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悲寺干活

...ywfwwyx2010-07-28 07:20

在大悲寺干活

                                                         作者:ywfwwyx

在大悲寺住了8天,刚回来

        计划了很久,终于得去大悲寺。

     第一天

        到大悲寺时是上午9点多,刚进门就看见有居士拉一车供养,很多居士在搬。我先到接待处登记,接待者让我先拜拜佛,然后过斋。下午再登记。

        因以前来过一次(只呆了两三个小时),所以不太陌生,寺内建筑不算高大,四周群山环抱,却也清静。大悲寺很多处写着“不要放钱”、“注意脚下众生”的小牌子,烧香处写着:不要点高香、大香。

        过斋前看见僧众排着整齐的队伍走来,很庄严。我泪水不知何时就流了下来,强忍着,过斋时,鼻涕总往外出溜,唉,真是不雅,呵呵。第一天吃的不多(导致第二天上午饿得无法忍受)。我们居士吃饭用的是一个盆一把小勺子,僧人用的是钵。所有的饭和菜都放在一起,钵内的食物是次第而食,不搅拌(可能是为了让我们不分别食物的好坏吧)。

        过斋后我跟着一个也是刚来的居士一起来到客堂,妙祥法师在给一些居士开示。穿着补丁摞着补丁的衲衣,和网上看到的一样。我也跟着三拜法师。我也请法师开示,我问:“我是做生意的,吃素,有时需要请客人在饭店吃饭,点素菜不知干净不干净,能吃吗?”妙祥法师没有直接回答我,大意是:最好不要请,因为点的荤菜也是间接杀生,是因你而杀,可以给客人钱让客人自已吃。如果这个生意该成,不请也能成,不该成,请了,最后一算也许不挣钱,赔钱……

        开示后我们走出客堂,接待处的人还没来,我们就在门卫等着,正好有来放生鱼的,在大悲寺门下的水库里放生,我也跟着刨冰放生,其间一人听说我来大悲寺干活,对我说,能在大悲寺干活,呆住都不简单,很多人两天就受不了了,跑了。”现在想想他说的是对的!大悲寺对来寺的居士要求做到听话干活。现在想来就这四个字能真正做到的人也不多啊。

        放生后回到接待处,交上身份证,简单的回答了一些问题。接待者给我安排了住处,然后就开始了干活,在山上刨树,因为在建大殿,要把占地的树移栽到别处。冬天的地真难刨,一镐下去只是一个白点,土里都是石头。天也冷,风也大。也许干活不是目的,干活是为了让我们去掉我执吧,因为有“我”,所以怕累,怕冷,怕饿,怕……干活就象一副药对治这些习气吧。和我一起干活的大约有5-6人,都不太讲话,大家都这样的默默地刨着。

晚上6点上晚课。晚课后我们居士诵十遍楞严咒,和大悲咒十小咒等。领诵的居士大约二十多岁,是发心要出家的,声音非常洪亮,诵完后大约9点多了。

    寮房里住着大约十多人,很多都是年轻人,在这里有很多年轻人是发心要出家的,很多都是高学历的。头一次看见这么多年轻人发心出家,发心出家的人不和我们住一起,另住一处,接受考验,最小一位才十岁。

        十点准时熄灯,头一天来,所以不太困,很久才入睡。

来大悲寺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平常而平静。现在想来,平常即是不平常,如果能一生一世都在这平常又平常的环境中守住,日中一食,不摸金钱,不再去追寻外面的世界的新奇,晨钟暮鼓,天天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让你一生一世都不出寺院,就这样的过一生,你能做到吗?!也许这需要大定力吧。

     (写的不太准确,也不如法,见谅)

 

  前几天又去大悲寺干了10天活(20105月初八到的)

        这次和去年那次差不多,去的因缘也相似,去年是和妻子吵了一架,感觉生活无味就去了大悲寺。今年是为公司的事和弟弟吵了一架,感觉工作和生活均无味又去了大悲寺(在这里为自己的坏脾气忏悔)。

        到大悲寺是近中午了,因以前去过几次所以进寺程序明了,很快办完手续。过斋时吃得很饱(去年第一天过斋没吃饱,第二天把我饿的……所第一天一定要多吃点,呵呵)。

        现在寺里建大殿,活很多,这几天我干过绑钢筋、卸水泥、电焊、抬料、抬水泥板、拉钢筋等很多种活,好象一两天换一个工种。

       1、绑钢筋  站在10米左右的手脚架上绑,第一次站到那么高的地方,而且没有防护,腿都有些发软,哈哈。最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有很多头发都花白了的女居士,似乎走路都有些费力的老人,居然也一步一步地爬到那么高的脚手架上和我们年轻人一起绑,真让我很震撼。

