日中一食。出了门才感慨,外面的佛法竟然衰败至此,一些现象令我触目惊心,庆幸自己能遇到二位恩师,在道源寺出家。

下午出坡时,收拾塔周围的卫生。众戒子绕塔三匝。传道礼云老和尚,暗暗祈求加被,业障消除,得上品清净戒,严持戒律,振兴佛法。

农历八月初四

早上体检,下午考试,心里好紧张。一回头,啊,我竟然看见师父站在天王殿那儿,心欢喜平静下来。考试前,亲仁师父在每人身边走过,轻声地说:“师父说了,让你们把心放稳,若忘了,就说请师父帮提醒一下……”听到此,泪水一下子涌上眼眶。师父就是这样知道我们内心,时时关注着我们,呵护着我们。考试二十人顺利过关。

农历八月初五

下午,通知复审交款发入堂卡,在排队等候时,我起烦恼,起嗔恨心、抱怨心,面对骚动拥挤,自己被境转。传光师呵斥,更如火上浇油,令我一下子原形毕露。说别人没修养,可自己最没修养,认为人家不持戒,可自己又持了几分?自己没有忍辱力,没有定力,还瞧不起人家。戒场是藏龙卧虎之地,众戒子来自五湖四海,而我却随顺自己的习性,用自己的思维去评论人家。传道,你清楚自己是个业力凡夫,就该老实,观自心(身)毛病习气,以改之。记住恩师的叮咛,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退步。

忽然前面几位师兄被退了回来,大家一阵慌乱。原来我们少了一道什么手续。我心生恐惧,生怕一语差误而犯了妄语戒。二〇〇六年自己因犯了默妄语而补受式叉尼戒,深深体会过戒律不清净的苦痛。

所以告诉自己,一定要提起正念,哪怕受不上戒,也不能犯戒。当轮到自己时,法师问:“你是哪个寺院的?”我说:“辽宁海城道……”刚说没几个字,护持女居士就接过了话。而瑶田寺的当家师亦及时地对法师解说了几句,顺利通过了。好险,由此自己体悟,只要你心意坚定,逆境也会变顺境。

农历八月初七

昨晚刚止静,传愿师给传昌师、传演师打吊瓶,传弘师、传法师发心护理。早起上厕所,见传弘师坐在床沿蚊帐外,两个病号睡在蚊帐里,不禁心里感动。将心比心,我知道被蚊子集体攻击的痒痛,非常人能忍受,还要加上睡眠不足,身心俱疲。因之对传弘师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暗暗惭愧,自己曾多次嗔恨传弘师,还以自己的知见认为她不发心、娇气。时间是最好的证人,我一次次地发现了她的优点,自叹不如,在这里向她真诚地道声:“我错了,向你求忏悔。”同时我也应该醒悟,自己总自觉不自觉地见人过、说人过,这些都是自己妄念的产物。

农历八月初八

今日封坛,上午迎请闻大和尚。大和尚开示,介绍新戒的开堂大师父亮法师,是八二年鼓山受具足戒,八六年于某佛学院毕业,曾任多届传戒开堂师父,在她手下受戒的戒子有近一万名。又介绍了二师父、三师父,众引礼、引赞师父们。大和尚又讲了云居山的历史。我们能来此受戒是有大福报的。因缘和合,众戒子福报殊胜,每次传戒背后都有无数人在付出,我等当珍惜。

快过斋了,传弘师、传印师正白开堂二师父关于用钵的问题。佛号已经响起,众戒子排班起步在引礼师带领下向斋堂走去。这时,开堂二师父回复传印师:“开堂大师父不允许用钵。”心动念,泪水直流,我该怎么办?这时想起上院师父的话,为了顺利受上戒,一切当忍耐。擦干泪水,难舍也得先暂舍。师父提前曾叮嘱每天用钵喝三口水,钵法不失。大约六年没有用过碗筷了,可今天为了受戒,不习惯也得随顺。

忏悔由于担心时间短吃不饱,而忘记了舍食。又因太急而把口腔烫掉一块皮,本来自己是最怕吃热的。戒常住精心安排并尽量照顾我们,可见对日中一食是支持的,虽然她们自身不能行持,但能支持也是很殊胜的。

