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一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报告(释果达 比丘尼)

...释果达 比丘尼2013-05-19 15:12

二〇一一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报告

◎释果达 比丘尼

一心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头陀第一大迦叶尊者

顶礼祥大和尚

顶礼融恩师

顶礼大众师

各位式叉摩那尼、沙弥尼、各位居士:阿弥陀佛!

弟子果达是后来道源寺挂单的,刚接触师父这一法,行持佛的戒律。报告中如有错误,恳请师父、大众师、诸位善知识慈悲指正。

行脚乞食体会

行头陀是佛为我们指出的成佛的光明大道,能使佛法延续。没有头陀,就没有正法,所以必须行头陀,令正法久住于世。

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六,是道源寺全体行脚僧又一年的行二时头陀的开始。行脚乞食是我期盼已久的事,参加行脚乞食,以此来洗刷自己的贪、嗔、痴、慢、疑,增长道业。这一天终于盼来了。

八月十五下午,师父在所有人员面前公布了参加行脚乞食人员名单。在公布到自己的名字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恩常住!感恩师父!师父她老人家那么慈悲,让我这么大年龄的人参加行头陀,给我去执着、去烦恼的机会。名单公布后,各自准备行脚物品。常住为我们准备好了行脚背的袋子、睡垫、睡袋、护膝、护腰等。弟子果达和大家一样,准备好行程用品,等待出发。

八月十六,后半夜两点多,听见师父喊:“行脚的,带上自己的东西装车,准备出发。”一声令下,行脚僧各自忙碌起来。不参加行脚的也赶来帮忙装车,有的居士也来忙个不停。装好车后,我们也随包上车。车开以后,也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我们先上车的全部下车,背包也同时下车,在路边等候。车又返回寺院,去接没上来的人。

等了一会儿,人齐了,大客车也来了,大家把背包放到车下的行李箱里,随身带上三衣包,次第上了车,开始行程。途经辽宁、吉林、长春等地,最后在哈尔滨市北龙新型材料厂附近下车,背上包行走在北方的国道上。

行头陀使佛法延续,没有头陀就没有正法。头陀也是戒律。头陀点下佛法的种子,所以我们必须行头陀。行头陀,低头摄心,不被环境所转,如实走佛陀之路,内心离我执,改掉自己的毛病,嘴里念无常。世间的事是刹那刹那变坏,无常苦空。有求就有苦,无求无苦。所以我们要记住大和尚的教导,“宁死不求人”。

病也是无常,无常就在自己身边,无处不在。病苦也能消除慢心,行脚更是去慢心的好办法。行脚僧就带着解脱之心、令正法久住的心,行走在途中。

走了一段里程,在一个废弃的空加油站休息。只有盖,四面透风,天在刮风又要下雨,只有路灯的亮光为我们照明,远处是漆黑一片。这时就没有任何的选择,在这样的环境下休息住宿已经很不错了,这也能消除慢心,有所住之心,去掉有我之心,去掉愚痴之心,增强无我的心,增强无所求的心,增强大悲之心,增强成佛的心。

这时风越刮越大,一会儿下起大雨来,雨打在顶盖上,“噼哩啪啦”下个不停。这时又产生一种极大的感恩心。因为行走太累,我们没时间想别的,很快进入梦乡。

师父打板时,已经是八月十七了,天也不下雨了。我们起来后,各自忙着行程的准备。由居士为我们照手电,大家在忙着装包。我是第一次行脚,不知道先从何处做起,看着旁边的师父们怎样做,自己向她们学习怎样装包,却是手忙脚乱也装不好。旁边的居士看出来了,马上过来帮我忙着。装好包顶着满天星斗,迎着寒风继续向前行走。

我的长衫太长了,有时候总往脚下去,就被脚踩上了,特别是上坡就更严重,给行走带来了困难,只好提着向前走,显得比别人多了一道麻烦事。心想:“得扫除这一障碍,免得误事。”

行脚也是去掉妄想的好办法,低头摄心,眼观卧牛之地,不往外看,增强清净心。严持戒律,了脱生死。严持戒律才能受益,佛为我们留下解脱的宝,那就是戒。严持戒律就能见佛,常随佛学,脱凡成圣。行头陀也就是快速见佛成佛之路,所以我们要坚持行头陀,按照佛的戒律走,做到依教奉行。

依教奉行什么呢?就是持戒,行头陀,做到无我,任劳任怨地修。持戒到位,修行到位,就能成佛。成佛才能达到愿力,才有能力度众生。出家人是修行位,居士是护持位,我们各自做好分内事。有所求、有所得就是有我;无所求、无所得就是道。

通过在道源寺修行的这段日子,才认识到自己出家晚了。持戒越多利益越大,深深地认识到持戒太重要了。以前认为持戒是利人,现在知道也是利己,为了脱生死的必走之路。持不持戒差别太大了,不学佛、不持佛的戒律等于白活一场。要想成佛度众生,就必须行头陀。

不知不觉队伍来到永源镇,在离居民住所远一点的一座空房前的空地上临时休息。这时已经九点多钟,师父为我们编好组,开始乞食。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

师父把我们没乞过食的,安排在有经验的师父跟前。我被安排在亲仁师父一组,还有一位小众,共有三人。又为我们指点了乞食方向。第一家由亲仁师父敲门,第一次先敲三下后问:“阿弥陀佛,屋里有人吗?”屋里出来一中年妇女。亲仁师说明来意后,那位妇女回屋取来一串串葡萄,用塑料袋装着,交给亲仁师父。

第二家由我叫门。我学着亲仁师父的做法进行乞食,一名妇女拿出几块月饼,我让她分成两份放在我和那个小众的钵里(其实应该分成三份)。第三家由小众叫门,一位妇女拿出米饭供养我们。这时按要求的时间已到,我们三人马上回到原处。居士把乞来的食物掰碎搅拌放在一起,准备过斋。

在乞食时,自己的心态是这样的:“只要对方能舍食物,只要是素食就可以,我们都非常高兴地接受。”一定要去掉拣择食物的坏毛病。过斋时围了好多人,他们有的问:“他们是哪里来的?”有的问:“他们要做什么?”……过斋后,师父为他们依次做了回答,让他们了解一些佛法。来到的人都是那么认真地听着,渴望得到佛法。