        2、卸水泥  去年来寺里时就听说卸水泥很累很脏,今年刚好让我赶上了,哈哈。一大早就听说今天要来40多吨水泥,坡头早早的就把我们干活的人聚集在一起等,可等了很久也没来,我们就被按排干别的活去了。我和一些师兄去刨镐,修水泥台。干了几个小时,快过斋时(当然也没有力气了),水泥来了,真是一切是考验啊,有力气时等它,它不来,累了也有些饿了时它来了,而且现在人手也没有早上时多了。看着一大车的水泥,心里真的有些怯了。后来在坡头的带领下还是把一车的水泥卸下来了,这时的我们和兵马佣差不多了(水泥人)。干完活第一堂斋过了,只能过二堂了,又饿又累又脏,而且那天居然停水了,呵呵。后来好不容易洗了洗,也洗不净,全身里外上下全是水泥,后来我干活的衣服洗了约45次,才不见水泥(回家后洗的)。现在想想那时的情景却感觉很好玩。

       3、电焊 第二天或第三天吧,记不清了,干完一天的活,收工往回走,坡头叫住我,问能不能加一班,要我们帮着焊工焊大梁用的钢筋。我说没问题。其实也真的很累了,但来了就是干活的。钢筋有几十米长,很重,需要几个人才能抬动,刚开始,我只是帮抬,后来看看焊工一个焊太累也太慢,我就帮焊了,我只是十几年前干过电焊,现在再焊心里也没把握,不过干了一会也就找回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在焊电焊,要不我还真难坚持一夜。山上夜间很冷,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只穿了一个衬衫,把我冻了……不过焊起电焊就不冷了(电焊烤着)。只是第二天腰很疼,现在还有些疼。

       4、抬水泥板 那水泥板真是太重了,约有200300斤吧,现在想想都怕怕的。抬几块就没力气了,手套一会就磨破了。一师兄抬到半空突然脱手了,水泥板直接砸向他脚背,那一刹那我心里想,脚一定完了!几百斤的水泥板啊,从一米左右砸到脚上那有好吗?!砰的一声闷响后,只见那师兄把脚拽了出来,居然没伤!原来有一木方在脚旁。

        10天一晃就过去了,我得回家了。来过几次了,没有太多的感想了,只是有些不舍。人瘦了许多,但有力气了许多。

        一日加班没上晚课,加完班后正是傍晚,在平台上看风景,周围青山环抱,脚下一潭清水泛起鳞光,清凉的晚风吹过,远处不知名的鸟偶尔叫几声,静静的夜,静静的寺,心也慢慢静了下来,这一景是都市所没有的。

 

回想

来来回回的去过大悲寺4次了,第一次是前几年,只有两个多小时,第二次是去年住了8天,第三次是今年四月初八去受戒,第四次住了10天,每一次的时间都不是很长。我个人感觉在这里干些天活和只是走走看看的感受绝不一样:第一次只是在寺里走走,拜拜佛,当然有幸拜见了师父,但只是感觉环境很清静。第二次干了8天活,经历了饿、累、困、还有烦恼,感觉能在寺里长期干活需要很大的毅力。第三次去受戒,感觉能经常到寺里亲近师父,听师父讲法真的幸运。第四次干了10天活,好象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想了,只是感觉在家里时真的太安逸了,等要离开寺时又有些不舍。

每天只睡4个小时,所以总是很困,上早晚课时站着都能睡着,一睡就要摔倒,一倒就醒,一会又睡,一睡又倒……没完没了的困啊。四月初七晚上通宵拜忏,磕一个头就能做一个梦,一晚不知磕了多少头,也不知做了多少个梦。

寺里饭菜很丰富,而且很好吃,还有很多水果,呵呵……

晚上睡时不能脱衣服,白天干活出了一身的汗,衣服很潮,躺下去感觉很不舒服,但一会也睡着了(真的困了)。

15天洗一次澡,天热干活,不知出了多少汗,开始时感觉受不了,慢慢的就没感觉了。

有些活很累,累的都有些走不动路了,而且活有很多很多。

不在寺里干一段时间活,就不会有切身体会。

也许我所感觉到的“困”、“累”、“难受”等都是因为有“我”吧。有“我”才有苦吧。

 

等有机会我还去大悲寺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