农历八月初十

首先忏悔,今早两点十五才起床,叫她们三人,又耽误了大家的修行。心里起了波动。

上午开堂亮法师教威仪。她说,早些年传戒时,式叉尼才几个,现在多了,说明佛法戒律有希望了。又开示说:“威仪按说是先学的,并非受大戒才学,可有的条件不具足,所以现在补课,希望好好学习。出家人乃人天师表,既为人师,师什么表什么,所以威仪是一个人的外在,也是相当重要的。”接下来教怎样如法合掌、问讯、放掌,怎样进出门、提鞋,怎样坐、打坐,并开示道:“自在即你的心在不在。打个比方,农民使用锄头,锄头是工具,农民是主人,我们的身体是工具,心才是主人。身体应该为我们所用,我们要做身体的主人,叫它干啥就干啥,当愿众生就是处处考虑方便大众。”

天气炎热,大大的太阳当头暴晒,开堂师父不停地擦汗,有引礼师送来风扇,而她一直坚持不让用。她说:“我有得吹,她们还没有呢。”听见此话,犹如一阵清风扫去内心的热恼。一上午她不停地开示并一一示范,一直在冒汗,汗水一淌下来,有时候用手绢来不及,则洒脱的用宽大的海青袖子一擦。

多天来,开堂师父一直忘我地认真教导众新戒子,她一人教这近四百人,她比我们要辛苦太多。开堂师父很有智慧,新戒子良莠不齐,很多规矩都不懂,她耐心渗透,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问题——过午不食,令人敬佩。以后斋堂不再为新戒开晚餐,正如闻大和尚开示中所言,能请到亮法师做开堂师父是我们的大福报,要珍惜,好好学,不能让师父白辛苦,学好做到,像她老人家那样为法忘躯,学习舍命拼搏的精神。

农历八月十一

早两点四十五才起来,忏悔自己一天天的懈怠,不堪此任,把表给了传愿师。斋后发了新三衣,一尼师喊去帮忙拿。由于怕刷牙过午而犹豫没去成,等匆匆刷完牙过去看物已取走,心中不得劲。思维着:失掉了一次依教奉行的机会。是否可以先答应下来?旁边有自来水可以漱漱口,如果不放心,还可以不咽口水。不知她会怎么想。还是自己没智慧。

看见新具起了贪心,无意中听到传心师说,师父说出家人一生只可以有一个具,破了补补。她曾得到一个好具,供养师父,师父没要,给她说明原因。如此一来,一下打消了我对具所产生的种种妄想。

下午收垃圾时,传云师提起有的人受大戒现业,啥羯磨文也没听见,劝我不要大意。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散乱的心被一股力量牵引。

想想近半个月,离开寺院来到江西,原形毕露。一点定力也不定了,经咒佛号提不起,提起又很快中断,心散乱,功夫用不上,六根放逸,师父的叮咛常被忘在脑后。看了就起分别,起慢心,以为人家不好好持戒,还以相妄评人家,愚痴至极。

拜忏生不起惭愧心。为什么?细想可能是妄想太多,很少思维自己此次来受大戒,背后得有多少人在真心的付出,以及诸佛菩萨、龙天护法的加被。师父她老人家呕心沥血地培养我们多年,让我们如法次第进戒。师父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在祈盼我们能严持戒律,振兴佛法,为佛教培养有用人才。

师父是什么样的身体啊,从初见师父的英姿飒爽到现在的体弱多病,师父是纯叫我们给累病的。她爱惜养护我们如自己的眼目,而我们又个个刚强难化。明白时知道师父不容易,糊涂时就对师父起种种嗔恨心、抱怨心。师父为了我们,彻底地舍掉了她自己的色身。可我们还永无休止地一味索取,嫌吃得不如意,住得不开心,穿得不顺心。回头想想,作为弟子的我们又为师父做过什么?将心比心啊,世俗人还讲良心,何况自己是修行圣道的人。

问问自己对得起谁?问问自己还算不算是个修行人?有人说师父好傻,只为别人着想。我知道师父是个好师父,我也想死心塌地地听师父的话,可自己却总也做不到。我们都亏欠师父太多了,师父从没有要求我们为她做过点儿什么,可却严格地管教我们,要我们改毛病习气。为了众弟子能够安心、如法地受得上品清净戒,师父舍了自己。