师父边讲边结缘法宝,有经书也有大悲寺的光碟。师父在不停地忙着,我们刷完牙后,由亲仁师父带我们继续向前走,找一合适处晾睡垫,在晾卧具的同时诵十遍楞严咒。诵咒期间师父也赶过来了。我看着师父拖着疲惫的身体,拄着拐杖——带着僧团行脚乞食,得多大的勇气和毅力!而且还走在最前面,给我们树立了榜样,也是做到了身教胜于言教,为我们表行脚乞食的法。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跟师父行走,只能紧随其后。

行脚途中发现有众生就马上捡起来,天黑看不见,就用手电照路面,边走边捡边掩埋,同时诵往生咒给予回向。师父这种行持才是真的发大慈悲心,体现众生平等,用自己亲自去做来教化众生,使我从内心里佩服她,越来越敬重、恭敬她老人家,心想:“果达没有跟错人,这一生跟定她老人家了,走成佛正法之路。有师父这样的好带头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跟师父行头陀,下决心走下去,直到成佛。”

时间过得就是快,咒诵完了,睡袋也干了,我们各自装自己的背包。因为自己是第一次行脚,行动起来也不快,很是着急,太紧张,很怕落在后面,影响大家行程。这也是磨炼自己,锻炼自己的好机会。装完包继续行走。在行走中一心向前,一步一步地紧跟着前边的人,不然会掉队的。如果落下来,追就更吃力了,所以不敢马虎。

这样的行脚能使我们去掉我慢、我执,也没时间造口业及打妄想,这是修道成佛的好方法。佛陀为我们指出成佛的方法,所以要想成佛,就得听佛的话,年年行头陀,严持戒律。

师父为我们选一路边休息。休息时打扫路边的树空,按次第每人一棵树。因为面积关系,我没有树靠,是在亲解师和传法师中间的位置,准备住宿。行脚时条件艰苦得多,彻底去掉那种对寺院条件不知足的错误想法。在树空中间,不知不觉睡着了。矇眬中听到师父喊:“下雨了,快起来!”我和大家一样不敢迟缓,马上起来装包。装好包,等待出发。

天阴沉沉的,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刚要出发,就下起雨来,而且越来越密。师父让我们披上塑料袋,穿上雨靴。果达披上塑料袋,雨靴穿不进去,没办法把雨靴交了,穿一次性雨鞋用来防雨。这鞋不结实,走一会儿就坏了。雨不停地下,背着沉重的背包,弯不了腰,换鞋很困难。一个居士马上过来帮忙换鞋,因为换鞋一只脚着地,又有沉重的背包压着,站不稳,换鞋很慢。换好鞋,那位居士身上已经被浇湿了,她们为了护持行脚僧付出得太多。

换好鞋,继续行走在雨中,行脚在师父的带动下进行。虽是难走,但想起大和尚带领僧团行脚,克服种种困难,在风里、雨里、山里行的场面,再也不觉得困难了。又走了一段时间,脚上的防雨鞋又漏了,鞋底从脚尖开到脚心。坚持向前走,面临着雨浇,沉重的背包压着后背,肩膀感到很不舒服,还要小心脚下的鞋,因为走不好鞋底就卷起来了,影响走路。就这样坚持向前走着,内心深处的感觉是没有抱怨,没有叫苦,只是努力的向前走。

师父带我们不偏不倚走持戒正法修行的路,使我不得不服,只有像孩子一样依赖在她老人家身边,以师父为标杆、为指南、为舵手……直到修成正果,成佛为止。

休息后继续赶路。不知又走了多少里,在一空地休息,准备乞食。我还是跟亲仁师父一起乞食。因为这地方居民搬迁,门都上锁,没人住,楼房又不能去乞食,我们没有乞到食物就往回走。这时传古师也过来了,亲仁师父问她乞到没有?她说:“乞到了。”她又补充说:“其实我们也没乞到,是回来路上,一户人家的二位老人,从屋里看见我们,摆手让我们进去,供养给我们的食物。那老人说他是信佛的,表现很善良。”正说时那老人从屋里走出来,看上去身体不太好,腿有些弯,走路很吃力。亲仁师父让他慢点走,去我们休息处结缘法宝。

有人向师父白了刚才的情况,师父表示等那老人来了,结缘给他法宝。等到那老人走到我们休息地方时,我们正在过斋,他就耐心等着。他得到法宝后非常高兴,满面喜悦地离开,有居士送他回去。在此时围拢在师父周围很多人,提出不同的问题,师父依次开示,还结缘法宝给他们。师父在不停地忙着。我们做好一切准备后,由亲仁师父带我们先离开。在一山坡边沙地上晾晒睡袋,同时完成当天该完成的功课。

诵完十遍楞严咒后,这时师父也赶上来了,带领我们继续往前走。在行走中,边走边捡众生尸体,马上掩埋。

又经过一城市后,在一片泥泞的小杨树林中休息住宿。紧接着师父开始安单,我们每个人都依教奉行,听师父安排。这时天又阴了下来,有时还掉雨点。师父把大家都安置好了,才回到她自己的位置上,没等她站稳,出乎我预料的跌倒了,跌倒的声音把我惊动了,我急忙跑过去,想扶师父起来。她扭头一看是我,用命令的口气说:“回去睡觉去。”我没有动。这时又有两个人赶过来,师父努力想起来,可是腰挺了一下,没起来。这时我用胳膊挡她的头,以防碰地。她发现还是我在她后面,又一次命令我回去。我没办法只能依教奉行。

因为果达年龄大,所以她不用。在师父心里只有别人,只有众生,唯独没有自己,不顾自己的一切,为大众舍己,谁能做得到呢?只有师父她能做到。我从心里随喜赞叹!她时时在关心、照顾、关爱果达,但从来不用果达照顾她。

