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与出家

...妙祥法师2015-01-24 18:33

 

时间:二○○四年闰二月十九

地点:辽宁省海城市大悲寺五观堂

听众:辽宁省大石桥市居士

 

缘起:大石桥市孟居士发心出家,某居士以书信形式劝阻其出家,祥法师根据此信内容开示如下。

不用合掌,放掌。很多是新居士,没来过的。

居士:请师父开示,这封信……

本人想不想公开?

居士:他姐姐在这听。

这是一位居士写的一封信,这封信它有代表性。有什么代表性呢?就是现在有很多人对“出家和不能出家”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特别是出家人,他的看法又不一样;等到不出家人,他有他的理论根据,究竟这个对还是不对,这是个原则问题。

既然允许公开讲,我把这个信的内容大概念一下。他说:“前几天见面,谈论佛事,思前想后,有几句话要说。要想面谈,又怕自己无德无才,还是信谈为好。以下仅是我个人愚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是很谦虚,要信上谈。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两句话说得很好。仁者,什么是仁?慈悲为仁,有大慈为智,大悲为仁。那就是说我们都是以佛法为标准,不能以个人知见为标准。这是我理解他这个话的意思,但他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又是一回事。这句话得这么理解。

出家者乃是出离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之家,即是超出轮回,自己做自己的主人,不再受业力控制。如果心已经出离,那就不分在家和出家。如果心不出离,那只不过是从一个形式的家入了另一个形式的家。

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出家乃出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从外界来表示一下。因为欲界、色界、无色界就是无明,不是别的“家”,破了无明就出去了。

“超出轮回,做自己的主人,不再受业力控制。如果心已出家,不分在家、出家。”这句话很对,只要你心真正出家,确实不分在家、出家。有时候,有的人没有出家,但证果了。他那个叫义僧,就他的本意也是义僧,这个很重要。但你得证果位,你要没有证果位,这句话就谈不上了,这必须得证果位。

(注:《四分随机羯磨疏济缘记》云:证得初果以上,得到声闻学及无学无漏功德,即名为理宝中的僧宝,亦名第一义僧。但取证果,不论僧人或俗人,如律中所言,见谛白衣同入僧海。)

理体三宝:五分法身为佛宝、灭理无为是法宝、声闻学无学功德是僧宝。“学”指初果阿罗汉、二果阿罗汉、三果阿罗汉,“无学”指四果阿罗汉。

但这里说的是证果的功德,在家人证得初果,名为义僧——在果位的意义上讲已经相当于僧人,但还不能列入住持三宝里。

住持三宝:以泥塑、木雕、纸绘等佛的形像为佛宝,贝叶黄卷,纸素绢帛等书写的三藏经典为法宝,剃发染衣现出家仪相,受持戒法的僧人为僧宝。住持三宝主要为佛灭度后住持佛法,在家人证得初果,名为义僧,却无法在形象上教化众生,所以不能列入住持三宝。

在《地藏十轮经》卷五中也说道:在家俗人,只要证得初果以上,虽然没有剃除须发,披着袈裟,没有受出家戒法,也属于胜义僧所摄。)

比如说证到四果阿罗汉,你想不出家也不好使了,必须出家,不出家就得涅槃,那是必须出家的。证得果位后,出家是必走的过程。就像人似的,你学习好了,要毕业了。既然毕业了,就要发给你证书,那你就得出家。这是一个动作。

“如果心不出离,那只不过从一个形式的家入了另一个形式的家。”这句话就有两种说法了。心不出离,现在就我们来讲,哪个敢说是心出离呀?不出离,在心没有真正出离前他有善有恶。有的恶,“我就不想出家,有条件我也不想出家。”他认为什么呢?出家这是不正确的,甚至呢,不应该出家,这种人那就是恶人。

有人说:“虽然我心没有出离,但是我通过形式的出家,来达到我心性将来的出家。”这就是善,这就是奔着自己真正做主的那方面走了。如果没有这种形式,你永远走不到心出家这个份上。这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说呢,有时候反复地强调,从一个形式的家入另一个形式的“家”,但这个可不一样。虽然我们是凡夫,但一个大心的凡夫甚至胜于小乘的罗汉。虽然是凡夫,但是他将来终归能成佛。就像一条路似的,往北京的路,我方向不错,知道这是往北京走,顺着往前走,它肯定是北京。我现在正努力走呢,而有的人连方向也没有找对。

