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二〇一一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传藏 式叉尼)

...释传藏 式叉尼2013-05-20 12:07

忏 悔

                                      ——二一一年行脚体会报告

◎释传藏 式叉尼

顶礼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祥恩师

顶礼融恩师

顶礼仁阿阇黎

一一年,时间过得真快。常住慈悲,给了传藏写报告的时间。传藏也忘了很多,能力有限,日记没记多少。传藏首先忏悔不会写,是一个能行脚不会写行脚报告的人,拿起笔来就发愁,不知怎么去写。传藏很想在这次报告中发挥发挥,可是自己毛病也很多,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多少智慧,就把行脚的过程简单地写一写吧,请大家慈悲原谅。

八月十五

下午诵戒,大家都在外面等待着师父。这时师父出来了,手里拿着行脚的名单。点到传藏的名字时,传藏很激动,激动的是又能去行脚了。很想去,但就怕写报告。这次本以为不用写了,没想到还得写。诵完戒之后,出来进去地忙了一个下午。也不愿多拿东西,拿多了走在路上累。

今年去行脚的人数总共二十九人,其中大戒师父十四人,式叉尼十一人,沙弥尼四人。

八月十六

出发了,坐上了大客车。有居士护持,中午在车上过斋,这是我第一次在车上过斋。很快就到了哈尔滨,下了车,师父带着大家,背上包往前走。走起来很轻松,也不怎么累,可能是第一天吧。

八月十七

早上起来,收拾好包上了路。一边走一边诵咒,很快就到过斋的时间了。在乞食时传藏想跟师父在一组,能跟师父好好学学,做错的时候师父能给纠正。有很多方面不怎么会,自己有很大的毛病,胆小害怕,平时也不爱说话,人多了更不敢说,尤其是敲门时张不开口。

记得那天敲门时说话声音不好听,传广师说:“传藏师怎么说的?”当时自己就觉得很惭愧,连话也说不好。

到了乞食的时间了,师父给分组,传净师、传广师我们三人一组,传净师带着我俩。

传广师敲第一家的门,喊:“阿弥陀佛!家里有人吗?”

出来一位老太太。

传广师说:“我们是出家人,路过这里,跟你乞点吃的不知方便不?”

老太太说:“没有吃的。没到中午哪有吃的。”

第二家传净师敲门喊:“阿弥陀佛!家里有人吗?”没人。

第三家我敲门喊,也没人。门口有个小男孩,也不大,五六岁吧。传净师让我说,我怎么也没说。传净师有点生气了,说:“你不说我说。”

传藏知道错了,没有依教奉行。当时没有忏悔,现在向传净师忏悔。

传净师向小男孩说:“阿弥陀佛!我们是出家人路过这里,跟你乞点吃的行吗?”

那小男孩手里拿着面包在吃,说:“我奶奶在家。”

小男孩去找他奶奶去了,我们三个人等了一会儿。过来一位男居士说:“你们还没乞到吃的?”我们说没有。他手里拿了几个梨给我们,我们让他给放到钵里。又过来一位男居士,给了一人一瓶水。

正往回走,那个小男孩的妈妈过来了,让小男孩抱了一个西瓜问:“西瓜行吗?”传净师说:“行。”让小男孩放在地上。小男孩的妈妈又给了西红柿。又过来一位女居士给了一块豆腐。传广师给他们回向。时间到了,往回走。

过完斋之后就去找地方晾东西,师父让亲仁师父带着大家诵咒。诵咒时一边诵一边昏沉,忏悔!诵完咒收拾好包上了路,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片片黄澄澄的稻田,稻子也没有收割。不由得就想起在家时种的一块块地,天天在地里干活。这时想起又放逸了,没有收住这颗心,又打妄想了。眼一直往外看,咒也忘了念,忏悔!

没走多长时间天就黑了,该找晚上休息的地方了。今年找地方也不好找,庄稼都在地里没有收割。走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片树林。师父给大家按次第分好了地方,一人一棵树,我和传化师在一块儿。那地上有很多羊粪,找了树枝扫了扫,收拾好地方铺好睡袋。两边还有坑,睡觉不老实会掉到坑底下。晚上还下了小雨。

这次行脚,传藏体会到了:做什么事都得好好去想一想,师父让怎么就怎么。但自己干什么还得让师父操心,有时自己不愿做就不做。以前就是这样,这毛病习气到现在也没改,自己觉得很惭愧。以后得把这毛病改过来,越不想做的就越得去做,把自己的思想转过来。

第二天起来,天还没亮。师父让把雨鞋都穿上,要下雨了。大家都穿好了,走了很长时间也没下雨。

休息时把雨鞋脱了,走着走着就下起雨了。赶快拿出袋子披上,雨鞋还在包里没拿出来。居士给拿了一双一次性的雨鞋,还拿了塑料袋让套在脚上。走着走着,一次性雨鞋后面开了个口,鞋也湿了。

休息了一会儿,雨停了。上路,刚下过雨空气还很好。行头陀,托钵乞食是出家人应该做的,乞食时不管给与不给,哪怕说上几句话也行,那他也是见了出家人了,脑子里有个印象。在乞食时传藏有好几次是空钵,忏悔以前没跟人家结下善缘。乞不到食空钵,也不应起烦恼。“若见空钵,当愿众生,究竟清净,空无烦恼。”能跟师父行头陀,托钵乞食,是传藏最大的幸福。

这次行脚,体会到了很多。首先要做好依教奉行,用戒来约束自己,不要放逸,不要失去威仪,要小心谨慎,走起来要稳稳当当,不摇摇晃晃的,要脚踏实地往前走。

在路上遇见了三位师父,其中两位是比丘尼师父。师父让两位比丘尼师父跟着大家一块儿乞食,一块儿过斋。还有很多居士。

在行脚中看到了师父的伟大,白天带着大家赶路,过完斋还得给信众开示,晚上还得操心,很累。有什么事还得靠师父,样样离不开师父。遇到了警察,也得师父去说、去解释。

那天过完斋,某某宗教局的来了,让师父跟他走。师父就让大家先走。亲仁师父带着大家往前走,找了一片地方休息。大家一直都在担心师父,还好没什么事。

在行脚时,尤其是晚上,找地方很不好找。那天在桥底下休息,大家都在收拾,地面也不平,高的高、低的低,很快就收拾好了。警察来了,说“老远就看到,不知你们是干什么的”。赶快把情况跟警察说了,向他解释。开始不让住,说上面过来过去的车很多,怕出什么事。后来又同意了,临走时还供养了矿泉水。

该我和传某师拿方便铲了,走在路上也没发现什么众生。找到了几只死的小众生,把它们埋了。就一直跟在队伍后面走,走起来也不怎么累。要坚持走到底,跟着师父行头陀,托钵乞食来度化众生,要生生世世跟着师父。在这次行脚有了一些经验,下次一定要比这次做得更好,不能一天天地荒废时间,要去努力,要持好戒,不要放逸。有很多的事没有做好,自己觉得很惭愧。

八月二十六

今天是行脚的最后一天。收拾好包上了路,走了很远也没有村子。最后一天也没乞食,是居士供的斋饭,听说走好几十里路才有村子。走到了方正县得莫利村,完成了行脚路程。在短短的十天里,走了四百里左右。我们坐上大客车,回到寺院。

传藏向师父、大众师父忏悔,没有把报告写好,跟人家相比差得太远了。自己觉得很惭愧,请大众师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