还有大戒师父,为了护持我们也在舍我,众戒子有病,给予安慰鼓励。还有开堂众师,天气炎热,亮师父以身示法不自己一人贪图享受,与我们同甘共苦,认真慈悲地引导新戒子。还有背后诸多护法居士的护持,许许多多,感人肺腑,都未能一一言说。总而言之,这受戒来之不易,一定要认真仔细、老老实实对待,真心向无始冤亲债主求忏悔,无知时造业,令其轮回痛苦,现在应发愿要度他们早出轮回苦,共成佛道。

当晚,开堂大师父讲得戒教育:为什么要受戒?受戒是干什么?诸佛的法给你是了生死的,因生死太痛苦了,堕落时太苦太苦了。戒法受下来,从此再也不造恶,要发愿度众生。种子就是心力非常坚决,我一定要这样做。戒体就是以这样坚决的态度去领受,假前胜境(作法)激发殷重心尽形寿持戒。受戒后念兹在兹不忘所受戒,保护它。受戒最主要是得戒体,因戒体能任运地防非止恶。不得戒就是光头白衣、贼住。戒行就是依戒体而检查身口意有没有犯非。戒相是你持戒内在有个相出来,内在有气质,外现威仪,有僧格在。

农历八月十二

今日,上堂斋(注:居士供斋),每戒子除了金钱供养,还有一瓶风油精。传心师问我要没要?金钱当然不能要,可这个风油精我要了。(后来传弘师收上去上交客堂,事后才知有香味。自己并不缺这东西,临行前师父早早为我们准备好,并平均发了两盒。后来,在戒场师父又发了些。为什么自己当时还是要了?细细思维,金钱不能要,因为有戒律,而这个或许对贪心也算是一种小小的安慰吧、顽固的贪欲心哪!

下午,开堂师父开示:“袈裟下失人身。出家受人天供养,不好好修,很容易堕落的。”又说:“我发现很多人眼睛到处看,过斋也看,你看什么?世间只有贼才到处看,找目标。一个人眼睛要是管不住,心就很乱。到处乱看的人最容易犯戒,你要把你的窗户关上,要不然心这猴子要从窗户里爬出去的。你们要管住眼根,眼睛到处看,就是攀缘,一看就是业障。”忏悔这些日子离开了昔日的僧团,没有了往日的清净,自己常常身心恍惚不安,六根放逸、散乱。忏悔六根放逸。

晚上,老和尚尼在大殿前讲故事,她声音清晰洪亮,不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讲的是“鬼逼祖师”,以前也听说过,可自己像被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住一样,聚精会神,丝毫不敢分心。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摄受,这种感觉好妙。自己业重,很少能如此专注地听法。

农历八月十四

下午审罪。最近许多戒子感冒生病了,连开堂师父、引礼师都相继感冒。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忍耐是最好的良药。在审罪时,尽情发露,痛哭流涕。开堂二师父慈悲地告诉我:“只要真心忏悔,一点点,罪业会消的……”告别了二师父,本来是坐立不安,站也站不住,可想起咱上院大和尚的话:晚殿管一宿。于是坚持大忏悔文。随着唱念声,悲从心起,泪水直流,后背汗水呼呼直淌。心好惭愧,晚上忏摩,大师父高昂悲怆的梵音一起,泪水马上流出来。本定的拜通宵,后又取消。

农历八月十五

上午恢复清净,六个上堂斋。今天每人发一盒月饼,我们没要,交回客堂。尽管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动念,自己贪欲心还未断,但对持日中一食的信念丝毫不会动摇。上院师父曾言:“只要坚持日中一食,不摸金钱,就等于走了一半的修行路。”所以再次发愿:尽形寿乃至成佛以前,生生世世永远次第如法修行,坚持日中一食,不摸金钱,佛所制戒,宁死不可毁犯。

下午受了沙弥尼戒,其他的戒子又进受式叉摩那戒。在问遮难时,由于掉举,没听清一个遮难。但知道自己遮难中是无犯的。由此自己更加担心,在登比丘尼戒坛或受菩萨戒时,会突然现业昏沉过去。此恐惧心一直到九月初五受完最后一坛才算消失。

今天听法犯错了,因用分别心比较,而对法师起了一念慢心、恶念。因拿她跟上院师父比较。传愿师说:“佛菩萨自己了知一切,却常入众生群中度化他们,如众生一样犯错。”师父亦说过:“要有恭敬心,纵然我是一块狗皮膏药,你们也会得法的。”忏悔自己的无知、我慢。

受戒须因缘福报具足,缺一不可。我亲眼看见登比丘尼坛前一天,有人卷包走人,问之说受不了。如此地轻率,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情节。可见受戒绝非易事。