在行脚时,有一天,准备在马路旁下面空地休息,我和一些人先下去了,结果这地方不适合休息,师父叫我们回去。这地方不好上,师父在路边等我们上去,有的人岁数小又有劲,一冲劲就上去了。有的人师父用手拽一把也能上去,到果达上时,果达和往常一样,想自己上去,结果师父在上面做好准备来拽我。我表示不用,但她却严肃地说:“你来吧!你也让我帮你一次。”迅速地把我拽上来。当时果达来不及想别的,只能依教奉行,接受师父的帮助。

师父她老人家的心,无言可表。平日里,每当想起这件事,自己就会在心里产生一种敬佩和感恩。我想师父太累了,拖着病躯为大众服务,所以跌倒了。此时周围漆黑又下雨,在睡袋里浇不着,我回到原地后,很快地就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师父打板我们才起来,发现睡袋里外全是水珠,湿淋淋的,凉冰冰的。我开始卷睡袋,手被冻得很疼,不时两手合起来搓一搓。靠地面的塑料袋上粘满了湿叶子和黄泥,抖也不掉,没办法只能这样卷上了。因为冻手,卷睡袋的速度很慢,很是着急。用最快速度装好睡袋背起来,脚下带着甩不掉的黄泥继续行走。

途中师父发现一条被车轧死的小狗,血肉模糊,没人管。师父喊拿大铲的小众,让她们诵往生咒掩埋。在行程中,我发现师父脚步有些慢了,显得有些疲劳的样子。心想:行脚僧的身体即便很好,没有病苦,走起来都有些不同程度的累,何况师父带着刚好的病体,没有来得及休息恢复就带领僧团行头陀,克服种种环境进行行脚乞食,为我们费尽了心。她老人家太累了,那种坚韧不拔的性格,带领我们走在修行成佛的光明大道上,真是了不起!

弟子果达彻底服了,跟定她老人家了,直到证果成佛为止。只有成佛才能满自己的愿,才能报答师恩。果达深有体会,认识到僧团的力量的巨大,人与人之间没有分别你和我、好与坏,有的只是和合。在一路上,不管谁有什么困难,都能做到主动帮忙,平日不管互相起过什么烦恼,这一下全消得无影无踪。有的只是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照顾,各自发自己的菩提心。有的不断地捡众生掩埋,有的帮别人晒睡袋,有的帮别人往后背掫(ZHOU)背包,还有的主动平整住宿的地面,有的忙完这样忙那样……

队伍走在临近住宅区处休息,准备乞食。今天我是跟师父乞食,第一家由师父乞,师父用她那铿锵有力的嗓音喊:“阿弥陀佛,屋里有人么?”没有人回答。一直敲了三次门,喊了三次也没人回答,我们离开。来到第二家门前,师父让我叫门。我模仿师父的做法叫了门,没人应声。师父说:“声太小。”又让那小众叫门,也没人回答。师父说这声也不行。师父就继续叫门,从里面走出一中年妇女,问我们做什么。师父说明来意,那妇女端出多半锅的米饭布施我们。她让我们自己盛,说她的手脏。师父表示让她为我们盛,她没办法,把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一擦为我们每个人分一份放在钵里,还给我们些沙果。又有一家布施我们月饼。

这时,时间已到,我们马上返回。返回的路上遇到另一组的人,师父问她们乞到没有,对方回答没有乞到。师父把她那块月饼给了那组的第一个人,我和同组的小众也把月饼给另外两个人。乞食的人都回来了,开始过斋。过斋后师父为聚来的人开示,还结缘法宝给他们。一位信众很虔诚,也从远处赶来,师父让他随过二堂斋,让他知道佛法容纳一切有缘众生。

师父在不停地忙着,我们过斋后,做好一切准备。由亲仁师父带我们继续赶路,走了一段时间,在公路旁边靠山坡的沙地上休息,同时晒睡袋诵咒。沙地上有几处浅水,水很清。我们利用这积水来洗脏了的塑料袋,洗净后晒上。一切准备结束,师父也赶回来了,没有休息,我们背上包随在师父的后面,继续行走在国道上。

走了一段路程,在一松树林处休息,在山坡下晾晒。晒物品的同时,找合适的地方诵楞严咒。师父发现树林里很合适,地上全是干枯了的乌拉草覆盖。因为去树林处得经过比较陡的山崖,师父和亲岸师先上去了,林中迎着微风很凉爽,师父高兴地喊大家上去诵咒,

师父照顾我,说:“果达不要上来了。”我回答说:“师父我能上去。”亲岸师补充说:“她行。”果达心想:“自己不能落后,必须随众,不能让困难吓倒,让师父挂心。要做一个不怕困难,能舍去自己的佛弟子。师父已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又有什么舍不下的呢?”想到这,自己用行动表现自己,上去和僧团一起诵咒。

做完功课,一切准备结束。离开松树林,沿着北上的路线继续行走。又走了一大段的路,路两旁全都是笔直的杨树,而且很粗,用两臂才能搂过来。周围没有任何建筑,有的只是树,偶尔有些庄稼,显得特别幽静。心想:“这是不是属于大兴安岭地带呢?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又高又粗的树林呢?要长成这么高的树也得老多年呢!”

修行人和树长成材一样需要时间,自己的烦恼习气太多,要想清净,必须时时忏悔,具足威仪,头陀乞食,去我慢、我执,更必须去烦恼习气,逐渐地把自己修成具足威仪清净合格的比丘尼。头陀在正法在,树下一宿、不摸金钱、日中一食、四小时睡眠,变末法为正法。

师父既是师父,又是法身慧命的父母。佛法是靠历代祖师弘扬下来的。师父带领我们是沿着祖师的足迹向前走的。在师父眼里没有什么累不累的,为僧团做向导,每天安排好僧团每一位,自己才休息。师父教化我们慈悲舍己。出家不能行脚乞食,也就不是合格的佛弟子。所以我们跟随师父学会乞食,按次第平等受食,去掉一切恶习。要像成材的大树一样,把自己修成一个合格的出家人。

