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一年行脚报告(释亲解 比丘尼)

...释亲解 比丘尼2013-05-20 06:13

一一年行脚报告

◎释亲解 比丘尼

 

顶礼十方常住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祥恩师

顶礼融师父

顶礼大众师

各位居士:阿弥陀佛!

 

没有激动人心的送别,没有热热闹闹的场面,今年的行脚乞食于八月十六早两点多钟悄悄启程了。

先坐上一辆面包车,送我们一段以后,又坐上了一辆大客车。上了车后,师父先按次第给我们排好座位。这次行脚出家人共二十九人,还有护持居士。有了两年的行脚乞食经历,我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好奇,上了车开始念大悲咒。我想祈祷我们的这次行脚一路平安,龙天护法欢喜护佑。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到了一个服务区,车停下来,我也跟着大家一起去上卫生间。到了卫生间才发现忘带洗净瓶,临时跟别人借了一个。这时我真悔恨我自己,平时图方便卫生间都有洗净水,就不想再带洗净瓶。可是一换环境,就露马脚,戒马上就要破。虽然是跟别人借了一个,可是当下就破了宁死不求人这条我心中的戒。想想破戒的根源,就是图方便、懒惰、懈怠、放逸,生死心不切。就这一念的懈怠,就会祸患无边,造业受报,太可怕了。我今向大众师发露忏悔:持戒不严,懒惰、懈怠,毗尼日用有时也忘了念。

今天我们过斋的地点就在我们的客车上,这是我行脚以来第一次在车上过斋。师父按次第给我们排好座位,行堂居士行上了热腾腾的饭菜。我心里好感动,在车上还能吃上这热腾腾的饭菜,很感激师父的精心安排。维那起腔,念供、出生,一切和在寺院一样。等第二堂的居士们过完斋,我们又开始了行程。

听师父跟司机说我们是往佳木斯方向。车开到哈尔滨地区的市郊一条小路上就过不去了。师父让我们下了车,各自取到自己的大包背上,系好腰带,今年的行脚乞食就正式开始了。

晚上住宿在路边一个加油站的水泥地面上。这是我行脚以来住宿的最好地方。师父安好单,我们就赶快打开行李,铺好迷彩布,然后把绳床和睡袋放在上面。打开睡袋坐进去,亲仁师领念十遍楞严咒后休息。

八月十七

早上三点起床,收拾卧具,装包开始启程。昨天晚上像是下了一场雨,地面都是湿的,还有积水。我们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四点多钟停在一个加油站休息,师父说让打坐。

五点多钟又开始走。一边走一边想:我们出来是干什么的?我们出来是弘扬佛法,把正法弘扬开来的。出家人不摸金钱,日中一食,少欲知足,随遇而安。我们是一个流动的寺院,托钵乞食是为了给众生种福田,也是为了降伏我慢,成就自己的忍辱和无所求的心。行脚乞食是自利也能利他,通过这个方式,来消除我们对物质的执着和贪恋。行脚的大包除了常住规定必须要带的东西外,不能带太多的衣物和用品。行脚能超越自己的心理和身体的极限。师父说行脚乞食成就最快。

休息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天空。太阳光从乌云的缝里照射出来,乌云的后面是灿烂的阳光,霞光万丈,真是很奇特。

第一天的乞食在一个村子里,乞到一点馒头和米饭。晚上休息在大杨树底下,睡得很好。

后来师父说下雨了,我们都赶快起来收拾卧具。师父让大家都穿上雨靴。我试了一下,我的雨靴穿不上去,号小。我告诉师父,师父说穿不上就算了。走着想着,今年师父一直很慈悲,也很温和,大家也都很平静,居士们也显得很祥和。走着走着我很感动,很佩服师父的行力和恒心。她能带领大家年年来行脚,吃过多少苦也总结了多少经验,她的智慧和心量不可思议。我应该向师父学习和更加恭敬师父。

豆大的雨点“啪啪”地打在雨披上,穿的雨披里外都是湿的。走了好长的一段路,才找到一个大棚,在底下稍微休息一下。

中午过斋在哈尔滨东站的一条街边快拆迁完的一块空地上。居士们打扫了一下,把苫布铺在地下,坐垫放上面。出家人都去乞食。我们这一组走完了一条街道,也没乞到食,空钵回来。其它组都陆续回来。

在过斋的时候,周围围了很多人在观看。过完斋,师父发结缘品的时候,遇到了警察盘问,要证件。师父都不慌不忙地应答,查完了证件,警察走了。一会儿又有人来找麻烦,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最后师父让他们给带走了。亲仁师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才找到了一个地方,我们停下来,晒晒卧具,在这儿等师父。等到师父赶过来的时候,我们问:“他们是些什么人?”师父说是宗教局的。他们看这么多人都来请书,就来找麻烦来了。师父说找人给他们打了个电话,他们就让师父回来了。

下午在一条街道上行走,两边是一家挨一家的饭店,街上散发着一股股腥膻的恶臭。这时我一下明白了我们出家人的少欲知足是多么地清净。想起当年我没学佛的时候,成天脑子里想的是今天吃什么,整天被饮食所转,天天为味觉服务,忙得不亦乐乎。结果是为这张嘴造了不少恶业,为三途恶道积聚了足够的资粮。佛说这是可怜愍者。想想过去我是多么地愚痴!现在的人们还像我没学佛的时候一样,吃喝玩乐,造三途业而不知出离,是多么可怜!愿他们能看到僧人的形象早日学佛,早日脱离苦海,早成佛道。

