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巴蓬寺

...转载2012-04-27 15:50

更多图片见:http://www.suyuan.org/tpbd/ShowPhoto.asp?PhotoID=416

 

来到巴蓬寺

 

  前天,一个人去了泰国靠老挝边境的巴蓬寺。

  中午的时候,突然想起要去,一个小时以后,已经坐在了去UBON的车上,居然坐了11个小时的汽车,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2点多了。想住的酒店也满了,一个人走去UBON的那条大河边,坐了很久,天上很多星星,路上没有一个行人,除了闪亮的路灯,寂寞总是如影随形。好在是来拜访我的老师——阿姜查的,虽然他在20年前就已经不在人世。一路颠簸,酒店客满,都没有让我有丝毫的疲惫。

  自从接触了佛法,我的近世的老师,一位是法鼓山的圣严法师,另一则是巴蓬寺的阿姜查了。

  阿姜查说,学佛有两种,一种是由智慧入,一种由禅定入。我的学佛,更多的是从精神层面。万般学佛,从圣严,从阿姜查,然后还是要回到2500年的释迦牟尼,而最终,是什么都没有,一如空性。这就是我修佛的道路。当然这道路,是和世俗格格不入的。台上熙熙攘攘,实是玩弄佛于鼓掌之间,台下暗夜消沉,才是佛光普照之处。(不过阿姜查还说过,修佛不要和别人比较,还要放下比较的心。)

  我绝少拜佛,拜佛也从未求过,就如今天,我进入巴蓬寺的大门,希望能找到离阿姜查最近的地方,在他面前,读一读他书里的话,希望能有他的力量,叩击自己的心。

  这是一座森林寺院,里面除了大殿,还有近百座茅棚,分散在森林的各个角落。在终南山,我也曾看见过类似的茅棚。1992年以前,这里应该是很辉煌吧,只是尊者逝去,也不再昔日的繁华。世俗如此,佛教也不能免俗。不过少去表面的繁华,阿姜查不能再看到,而我,却在前人留下的绿树如荫下,在寂静的森林里,在只我一人的大殿里,与阿姜的像面对面,作心的交流与感应。

  这次本是很羞愧,并不是在内心平静的时候去,也是在内心不平静的时候去找的阿姜。当我盘腿打坐,在大殿里,轻声的读带来的那本浅显易懂的书时,大殿里因为寂静而泛起的轻轻的回音,还有窗外阳光的斑驳流离,而引起大殿里的忽明忽暗,这是此次之行,最奇妙的感觉。

  当我读到那句“如果你执着于平静的心,当你的心不再平静时,你会痛苦。放下一切,包括平静。”我停住了。我的心我的眼都是一阵酸痛。我的阿姜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为今天的我,留了这句话。太执着于内心的平静,所以在不平静到来的时候,觉得迷茫,不知往何处去。平静与不平静心都需要放下。就如坐禅一般,当思绪升起时,不要去压制它、赶走它,而是让它来,任它去。强迫内心的平静,也就是执着。即使平静如昔,也须放下,放下这颗心。

  我五体投地。我还会再来。

 (摘自:肖遥游,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