我们在树荫道中行走和在其它地方行走感觉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净。休息时我问师父:“这地方是不是大兴安岭?”师父回答:“是大兴安岭,周围大小不一的山脉都属于大兴安岭。”我的疑问解开了,难怪在这里看到的树和别的地方的树就是不同,棵棵笔直冲天。我们修行人要像没有枝杈的树一样把所有的坏习气毛病去掉,修忍辱去我执最好的办法就是行头陀,做到依教奉行,听大和尚的话,不准讲理。给众生种福田的机会,行脚乞食时都要低头摄心,不为境所转,要无所求,即使是打骂一顿也得忍。忍本身就是去烦恼,去毛病。都去掉了,达到无我。

周围没有居民居住,老远才能发现稀少的建筑工人。在森林中走了好一段时间,树林深处黑洞洞的,没有人烟,真是让人不寒而栗。走了老远老远,才逐渐发现灯光,有人家出现,让我松了一口气。

在一座高速公路桥下面的路边准备休息。桥上桥下,东西南北,有不停地交错行驶的车辆。斜对面有一公墓进入到我的视线中,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休息。休息处地面高低不平,又有坚硬的石块无法休息,师父让小众和居士拿大铲和铁锹平整地面,没有工具的用手捡。

正在平整地面时,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他们问明情况后,不让我们在那儿住,怕出危险,为了安全不能在这儿,其中带有一种怜悯之意。他们又说:“建筑空房多得是,还有学校都可以住,任你们选择,去哪里都可以。”行头陀,为持戒,师父说服了他们。

继续平整地面。有个居士捡来一大块草垫为师父铺床,在草垫上加睡袋却被师父拒绝了,把那草垫放在地面不平的地方,给别人用。师父这种舍己为众的行为使我非常佩服,要向师父学习,从小事做起,时时做、事事做,做到无我,为众生服务。

平整后准备休息时,那辆警车又回来了,知道我们过午不食,送来很多的矿泉水供养我们。他们走以后,我们继续准备,结束后,在路灯下来往不停地车辆声中开始休息。因为太疲倦了,所以止静后,很快就睡着了。直到师父打板才急忙起来,装包、背包,背包时互相帮忙,没有你我之分。一切准备结束后,继续向前走。那些成就的大德都是从生死关过来的,所以自己要跟师父闯过难关,坚持行头陀,走解脱的路。

行头陀的队伍来到了宾县妇幼保健医院对面的马路旁休息,休息后继续赶路。在穿过横路过马路时,师父发现路边积水中有很多蛆,不让我们从那儿走。我仔细一看,很多密密麻麻的蛆。我绕过去走,以防踩到它们。队伍过去以后,师父让居士在那儿捡,因为一早太阳还没出来,北方天气格外冷,积水中就更凉,那些居士很发心,小心翼翼地仔细地捡。

我们出家人由亲仁师带着,走到路旁空闲处等着,因为不能伤着众生,不能用扫帚,只能一个一个的用手捡,又那么多,不能很快捡完。师父又让小众回去捡,紧接着又喊大戒师过去,加强人手。我们一起过去,师父让大家一起捡,只有我拿着锡杖和香炉没去捡,在旁边站着,等着捡完。同时围了好多人看个究竟。他们哪里知道,众僧团在师父的带领下,在救度众生呢。

捡完后继续向前走。一路上为所救的那些可怜众生皈依,让它们了脱生死远离六道轮回,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师父带领我们行头陀,行的是佛陀正法之路,行菩萨行,发菩提心。要想做一个合格的佛弟子就该行头陀,行头陀达到无所着、无所住,要想了脱生死,成佛,就必须行头陀,去掉财、色、名、食、睡,心无所住。师父是无我的,跟师父学习放下我执和无我的精神。诸法空相,我们还有什么可执着的呢!

恩师无微不至地关怀,弟子要依教奉行。诸行无常,放下万缘精进修行,世间人执着我就是苦,头陀就是以苦为乐,去掉万缘,清净无所住地向前走。走了好远的路以后,还在一慢坡路吃力地向前走时,有一位当地的出家人,老远就拜师父,随来的居士也向师父礼拜。她们对师父的恭敬,也是在恭敬我们所行持的法,来取法宝的。师父带我们行持佛陀的正法,让正法永住于世,我们行头陀就是延续佛的正法。

所来拜师父的人是闻名而来的,是向往正法才来的。我们行持佛陀正法,严持戒律,不摸金钱、日中一食、一切供养归常住、穿百衲衣、四小时睡眠……都是在行持佛的戒律。

来拜访师父的人,也非常佩服我们行头陀。来的出家人还带来食物供养,师父为她开示。她还约我们去她那寺院应供,师父没有答应。她听完开示后离开。经一段路程后,那位出家人又返回来了,供养饼干等,师父为她们说法。等她们离开后,又继续往前走,走到在路旁有砖处放包休息,准备乞食。

师父安排我和传道师一组乞食。第一家由传道师乞,一男众说没吃的,女众拿出钱,我们表示不要。那男的让女的去买面包给我们,那女的拿面包回来,先放我钵中两个,后给传道师。传道师心细,看上面的说明,发现有鸡蛋的成分。我们把面包还给他们,那男的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东西哪有没有鸡蛋的?”

我们离开,去第二家乞食,先是家里没人,后有一男子骑摩托车回来。我向他说明来意,他说只有一口饭,表示要给我们做。我们表示不用并离开。去第三家乞食,有一中年妇女出来,传道师向她说明来意。她毫不迟疑地回屋里,马上端出米饭供养我们,还给我们一些沙果。我们祝她“吉祥如意”。离开后继续乞食,一看时间到了,我们俩按原路返回。把乞来的食物集中在一起,然后开始过斋。

过斋后为行程做准备,然后继续赶路。师父和往常一样,为所来的人回答所提的问题,并结缘他们法宝。过一会儿,师父也追上了队伍。行走一段路后,在一块玉米地边的车道上休息。有的在打坐,有的在写日记。因为昨晚在桥下住宿,睡袋没那么湿,所以不用晒,诵完咒继续赶路。在四边都是庄稼的空旷地休息。通过行走,认识到佛说得对,给我们指出明确道路,少欲知足,不贪,万缘放下。有贪就遭罪,就不清净,通过乞食去掉贪。