晚上休息在杨树林,星星点点地下着雨。师父说让把大塑料袋打开铺在外面,迷彩布铺在里面,睡得挺好,脚上快要起泡了。

八月十九

在收割完的稻田里过斋。乞的是满钵。晚上在桥洞下过夜。平整地面的时候,有警察来过问,很友好。师父问:“我们可以不可以在桥下住?”很友好地回答:“可以可以。”还说怕桥下不安全。另一个警察说给我们买点水喝,开车就走了,一会儿回来从汽车里卸下了十箱矿泉水,还问明天在哪儿过斋。一夜都睡得很好。

八月二十

今天要经过宾县县城,这个城市看起来很干净,人们都很平和。在走过马路边时,有一片积水,里面有蛆。师父让我们绕道过,然后又招呼我们都去捡众生,怕它们被踩死、轧死。我看除了我没去捡,其他人几乎都下水捡了。我真的很随喜她们。在行脚过程中,也是我向师父们学习的过程,以后真要学得慈悲和平等,众生平等。

八点多钟,有一个尼众和几个居士在队伍最前头向师父顶礼,并且向师父请法。师父找到一块空地,让我们坐下来。师父坐在小凳上,尼众给师父顶礼,然后跪在地上,师父给她解答问题。同来的居士很诚恳地要我们到她们那儿的寺院去住,还说要供养全体僧众的斋饭。可能师父说“随缘吧”。

法是行出来的。所以说佛法是“你说得再好,不如你行得好”。我现在慢慢地佩服起师父来,她的智慧都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来围观的居士越来越多。

中午过斋在一片空地上。乞食从九点半到九点五十,只有一家有人,乞到两个馒头。过完斋到一条小路边休息,念十遍咒后继续走。中途休息围观很多人,有位出家人的母亲来看望,后随队伍往前走。

八月二十一

没有写日记。已经想不起来了。

八月二十二

早上起来时,迷彩布上结了冰霜,昨晚睡得比较冷,而且睡袋比较潮湿。早上打坐也没打好。乞食乞得三个馒头、一块月饼和一块豆腐。住宿在收完的土豆地。

八月二十三

还是阳光明媚,万里晴空。我们还是以前的计划,每天约行四十多里。今天还在宾县境内,这里绿化很好,还有大片的水稻和玉米。师父这两天比较累,要教化护法居士和接待前天在路上给师父顶礼的出家人。还给她讲法。

师父病了,坐了一会儿轮椅,又下来走。师父的腿伤还没好,一拐一拐的,可一直在前边领着我们走。这得需要多大的发心和毅力呀。为了正法久住,为了头陀常行,师父付出了一切,只要不倒下,就一直往前走。就是倒下了,坐着轮椅也领着大家走。这就是师父。她的心,作为弟子理解得太少。她教育弟子的方法是当头棒喝,表面看起来不留情面,可是过后受益匪浅,都是当下截断恶因。这种慈悲我以前理解得太少,现在很感激师父。

乞食乞到两个大苹果,这里很好乞食。过斋在一个没人走动的街道里,居士供斋。住宿在公路边的一条小路上。

八月二十四

一直顺着大路,继续在林区行进。这里的景色太美了,特别是双龙水库,水天相接,护法的居士不时地来来走走。今天感觉气力不足,背的包觉得沉。这时心里觉得妄想太多了,简直是止都止不住。人生真正的意义是回归本性,我平时的妄想太多了。

过斋在空地上。住宿在收割完的稻田地里,是那种收割机收完以后,留下很厚的稻草,我们就睡在稻草顶上。

八月二十五

今天经过方正县城,过斋在公园里的空地上。空钵,两脚起泡,走路一拐一拐的。忏悔食过饱,总觉得想吃馒头,抗饿的东西。住宿在收割完的稻田里。

八月二十六

早上两点多起床,收拾完行包就开始走。明相出以后休息一会儿继续往前走,走到得莫利村休息一会儿。有一些居士在这儿等着。他们想着我们可能会在这儿过斋,他们等着供斋。从方正县开始就是稻田,一直走出方正县城,几百里都是稻田。人少地多,一望无际的稻田,金黄金黄的。这里的人特别淳朴。师父让我们休息一会儿,背上包,继续往前走。

走入四十里内无住户的森林区。师父一边走一边还照顾到路边死去众生的尸体,没有掩埋的就叫拿大铲的师父和居士去掩埋。走的一路,前边有护法居士在捡死去的众生,我们低头走路,生怕踩着众生。我们这一路的行脚,感觉到大地都清净了许多。

今天由居士供斋,在森林里的一条小路上。过完斋后师父让我们背上包往前走,走了一段路程,停下来休息。

师父说大客车来接我们,我感觉意犹未尽,才行了十天,身体还没到最疲最乏最累的时候。在最不行的时候,坚持下来,难行能行,那种超越更美妙。可是必须得依教奉行。

行脚结束了,留给我一个很深的想法,回到寺院以后,要更加努力地学好戒、持好戒,打坐、忏悔,使自己更清净,好去度化众生,让我们共成佛道。

亲解忏悔行脚报告没有写好,让大家失望了。总结这一次教训,来年我一定要记好笔记,认真地来写行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