登坛前,还来了个小插曲,三人没问遮难,直奔坛场,上去后有人提示才匆匆返回。当时,心里生怕耽误了正常登坛,好在有惊无险,正受本法,一切顺利。

农历八月二十四

掐指一天天算日子,今天受比丘尼戒。前几天一直下雨,今天是个好天气。大约八点半左右登的比丘尼坛。

过完斋,下午十二点十分上车开向云居山真如禅寺,一行人下车进入真如寺,这里静悄悄的,一种说不出的清凉。偌大的寺院庄严肃穆,令你不敢轻举妄动,不愧是清净的禅宗道场。

下午三点十三分顺利地登坛受具足戒,大约五点左右下山。车沿着盘山公路一会儿一个大拐弯。刚受完戒,人异常地清醒。

天黑回到瑶田寺。有人通知,刚受戒的不用参加忏摩。自己晕车了,头疼、恶心得厉害,于是没参加晚上的忏摩。第二天听说传谛师、传弥师她们都参加了,好一顿后悔。刚受完大戒,自己就被色身障住,没有奋力和拼搏的精神,错过的不会再来。但希望自己能记住这个教训,在今后的修行路上,要不怕困难,不被病魔所折服。时刻别忘了自己已经是个受了大戒的人,别忘了自己的目的。

农历八月二十八

比丘尼戒已圆满受完。今天,一法师开始讲比丘尼戒。她说,文化大革命时,全国僧人被强迫还俗,离开寺院,宝华山是著名的戒律道场,两位比丘师父带上四分戒本,趴在火车最后的车厢,把戒本放在怀里保护着,生怕遗失了。后背上的皮肉都被摩擦掉了,就这样辗转到国外,后来又把戒本重新传回大陆。历来中国佛教的法难,经律都是难得的,没想到这个戒本背后还有如此感人的事迹,它是祖师们用了鲜血换来的。听到此,泪水模糊了双眼,戒本来之不易,我当以恭敬心受用并依之行持到底。

一法师,我们此番受戒的羯磨阿阇黎,六六年生于江西瑞昌市。于一九八二年出家,九一年圆具,九二年增戒,读书二十二年,今年十八夏腊。法师少欲知足,戒律通达,非常注重戒律。至今还在不停地研习《南山三大部》。法师生活简朴,八二年的一个背包一直用到今天,平时刷牙喝水仅一个水杯。想想自己竟有好几个杯,不禁惭愧。

才几节课的时间,要讲完比丘尼戒,面对我们一群新戒子,有太多的知识要告诉我们。慈悲的法师又怕众戒子刚受完戒不知怎么护而犯戒,于是千叮咛万嘱咐一些易犯重要的。在短短的几天里,用心的在我们的八识田里种下“一定要好好学戒,明白通达戒律,学会判案,严持不犯,弘扬戒律”的种子。又严斥:“千万别跟大僧同住,这样最容易犯戒。”声声的叮咛,引起了自己学戒持戒的愿心。

傍晚,江西省佛协来了几位法师为众戒子开示,告诉我们不要忘了自己是出家人,不要忘了自己的意愿与目标,不要忘失菩提心。第二位法师告诉:佛道长远,若有人自认能力不足,还可以念佛求往生,具足信愿行,多了解《弥陀经》,生信自然就愿意去了。

农历九月初二

昨晚,法师赶着终于把比丘尼戒讲完了,其实,有些戒条是念完的。时间太有限了,新戒子又有一大堆的问题。好在重要的、该讲的,法师都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了。在法师的启发下,自己对戒律生起了信心。传道出家五年,不明白戒,想好好持戒,又持得神经兮兮,修行不得力,整天愁眉苦脸,自己心不安不快乐,人见了也不欢喜。自己常问到底错在哪儿呢?自己毛病太多了,几年来总想努力修行,却用错了方法,总在外相上使劲,得不到法喜。此番受戒,才知现在讲修行持戒、又通达戒律的人很多。惭愧自己的自私狭隘。

农历九月初四

早殿时,众戒子云集般若堂,开始燃顶供佛。发心燃顶的人很多,超过大半数,还有燃臂的。我跪在拜垫上,头上已经被安了九支香,心情有些许的紧张。引礼师点燃香,我口念佛号,头部开始感到炽热,大声念佛,整个头皮刺痛。我闭目心里暗暗发出自己的誓愿:誓断一切恶,誓修一切善,誓度一切众生。好好学习戒律,通达戒律,严持不毁犯,努力一定要断除淫欲心……