你比如说,想出家的人,他就说:“我不管我心能不能出家,我做没做到,我身先往上走。”他已经找到这条路,找着方向了,已经踏上了这条路。而有的人却说:“心出家才是真正出家,但是由于心做不到出家,我连什么家我都不出。”就是说,迈一步我也不想迈。像要走到北京,既然要去北京,我就走,但是非常难走,非常难行,那北京我也不去了,我哪也不去了,我就死在这块得了。所以这种人和找着路的人,他没法在同一条线上来说明问题。所以说一个善一个恶,这是一个问题。

他这种说法,就是有一个普遍性。很多人就找借口,借着什么呢?他说:“你心出家才是真出家,你要心没出家,身出家不算出家。”

你连身都做不到出家,何况心?是不是?你走一步才有一步新的成就。你一步不走,不可能有新的成就,是吧?像吃饭似的,说这个饭吃完了就可以饱,但是你一口都没吃,所以你永远是个饿汉,你也不知道这个饭是什么滋味。有的人虽然是没有完全吃饱,但终归是往肚里吃了,他已经有了底。虽然他没有尝到全部的味道,但是他知道部分的味道,是不是?他已经在动口吃了,那种一口没吃的人不能和他站在一条线上来比。

如果出世为僧,难舍能舍,十方三世佛赞叹,但如果父母不同意,甚至有意外发生,我个人观点,还是不要出家为上。理由如下……

就是说,出世为僧,十方佛都赞叹,这是对的。因为啥呢?这不光是赞叹,因为佛的整个佛法就是要人远离家庭。

“如果父母不同意”。父母不同意,在中国来讲,现在就要求这一点,就是出家要父母同意,佛法也要求这个。特别是佛也慈悲,出家要征取父母的同意。女人出家,得征求丈夫的同意。因为啥呢?中国现在差一点,在过去来讲,夫妻之间,女人必须得服从丈夫,它有这么个规矩。所以说,女人出家不光是要父母同意,也要求取得丈夫同意。这个主要是在国家允许,佛协也这么规定。

但是也有特殊的情况,佛出家的时候,他父母也不同意,他妻子也不同意,连全国人民都不同意。城门紧闭,都拿着刀枪看着。后来四天王帮忙,捧着四个马足从空中越过城墙,出家去了。佛为什么要那么出家呢?就是说,佛知道众生的业力就这么大,如果不这么出家,众生永远也出不成。想出家就是与我们往昔的恶业来斗争,就是了脱生死的过程。出家就是了脱生死的过程,不是出家以后再了脱生死。出家的过程就是了脱生死的过程。

这个出家的心,比你什么定力都强。你看你在家念佛,说我这个心行,但是你和出家的功德没法比,那个心念你就没法比。因为你没有出过家,不知道,那个心念比把心肝肺都要撕碎的那种感觉还要难受。因为你放下了你父母的恩情,放下了你家庭的这个温暖和情分,放下了儿女之情、朋友之情等。你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要你命的东西,哪一条都能把你拉回去。

你没有大定力,没有敢舍能舍那种心,就动不了。所以说,一旦想要把这层念断了,就等于一个人在和四十里地的洪水来斗争。四十里地的洪水啊!同时向你涌来,你一人要顶住四十里地的洪水,得那么大的力量。所以佛说:一天一夜的出家功德,可以二十劫不堕恶道。那功德已经超出世间的孝。

所以说,有时候父母不同意,也有出家的。像虚云老和尚,父母不同意,他就跑了。那些大德都是这么干的,要不这么干,它就不好使。有的妻子不同意,像莲池大师还是哪个大师,这面剃度,那面在门口就上吊。你上吊上你的,你死你的,我出我的家,不在乎。所谓的不在乎,所谓的无情,并不是无情。他知道,真正的孝敬父母,就得出家才能做到真正孝敬父母。

你父母如果堕落到地狱去,谁能救得了?不是凡夫所能救的,只有三宝能救。大目犍连就出家了,还得靠僧众的力量才把他母亲从地狱救了。那时候你去跟谁说?是不是?所以说,为真正孝敬父母,必须出家,就非得这么做。