休息时围了好多人,师父为他们说法并结缘法宝,让他们了解佛法。休息后又走了一大段的路,来到名叫“三宝”的地方。休息片刻,这时天已蒙蒙黑了,还是继续往前走。顶着黑夜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借手电的光和车灯光向前走,想找一处住下来都很不容易。师父和护持居士用手电照着路的两旁,找住宿的地方,走了很远,好不容易在一小废房前的空地上住下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感觉很冷,装背包时手都不好使,过一会儿搓手,好不容易装好包,马上走。走在一交叉路时休息一会儿。每个人都很累,肩疼、腿疼、脚也疼。总而言之就是不舒服,再加上天冷很难受。师父让我们搓一搓耳朵。这时天已大亮,走在马路上,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牲畜的粪尿气味,走到近前发现路边堆积着很多的牛粪,很不卫生。离开这里,在一路边休息,围了一些人,当他们知道我们是行脚的僧人后就离开了。

我们放下包找地方方便,我和传弥师还有传法师发现远处有挺大的一个卫生间,便往那儿走。传法师往院内拐时,我和传弥师同时发现,门边写着肥牛肉出售,里边有牛叫的声音。我们俩急忙喊住传法师,扭头往回走。因为听大和尚讲法时,我们知道:“做生意的地方不去乞食,养殖处不去乞食,这地方专门造杀业,卖牛肉。所以我们要远离。”到别处去。

休息后继续赶路,走累了在一桥栏杆处停一下脚,借栏杆助我们一力,稍休息一会儿。然后,在一上坡路上吃力地走着,又遇到一座桥,师父马上让我们停下来,利用桥栏杆歇歇脚,然后还是不停地向前走着。这时的果达和大家一样,没有了执着,没有烦恼,什么都不想了,有的只是一步步地向前走着、走着,平日里那些坏毛病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一点不留地扫得精光,克服身体各种疼痛,一直往前走。

走了多久也不知道,师父回头叫拿大铲的过来。我想又有众生不幸死在车轮下了,走到近处一看,果然有两只血肉模糊变了形的死猫,一只被装进塑料袋里,正装另一只,真是太可怜了。然后拿大铲的去掩埋并诵往生咒。我想人生也如此,无常时刻跟随我们,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降临,所以是没有时间可浪费的,必须抓紧一切时间精进修行,才能自利利他。

这已是行脚的第五天了,走在路上,感觉有些冷,也很累。在一处休息时,地面不平,背包放那儿总要倒。我坐在包旁边,用腿支住自己的包,用手拽着传法师包的带子,以防包倒了,然后忙着写日记。这时居士来为我们送热水,我急忙把杯拿出来接开水,就把手拽传法师包带的事忘了,手一松,那包倒在那居士手上,热水同时流到她手上。果达忏悔,觉得很对不住她,很抱歉。

想到这儿,马上过马路去看她。师父看我过马路,先是微笑地看着我。我问她怎么样?烫坏了没有。还没等对方回答,果达的言行被师父发现了,师父严厉地说:“种情!世间法!如果烫坏了,你看她就好了吗?”听了师父的“加持”,马上归队。心里忏悔,不该独自做事,不白师,心不在道上,搞世间法,促使行动步调不一致,造成混乱局面,所以果达在这里真心忏悔,以后决不能犯此类错误。感恩师父的“加持”,去掉我执,去掉种情的世间法。

休息后继续赶路。赶了一段路后,在一路边休息,师父为大家分组乞食。师父没有给果达分组,让我为传心师护戒,果达依教奉行。过了一会儿,乞食的僧人陆续地回来。有的说这地方的人很热情,主动供养出家人,都满钵而归。师父让小众把乞来的食物供养我和传心师一些。然后把乞来的食物集中起来,开始过斋。

过斋结束,和往常一样,做好一切准备后,由亲仁师带着我们晾睡袋,然后准备诵楞严咒。按戒腊先后坐好,在坐次行列中,我前边是惟参师,当时惟参师没到,于是自己给她留个空位。亲仁师说:“那地方怎么回事?”又说:“果达师你知见重,岁数大,毛病挺多。”当时听了很不理解,勉强按她的意思做了。后来想通了也自然理解了。因为在修行过程中,要面临所有的考验,也是过境界的时候,不能随境而转。

休息后继续行程,在一上坡路上行走。天气早晚冷,中午顶着太阳,走起来直冒汗,行走时肩疼、腿疼、脚也疼,每走几步掂掂后背的背包,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当时心想:“这要是歇一会儿多好啊!”但往前一看,师父挺着腰板向前走,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停下来,一个念头:就是走。

在黑天里行走,更是艰难,也算是急行。好不容易师父选了一块已收完的土豆地,休息住宿。这块地接近正方形,一边靠车道,三面是没收的玉米。我们就从这一边走进去,按次第找好自己的位置。这块地就是我们临时的床了,土挺松软,坐上去很舒服。

这时有老百姓不明真相的,过来询问,以为我们要偷玉米呢!师父跟他们说明情况后,老百姓们叹了口气,以同情的语气说:“天气这么冷,在外边住,多遭罪啊!”师父告诉他们,我们有睡袋,不会冷的。村里人听后就回家去了。我们在自己的睡袋里休息,师父抽时间为护法居士讲法。师父她老人家心里装的全是别人,为僧团操劳一切,没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每天带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太辛苦了。我看到的这一切,没啥可说的,只能感恩,依教奉行,不叫她操心。

这时的我躺在睡袋里,望着周围的玉米地,心想:这些玉米为我们挡风,这真是地当床,天当被,满天的星斗为我们照明。这真是一无所有,有的是寒气陪着我们,只好把头缩进睡袋里以防着凉。感到很轻松,也很清净,此刻没有烦恼、没有我执、没有好坏,没有合适不合适,没有对错之分……真是轻松自在。