头上的灼热只延续了几秒钟就过去了,并没有太遭罪。燃完香,走出法堂,天黑蒙蒙的,稀稀疏疏的雨点落在头上,清凉凉的。《楞严经》、《梵网经》都明确的肯定,燃香供佛是成就法身消除业障的。佛无戏言。此刻只觉得轻松,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在。在功德堂磨香时,听说开始燃臂了,于是动念为自己的昏沉燃臂,以期酬偿宿债。赶回般若堂,已有很多人在燃,我伸出胳膊。这时传弘师拽住我,说:“师父说了,只许燃一样。”当时心里很犹豫,但最终我选择了听话、依教奉行。放下我执吧,转身走出了法堂。

下午要受菩萨戒了,亲仁师父叮嘱每个人要如前观想。自己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受戒时昏沉。因菩萨戒是在一起受的,迎请三师一系列的……又受戒,随着亮师父清晰高昂的声音,众戒子顺利受完最后一坛菩萨戒。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没有昏沉。一个没有昏沉业的人是无法体会我此刻心里的滋味,可以说,自己从头到尾精神高度紧张,字字句句都很清晰。受戒不容易,自己以后要好好学戒守戒啊。在传锡杖时,场面好庄严,如此的气氛不禁令我心生欢喜,满脸笑容。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每天都在忍耐与期盼中度过。发现心动,马上唱错了,认识到调整心态,不喜不忧,想起师父的开示,还是不要动念好。

农历九月初五

上午,开堂大师父讲菩萨戒,晚上终于讲完,又做了开示。法师言辞恳切,叮嘱大家要真发愿求生净土,这个世界已经太浊了,一世不如一世。并说她本来自认为根机不错,现在亦不敢再住了,亦求生净土。又讲述了净土庄严,是由彼佛怎样怎样成就的,彼佛就是工程师,设计好了,诸佛验证后,经无数劫的修行而成就了此国度。最后大众师父共同发愿,同音念佛回向。

农历九月初五晚,见许多戒子陆陆续续去拜别开堂大师父,知道法师一行人明天就要回去了,心中不禁有些失落。在这近一个月的日子里,开堂师父和我们朝夕与共,言传身教。初六早斋后,自己正在刷碗处帮忙,听说开堂师父马上上车走了,许多戒子纷纷跑出去。我没去,心想与其面送,不如依教奉行,将其叮嘱铭记在心,好好用功办道。

上午,一法师为我们上了最后一堂课。法师直言不讳,指出某些人女人态太重、情执太重、爱哭,面对别离,往往表现出女人多情的姿态。法师言:我虽女儿身,却没有这些现象,应像个大丈夫似的,光明磊落。曾有戒子打电话说:“师父,我想你了。”结果,回一声佛号马上“啪”挂上电话。法师说:“你们太容易激动了,你们要有始有终。”下课了,法师边往外走边说:“你们要处处祥和,保持安静。”

农历九月初七

天下着小雨,因同戒录赶不出来,下午三点,众戒子终于盼到风尘仆仆的瑶田当家师。发完戒牒,戒子纷纷离开,也有外来车子接的。

到晚上,我们忙着收拾各个寮房,大多人去床空。一切无常啊,几天前,还好多人,一晃,戒牒一发,马上走的走,散的散,近四百人在几天内,几乎撤得只剩道源寺二十名戒子与另外几名发心帮忙干活收拾屋子的。我们也盼着早日回去,可恩师来电话要我们继续发心,帮瑶田常住做好收尾工作。偌大的戒场,仅十几单人,老的老,小的小,的确不忍一走了之。于是,安安心心、欢欢喜喜地做好一切善后工作。奇怪了,以前自己每天心都恍惚不安,这几天,反倒不恍惚了。看来一切唯心造,心念若转了,一切都好说了。

农历九月十二

八点二十一登上深圳——沈阳的列车返回,次日早于海城下车。早早听见有人喊:“师父来了。”师父真的来接众弟子了。车门刚一开,我们迫不及待地奔向师父。空气中夹杂着丝丝的寒意,可我们的心却暖暖的。听说师父从江西回来又去北方行脚了,本来有伤的腿反倒好了。后来,我才听传昌师说,师父在陪我们去受戒前,身上十三根肋骨骨折。而师父没住多少天院,身体并未痊愈就带我们去了。此时此刻,看着师父,一言难尽,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自己受完戒才知道,师父给予自己的太多太多。愧疚,感恩!