比如说,有的妻子上吊,他也出家,他是想:“我出家以后,我再救你。”他并不是不想救她。断了情,反而能救她。因为这个情产生于什么呢?互相的牵连,它不是建立在修道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互相依靠上,是一笔债务的问题。所以说,只有断掉情爱的人才是大丈夫,并不是说这是对父母的不孝。这点下面还要讲。

“甚至能有意外发生”。比如父母想不开了,或是因想不开得病了,或等等的事情。有没有这个事情?有。父母想不开,到寺院来闹的、来找的,确实有。关键是你出家的地点是否正确,是否清净?如果你清净了,甚至父母来找以后,他都转变了。

原先我有个徒弟,他以前出过家。虽然出家了,却又叫妻子给拽回去了,后来又要在我这出家。我说:“你回家去写离婚证明。”他说:“不可能的事。”我说:“最起码,你得跟她说好了。”他说:“不可能,师父你就让我出家。跟她说,她不能同意。上回,那多少年前她就把我拽回去了,当那么多人面还给我嘴巴,就这么厉害。”我说:“你回去说吧。”后来他真回去说了,没想到她妻子真同意了。

所以通过这个经验就看出一个什么问题?如果你找的这个道场是清净道场,是持戒的道场,没有不同意的。虽然有点复杂、挫折,但父母也会同意的。为什么同意呢?因为哪个父母都愿儿女好,都愿意满足儿女的愿望。因为出家人都是因为前生的愿力而出家,不光是出家的儿子有这个愿力,而他母亲也有这个愿力。他母亲要是前生没说过“将来我要有儿子的时候,一定要他出家”,今生就不可能发生她儿子要出家的事情。他儿子想出家,那肯定是他父母的愿力,才感召他这个儿子投胎,它是共同的愿力来组成这个问题。但有时候父母就糊涂了,不同意儿子出家了。

就像释迦牟尼佛那个妻子——耶输陀罗,搂着罗睺罗就说:“你出家把我扔了,你还想要我儿子出家,说什么我也不给你,我死也不给你。”那是谁?大目犍连去度她,她不给。后来佛现身了,佛说:“你记不记得多少劫以前,你曾经承诺过我,说:‘将来要结为夫妻,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切随顺你。’你怎么忘了这个呢?”那时候佛用神通力让她明白了前世的因缘。

最后她不光把儿子送去出家,而且她自个也要出家。佛还不要她呢,她跟在佛后面跑,左求右求。包括佛的姨母,都是左求右求。佛不收女人出家,怕破坏佛法,她们就硬跟着走。最后阿难尊者可怜女众,看到女众这个虔诚心,所以就请求佛同意她们出家,于是才有女众出家。所以说现在女众出家,哪个寺庙都供养阿难尊者,非常尊重阿难尊者,因为是她们的恩人。他不说话,你连出家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都是这么个因因果果的事情。

我先看他的理由,如下:

第一个,古时出世为僧,大和尚必先问其是否父母恩准。学习佛陀的教育,并学习佛陀的智慧和德行,佛陀之本意是令众生欢喜,投其所好,随机施教。佛说,佛自出现于世,无不是度众生,所以才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佛不在时,父母是福田,父母不敬,又敬何人?

所以说提到这个“父母是否恩准”,这不但是古时为僧,就现在为僧,也得问父母是否同意。要是不同意,你得做父母工作,咱寺院也是这样。关键呢,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决心。

“佛陀的本意是令众生欢喜”。这个欢喜啊,不是顺着你的习性去做,不是你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说我抢银行,佛也叫你欢喜,那就不对了。佛是止恶不止善。如果你是做善事,佛让你欢喜;如果你是做恶事,佛不能让你欢喜。你喜欢杀人,佛绝对不允许;你喜欢偷盗、妄语、邪淫,佛都不允许。不是你欢喜不欢喜。佛是令众生得到解脱的欢喜,这是佛的目的。

“佛之所以出世,无不是为度众生”。所以佛用各种的方法来度众生,往哪度呢?都让他们出家。度来度去,就是让他们出家。不管岁数大的还是岁数小的,让他们最后都发出家心,今生不发,来生发,都得发出家心。所以说,不出家想成佛是不可能的,因为佛哪个相都是出家相,没有在家相。就是念佛往生,上品上生也都是出家人,没有在家人。