不知不觉师父又打板了,我们和往常一样马上起来收拾行装,准备出发。睡袋上湿淋淋的,叠好塞进背包,开始行走。黑夜里行走很不易,全靠居士照手电,还有后边开道的车灯。众僧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开始走得很慢,越走越快,师父的步伐很大也很快。不知不觉明相已出。在一面是玉米地,一面是柏树的车道上休息,同时护法居士供养热姜汤,为我们赶寒气。利用这么点儿的时间,师父还给传心师父按摩病腿,为她缓解腿痛。

师父处处为别人想,处处为别人做,唯独没有她自己,这样的师父我们无话可说,只有感恩,用行动来报答师恩,做到依教奉行。

休息后继续赶路,每天必须走完四十里的路程,才算完成任务。不知不觉在上午九点左右来到胜利镇,找个空地临时休息。我们听师父的,让我们放下背包休息,我们就依教奉行。这时围上来好多人,有的是要请法,有的是赶路遇上的,还有前几天就想供养的师父们也在这时赶来,还带来她们的师父和护法居士,用寺院里的车拉来了好多吃的东西。她们很虔诚的向师父请法,师父作了简单的开示后,分组乞食。新来的师父们也和我们行脚僧一起乞食,由师父带领她们。

因我们一路上乞食的原则是:做生意的不乞;养殖的人家不乞;住高楼的不乞;屠宰场不乞。持金钱戒,不收对方的钱。只要是素食、熟食即可……今天我还是给传心师护戒,还有传尊师加入我们这一组。师父让我们在离休息处近的地方乞食。

我和传尊师不但要完成乞食,同时还要照顾好传心师。我们三人过马路后,在一住户停下来,门却上锁,我们以为没人,我便问旁边站的那位妇女:“这家的主人呢?”那位妇女回答:“你们进去吧!”她回屋,我们在外边等着,过一会儿,那妇女给我们一些水果,还有新蒸的馒头。我告诉她给我们平均放在钵里,她很热情地照办。我对她说:“祝你吉祥!”传心师也向她说了祝福法语。

乞食的师父们也陆续回来了,当地居士也来了不少,帮忙平整过斋的场地。这时我的眼睛被东西迷了,有个居士主动帮我清除眼中的杂物,我很感激她。心想,我得好好修行,将来报众生恩。一切准备结束,开始过斋。过斋后师父又忙起来了,来供养的那几位师父也迫切地向师父请法,还有很多信众也在向师父求法,师父在不停地忙碌着……

我们由亲仁师父带着,来到一厂房后边的山脚下晾晒睡袋,因为睡袋全湿了,必须晾干,晚上才能用。同时也完成当天的功课。诵完咒,晒的物品也干了,装完包继续行走。师父忙完后,坐着轮椅追上队伍。我想:师父真了不起,拖着疲倦的身体为众生说法,发放法宝,传播佛的正法,带领僧团行头陀,从来没有说累的话。这样的带头人在前面,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停下来,只有跟着师父向前走。

年年行头陀,因为头陀在,正法就在。我们沿着佛陀所指出的方向,永远向成佛的路走。师父从轮椅上下来,带领队伍继续前进。

昨晚上下了霜,我们顶着寒冷的气流前进。走了老长时间才离开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地,总算见到有人家了,借着手电的光找住宿的地方,好不容易在离居民不远的地方休息会儿。

师父带几个人和护法居士找适合住宿的地方,找到后把队伍带过去,四周环视一遍,这地方还是一边靠车道,三面是玉米地,也是收割完土豆的地,地很软,离不远有一住户。

我们刚站住脚,就围上一些人,有人很不满地说:“是不是想偷玉米?”我想:这人可太没水平了,哪有偷玉米还成帮结队的。有人说:“这可得好好看玉米。”不知哪个师父说:“不用你们看,今天我们给你们看就行了。”有人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师父做了回答。他们明白真相后,立刻转变了看法,让我们住在他们家里。师父拒绝后,他们又要带我们去空房子那儿住。师父也没有同意。村民们说服不了我们,就陆续回家休息了。

他们哪里知道,我们是在行头陀,去掉我执,无所求,轻松自在。无求无苦,走佛陀的解脱之路。村民们正在梦乡中时,我们已经离开这里。走进大兴安岭地段,路经大片大片的古森林,从森林深处向上望,看不到蓝天,看见的只是茂密的树木,树与树之间都长在一起了。笔直的树干,好像加工过似的,直冲天空,这是北方一大特色。

路边宣传板上,写着国家一级保护的内容,在这么幽静的森林中行走,就更能体验我们出家人多么需要这样清净的环境。行头陀乞食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再加上从寂静森林中行走,新鲜空气洗刷着我们身心中的污垢,清净的环境更能促进道业的增长,心里念佛,脚步不停地向前走着、走着……

离开茂密森林,来到新滨村休息,准备乞食。我还是和传心师一组去乞食,师父让我们在附近乞。第一家没人。第二家院子里坐着一位男众在扒核桃,见我们过去,头也不抬地说“没人”。我们从远看第三家一男子从侧门走了,我们马上明白了,还是“没人”。以后的几家都是这样“没人”。这天我们是空钵而归,没有乞到食物。我们俩虽说没乞到食物,心却很平静。马上意识到是我们前世不善造成的,也是这样对别人的,所以得到如此的果报。说到这儿还得忏悔,有事往前世推,实际现世就没做好,在没学佛之前,有人来家里讨饭,也有闭门不开的时候,所以要反思自己,彻底去掉贪嗔痴慢疑的根。

在前几天来供斋的三位出家人,今天又来供斋,并和我们一起乞食过斋。过斋后那三位比丘尼继续向师父请法,还有好多信众也在等候师父的开示。偏远地区佛法落后,人们不懂佛法,不懂供养僧人是为自己种福田,所以需要很多像师父这样的懂佛法,而且懂得正法的人来弘扬佛法。我们头陀行是修持自己,也是播下正法的种子,让更多的人走上佛陀正法的路,从六道轮回中拔出来。

和往常一样找一块空地晾晒睡袋。在一块既靠道又是山边的清静地方晾晒睡袋,然后诵咒。这一天师父很忙,我们都诵完十遍楞严咒了,她老人家还没有回来,可想而知众生多么需要正法的存在。所以我们要跟着师父年年行头陀,让法界每个角落都有佛陀正法的延续。