随师父又去大悲寺拜师,大和尚很欢喜地开示了新戒子,告诉我们:“六年学戒并不一定仅指六年,可能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今生来世乃至生生世世。佛道长远,要发长远心……”众人跪在师前,传道紧合双掌,聚精会神。师父的开示如清凉的甘露,扫去心头的疑云,坚定心中的信念,无形中一种无法言语的力量一扫自己满身的尘垢,刚下车的种种不适应,头昏恶心不复存在。

瑶田已成为记忆中的片段,诸行无常,受戒的前前后后是那么的真实,而现在却又那么遥远。戒是受了,正如恩师临行前的开示:关键是受戒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去行持,让戒法真正地从内心生起,用戒去行持……

转眼受戒已两个半月多了,审视自己的身口意,不禁黯然泪下,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就忘了在戒坛所发的誓愿,身心懈怠、懒惰,再次重复受戒前的点点滴滴,惭愧之心慢慢生起,自觉肩上的担子好重,不能让恩师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信施的愿望落空。

七天的写稿时间也即将过去,心里总有些意犹未尽。今天斋后,师父表堂更令自己汗颜。想想自己是多么的不幸而生在末法时代,再想自己又是多么的幸运在这末法时期还能幸遇有人行持正法,自己是在二位恩师的庇佑下成长的。此番受戒才知自己是多么的万幸。但师言,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一切外在因缘,早已具足,且殊胜无比,我应该重新调整心态,好好听话,时时看住自己业障的心,如师父那样发菩提心去行持。

转眼到了2012年,这日子过得太快。有两件事最初并没写上。一件是关于排班。那天下午排班,一场阵雨将人群浇散,唯有道源寺二十名戒子还站在雨中,默默接受着这意外的洗礼。在得到引礼师明确指示后,方散开避雨。后众戒子又集在般若堂,当时心起了一念,大约是希望出去时快点,于是向后走了走。当听到开堂师父喊分班时,众戒子纷纷站好,原来的顺序也打乱了。

又听到开堂师父说:“清净式叉尼往前站。”这时自己才如梦初醒,明白怎么回事。随着就往前站,第一排已经站满,第二排前面已经站了好几个人。我一眼看见传演师正站在那儿,当时自己一下子就站了进去,插在传演师前面,很快各人就位。

此次排班也正是以后登坛时的次第,当这一切成为定局的时候,我才慢慢体会到痛苦。在关键时刻就原形毕露,毛病习气容易露头。自己当时为什么那样做?想想还是名利心、争斗心、虚荣心种种的妄心驱使。虽去时传演师是站在自己后面,然而当自己明确知道这次分班不同以往,是关于受戒后的次第,自己还是插在她前面。而她后面还有两人,可见自己的名利心多重,甚至为了它而没了道德。多少次想起此事想发露忏悔,一直拖到今天。自己内心常常不安,如果这一切可以重来,我不会让自己再留下遗憾,然而时光无法倒流,有许多事错了,无法弥补。

另一件事发生在发完戒牒后,因传印师的戒牒与另一名戒子的戒牒相片弄错了,很多人都很同情并着急又帮不上忙。眼见拿到戒牒的戒子纷纷离去,她俩更是着急。那天在寮房几人正讨论此事,自己当时冒失地说了一句:“我们那可是清净的式叉尼。”话一出口,马上引来一名戒子地呵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这时,自己才意识到这话说得太不应该。

自己在关键时候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细想原来是慢心在作怪。这贡高我慢之心早在日常暗暗滋长,总认为自己多幸运能如法次第受戒,无形中对于不能如法次第受戒的那些戒子早就产生了轻慢之心。认为自己比她们幸运,比她们强。自己的确很幸运,因为二位恩师的加持才如法次第进戒,然而若论修行,自己很惭愧,深知业障深重,毛病习气太多。忏悔出去受戒不但没为僧团添彩,反倒抹黑了。一定要在平日里认真彻底改毛病,否则关键时候准出漏,想堵都堵不住。