诵完咒,我们利用等师父的空闲时间收拾晒干的物品,装包。有的念佛,有的写日记。师父回来了,我们马上背包继续赶路。这地方虽是离开古代森林,但有一种特殊的壮观的景象:举目远望,看见大面积的玉米还没有收,远处的山上大片大片的树木逆着寒风而立;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林荫大道,道两边守护着笔直、挺拔而又粗又高地穿天杨树。这些树粗的必须双臂才能围抱过来,我想也得好几十年才能成这样。看这无比壮观的景象也不感觉那么累了。

不知不觉来到名叫“六甲村”的地方,在路旁休息。这时过来一小轿车,车到队伍前停下来要供养,我们过午不食,所以不收他们的食物,只留下他们供养的矿泉水。

休息后继续向前走。行走的同时,师父还在为我们选择合适的地方住宿。天渐渐黑下来,好不容易在国道边上的一岔道(走马车的道),伸向庄稼地的车道上停下来,准备休息。边上有深有浅,高低不平,在平整地时,我旁边一位师父搬一块石头,她“哎呀”一声,马上口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然后把那石头放回原处。当时她很紧张,我也不便问看见什么了,以防动别人念。只是继续平整地面,准备住宿。

就在这高低不平的车道上住了一宿,体验到在艰苦环境中也能过夜,再也没什么挑剔的了。相比之下,寺院里的寮房就是高档的了,再也没有不知足的心理了。只有精进修行才能报答师恩、报答常住。

时间就是那样地快,不知不觉地在熟睡中,师父就喊“起床了”。我们马上打包,开始新一天的行程。一直沿着高速公路向前进,走着走着,发现前面山上被水蒸气笼罩,周围是奇特的山峰,太阳从山背后出来,真是壮观极了。走近前一看,还有望不到头的水,水中有一船只停在那里,周围的山势为“凹”形。一眼望去,淡蓝色的天空下,山环绕着水,水衬着山,高速公路从山水之间穿过,火红的太阳从山边升起来,又有水蒸气笼罩,真是仙境一般。

行脚僧在此中行走,好似一派神奇的景象,这好像是极乐世界的所在,我们感到轻松自在,没有丝毫累的感觉了。人说山水如画,我们当下在比画还美的景象中行头陀,更是别有一格。在水库末端有一亭子,上面横匾上写着“双龙水库”,此处是北方最特殊的自然景象。休息时有的在念佛,有的在写日记,有的在诵经……这时有个种西瓜的人主动供养我们一个大西瓜。我听说那人高兴地对人说:“我决定拿这个西瓜供养师父们,没等我去摘它,它却自己掉下来了,你说怪不怪?”我想是因为我们走佛陀正法的路,行头陀太不可思议了,竟有这事。

回过头来,我边写日记边想,我非常感恩师父,她老人家慈悲,让我参加这次行脚,行二时头陀,行持佛的正法,严守戒律,感恩的心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休息后继续行走,队伍先是慢走,越走越快,走了一程又一程,来到会发镇地界,在临近路边的一大排空房子前的空地上休息,准备乞食。像往常一样三人一组开始乞食。

今天乞食回来的师父们都乞到很多食物,有西瓜、饭、豆腐等。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也很热情,所以乞到那么多的食物。方正地区的居士也跟来护持并供养。师父让他们过二堂斋。

过完斋后,新戒弟子们记起去年的今日是受戒日,她们不忘师父的辛勤栽培和教化,没有师父的教育就没有她们的今日。“吃水不忘打井人”,师父是她们的剃度恩师,又把她们领上正法的路,还带领她们行二时头陀的路,走成佛的路,而且还亲自带她们去受了大戒,她们的福报太大了。所以她们经师父同意,展大具拜师父。师父为她们开示。这一天她们过得太有意义了,我从心里随喜赞叹!真是替她们高兴。

拜完师后,我们和往常一样,找一合适处休息、晒睡垫、诵咒,然后装包准备出发。出发后经会发镇产粮区,一眼望去全是已成熟的庄稼,人们正忙着秋收。我边走边想:农民辛辛苦苦劳动了一年,就在这一时节来收自己的劳动果实。我们每天的斋饭都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我们要感恩他们,要精进修行,成佛度众生,才能不愧三宝的恩德,才能不辜负供养我们的众生。

行走的过程中,我们都很累,越是有水稻的地方,蚊子越多。我们每个行脚僧都在克服肩、腰、腿、脚的疼痛,艰难地往前走。又加上蚊子咬,真是苦不堪言。想到听大和尚讲法供养蚊子,发菩提心,我也跟大和尚学,供养它们。可是坚持一会儿就不行了,用手不停地抓痒,还得坚持跟上队伍,所以决定不能让它们咬了,干脆就用手轰它们。这一点自己做得不好,得忏悔,在这方面我很佩服传愿师,她的脸上、脖子上全被蚊子咬了,她一动不动,也不抓痒也不轰蚊子,真有定力,发大菩提心,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随喜她的做法。

因为太累了,师父让我们临时歇一会儿。有的人包放下后,一屁股坐下不想起来,有的写日记。过了一会儿,又开始行走。这时夕阳西下,天渐渐黑了,越走房子越多,建筑也越来越多。原来是会发镇的镇中心到了,路两边有路灯,照得像白天似的。道两边一个又一个门面,都是做生意的,有一种浑浊的腥臭味,让人感到很不舒服。有的下水道处还扔着鱼骨头,我们随行的居士边走边捡,让这些众生尸骨入土为安。

我们这些行脚僧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闹市区,这一座城镇不走完是不能休息的。所以我们都低着头,眼观卧牛之地不声不响地快步行走。又走了好长时间才离开那闹市区,来到一块已收割好的稻田边上。稻穗已被机械收割完,只剩下稻草还长在地上。师父让我们在地头休息,同时让我们抱稻草(已脱去粒的部分),用稻草铺地,大家相互帮助,直到每个人都垫好床,垫得厚厚的,才在自己的位置上准备休息。因为是阴天,气压低,还下着小雨,怕冷,在腰、脚心处贴上热帖。在睡袋里感到很闷,有些心慌,睡不踏实,没办法,把热帖拿掉了,这才渐渐地睡了。