诸法因缘生,我们的受戒报告也是久经波折。我们生活在这里,外面的人称我们为样板寺院。有人说:“比丘尼犯独了怎么忏?”又有人说:“那就上大悲寺呗!”听到这段,自己失声痛哭,内心百感交集。因为多年前曾发愿做世界清净忏悔主,一为报师恩,二为犯独又无法忏悔的比丘尼们恢复清净。愿是早已发了,然而自己的现状与目标相差太遥远,自己并没有抓住每个当下,学戒也没有竭尽全力。没想到的是外面的师父们对我们抱有如此大的期望。深知自己毛病习气重,是个业障凡夫。然而道源寺后备力量强大,所以写上这段是希望在座的众师、各发心出家居士皆能发增上心,也能发这种愿,令这种除罪法早日实现。这也是师父的愿,众生的愿。

自己就像是温室里的花草,一直被二位恩师精心地呵护与浇灌,此番受戒对自己是一番真实的检验。自己很惭愧,面对种种考验,常常败下阵来。在未出去受戒前,自己还没深刻认识自己的不足。

第一关于金钱。大悲寺、道源寺僧众皆严持不摸金钱戒,自己当年也正是仰慕此举,毅然冲破一切束缚来此出家。在戒场那段日子,面对多次的金钱供养,自己还算没有动什么念头。然而,一次法师讲课提到某寺院的处理方式是:如果对方不捉金钱,寺院就将平日的一些费用为她做个帐户储存,当她离开时做她的路费。(注:这里的对方不捉金钱,不是指按四分律严持不捉金钱的。)当我听到这时,心里就起了波动,打开了妄想。

我们此行二十人,这算起来可非是小数目,因我们持不捉金钱戒,这些供养自然都归入戒常住。如果戒常住在我们临走时,将路费交给护持我们的居士,这不知可不可以?妄想终归是妄想。然而通过此事,我才发现不捉金钱戒并没有深深扎在八识田里。现在仰赖僧团共修的力量,如果离开这种加持力,自己能否清净守持?恐怕不乐观。所以我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艘大法船上,不达彼岸不下船。

另一个关于百衲衣。我们的百衲衣自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羡慕称赞的且不说,也有的是不理解,甚至有的嘲讽。有一次,听到某师的一番言论,自己心里竟动摇了,甚至产生不想穿百衲衣的念头。直到受戒归来,看见大和尚依旧的百衲,那一刻我心头的疑虑一扫而光。没有言语,然而我的信念却一下子再次生起。后来,偶尔翻看《涅槃经》,才知百衲衣被佛喻为铠甲。大和尚说过:“现在纺织业这么发达,想要好的,那有的是。”可是自己是个出家人,应该少欲知足。

啰啰嗦嗦写到此,心里有说不清的空洞与不安。这戒是圆满地受了,感慨万千。首先惭愧,自己失去了太多宝贵时间,恩师点点滴滴的呵护,后悔自己并没有一一照做,所以自己才连连犯非。还有太多的毛病习气未及时清除,珍贵难得的小众生涯已经与我诀别。

目睹戒场的一幕幕,自己也深深痛心过,但同时也发现真修行人大有人在。最庆幸的是现在渐渐明白恩师的良苦用心,深深忏悔自责不明白时对师父的伤害。我们二十人完完全全是借了二位恩师的光,在这五浊恶世,末法人心不古,在二老严持戒律,勇敢、坚韧不拔、不屈不挠,舍身舍命护戒的感召下,才得以受圆满具足戒。

然而,我知道仅仅是感叹、感恩是不够的。同是出家,强烈的反差,能否令人天信顺恭敬?这一切全仰赖于一个“戒”字。现在多多少少才能体会到为什么恩师如此重视戒律,如此地付出。今后的路实在是任重而道远。良好的开端,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好?有师呵护时,我们尚且放逸懈怠;无师时,又如何能保证严持戒律而不走样?该做的二位恩师已经尽心尽力,剩下的就是我们得学戒、持戒,还有太多太多,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的报告也接近尾声。感恩三宝加被,常住慈悲,给我清净圆满的受戒机会。感恩恩师多年来呕心沥血的养育。感恩大众师父的真诚付出、帮助与鼓励。感恩诸檀越信施的供养与众护法居士的虔诚护持。

报告中若有不如法处,恳请指出,以便改正。最后,愿时时提正念、正思维,以戒为心,以心为戒。并愿僧团和合,众师精进办道。二位恩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普利含生。人人应珍惜当下的因缘,不违本愿,严持净戒,早日解脱,同登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