又到点了,师父让我们马上起床。好在天晴了,行动起来方便多了。大家忙着装自己的背包,都准备好了,师父一声令下,大家离开了稻田地,进行新的里程。在公路上行走还需要特别注意脚下的众生,活的让它们离开路面,放到安全的地方,不幸死去的捡起来,集中统一埋到土里。师父哪怕是一个小七星瓢虫也不让它被车轧人踩,也给它们救起来埋上,这种以身示范,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大家边走边捡众生尸体,也不知走了多少里程,路面还看不清时,我发现地上有一条绳,还没叫准它的颜色,就走了过去。走几步心想:那绳是白的还是黄的呢?如果是黄的,是不是锡杖的套上的绳子呢?又在想:当时要弯腰把它捡起来就好了。又在原谅自己,不捡也好,一旦捡不好,影响前进的队伍也不成。

又走一段路,快到一座桥时,队伍稍停,脚步放慢,我又在想:那绳是不是锡杖上的?如果是,可是常住物,不可以丢。想到这就向拿锡杖的传法师说:“在经过之前的路上,好像看到一条绳,是不是锡杖上的?”传法师听了,马上检查,便说:“你当时怎么不捡起来?”我说:“没看清。”这时她二话没说,把锡杖交给传忍师,抬腿往回跑,被师父叫住。师父问她:“你做什么?”她说明原因,居士回去找。这时我很后悔,当时应该捡起来,说什么也晚了,只有忏悔。后来找没找到,我也没敢问。有人说如果没找到,师父不能一声没有。总而言之,这件事我应忏悔。

走过桥之后,我们坐下来临时休息,这时太阳已升高了,行脚僧有的忙着整理日记,有的在临时打坐,有的在学法。师父和几个人在整理所带法宝。过一会儿开始行走,又行走一大段里程,在一马路边休息时,由当地居士引着,在一座村子里的大广场休息。乞食过斋,休息后在方正县一路旁的稻田地边休息。又开始晾晒睡袋、诵咒,完成一天的功课。

师父依然不知疲惫地忙碌着,为信众发放法宝,给他们讲法解答疑难问题,把他们引到佛的正法路上来。我们完成我们应该做的事后,等师父回来。一路行程,看见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大片大片的玉米,黄澄澄的水稻,都是劳动人民用汗水换来的丰收景象。

正值秋收。我想:我们每天吃十方供养,必须舍去自我,跟师父坚定不移地走佛陀正法的路,修成正果、成佛,才能不枉众生虔诚供养,对得住师父为我们付出的一切,才能不愧三宝,才能报佛恩。所以要更加精进,做到依教奉行。

师父回来了,我们继续赶路。走在方正县的地面,方正县城还在修路,很不好走,而且又是在城里,我们必须穿过这一城区才能休息。越走天越黑,我们借用路两边的灯光前进。有时在下水处发现有众生的尸骨,让跟随的居士捡起来,放到方便袋里,在路边掩埋并皈依。在黑夜里行走更是难行,深一脚浅一脚的,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总算走出了这座县城。

师父和引路居士为我们找适合住宿的地方,最后在一收割完稻子的地里,用稻草垫好,住下来。这一宿过得好快,听见师父说起床,还是满天星斗,周围漆黑一片。整理好后继续行走,走了好久才天亮。在一马路边稍休息一会儿,还是不停地向前走着。这一段路是上坡路,走起来很累。前方有一牌匾,我走到近处才看清,上面写着“得莫利欢迎您”的字样。在往前不远的地方,像刀切似的M形的山边有水,好像是湖水。空气也很清新,感觉很舒服。

紧接着走在一下坡路上,感觉轻松些。在路过下坡后,在得莫利村的末尾休息,其中路过“得莫利小学”,小学生正迎着初升的朝阳,背着书包走进校门。村民开始一天的秋收劳动。方正的居士一直是尾随行脚队伍,有的居士提前把水洒在马路上,以防灰土影响我们的行程。他们如此虔诚且细心地护持出家人,使我深受感动。感恩我佛,感恩这些居士为我们引路,解决临时问题,我必须精进修行,来回报他们。

我还在想:我们这些行脚僧人,每天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停走不断,人生不也如此吗?人们从生下来就是这样:睡,动(学习、工作、劳动),最后无睡、无动,了结一生,全无。正如金刚经所说: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我们不能再执着一个“我”,愚痴过活,要遵照佛陀为我们指出的路走,找到自性的我,才能不白出家一回,再不为空壳的我所执着一切。

不知不觉行脚队伍走过一大段的坡路,快到树林的时候,师父发现在路旁沟里有死了很久的小猪,全身僵硬。师父忙让拿方便铲的小众过来掩埋。又发现袋子里装的两头死的小猪,小的有六七十斤,大的百八十来斤。后来有一小众在另一边又发现一头,赶上来的居士也帮忙取土埋死猪,总共掩埋了六头小猪,看上去真可怜。这也是无常体现在它们身上,所以我们要精进修行,赶在无常到来的前面,去往西方极乐世界,彻底了脫生死,不走六道轮回的路。

行脚僧继续走在上坡的山路中,越走树越密,高矮不等,一眼望不到边。我们穿行在山路中,都感到很累,师父让我们在道边休息一会儿。然后又走一段时间,在森林深处,在马路旁过午斋,因为离居民区太远,又是森林中,无法乞食,由跟随的当地居士供斋。

斋后,在得莫利森林中圆满结束了这次行脚。大客车来接我们,我们在师父的带领下,次第上车,经过十多个小时回到海城。来到道源寺山门时,我们下了车,道路两旁,众人列队迎接行脚僧,有的甚至哭出声来。我感到很惭愧,用这么隆重的仪式来迎接我们,我受之有愧。只有做一个勇猛精进修行、永远弘扬正法的佛子,跟随师父走。愿佛陀正法久住于世,法轮常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