“随机施教,投其所好”。佛在随机施教的时候,实际上教什么呢?教他出家,没有别的目的,目的还是让他出家。左说右说都是让他出家,都是让他解脱,从不离开出家这条道。有的说岁数大,岁数大了来生可以出家,可以发出家心,是不是?有条件那样,没有条件的,给种种善根,但是终归得出家。因为佛说家就是火宅,你只有出家,才能走出第一步来,这个是很重要的。

“佛不在时,父母是福田”。父母是不是福田?是福田,但不是胜义福田,只是世间福田,真正的福田在三宝。虽然佛不在,但有僧宝在。如果以为佛不在,就没有僧宝了,这是不对的,这就违犯了整个的三皈依原则。如果要是认为佛是福田,僧人不是福田,就失去了戒体,不能成为佛弟子,这是很严重的。因为你三皈依了,必须三皈依具足,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这个僧的福田你给否认了,以父母的福田来代替僧的福田,那是不对的。父母是不是福田?是福田,但这是世间的福田。这个必须得清楚。

“父母不敬,又敬何人”。有的人认为出家就是对父母不敬,而实际正相反。因为我们有无数的父母,有多生的父母,如果我们不能去救,实际上就是不孝。怎么样来救度我们所有的父母呢?出家为最方便、最直接的一条路。如果不出家,你想救所有的父母,你救不了。你只能是为在你眼前的今生父母做一点善事,但是你想把所有的父母,过去多生的父母都真正救了,只有出家这条道路才能完成。因为佛说了:一子出家,九族升天。

所以说,出家是对父母的最敬,最敬父母无非于出家。表面上父母好像不同意,实际上呢,是父母最希望的一件事情。过去有一个洞山禅师,他就跟母亲写信要求出家,告诉他母亲:“我已经决定要出家了,你同意,我也得走;不同意,我也得走。我知道孝敬父母为大,但是我觉得了脱生死更是孝敬父母。小孝孝于家庭,大孝孝于天下。”他这里有个大孝和小孝的问题,必须得弄清楚。

后来他母亲就说:“你这么坚决要出家,我很伤心。你看,从你小时候,我就伺候你,推干就湿,不断地喂养。长大了,我想能养儿防老,没想到你要出家,我又依靠谁呢?”后来他母亲自己又解释通了,“虽然我失掉了一个王祥卧冰,失掉了这么一个孝敬儿子,但我得个大目犍连。”王祥就是二十四孝里的,因为父母要鱼吃,他宁可用身体把冰给化了,来求得鱼,就那么孝。但大目犍连能把父母从地狱里救出来,那叫真救。王祥那只是救了口上一时的、眼前的那么一段利益。但是呢,大目犍连能从彻底上救拔,把他母亲从地狱拔到天上去。

你想,天上和人间的享受不一样,天上一天就等于我们的五百年。天上五百年等于现在世间的多少天,多少年,多少生?都这么大的利益。所以说,不为小利,要为这大利。最后他母亲想开了,她说:“我宁可得个大目犍连,也是好的,那才是真正好呢,比得个‘王祥卧冰’不知要强多少!”谁都知道拿个芝麻和西瓜比,哪个大哪个小,是不是?我们都应该清楚。

所以说,不能拿父母这个福田来和出家这个福田相比。而且呢,出家对父母是不是不好呢?不是。一个是能救父母,而父母因为有一个儿子出家,他的心态也改变了,佛也加持他,他自己信佛的决心还大,而且信佛还坚定,最后了脱生死还有把握。因为他心里有个数:我有个儿子出家,我的心里有把握了。最起码,佛说“一子出家,九族升天”,我现在这心里有数了,有所保证了。因为佛不妄语啊,是不是?所以一子出家,给父母就买了一个保证书。这可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三福中以孝敬父母为首。

这个三福我不太清楚,我估计他讲的还是世间的福,不是讲出世间的福。孝敬父母,我们应该采取大孝。像咱们僧团有个规定:出家了,家里父母如果没人养活,我们养活。父母没吃的,要饭给他们吃。要饭都要养活父母,是不是啊?并不是忘掉父母。而且很多的父母在儿子出家后,状况反而要比以前好。包括我父母也是,原先身体不好,心脏病,现在比以前还好。要是按照原先的病情,现在那身体可能怎么样,就不好说了。而现在比以前好,非常想象不到的事。

我曾经问过我父母,父亲没看到过,母亲看到过。我说:“现在有没有人说你闲话啊?我出家了。”她说:“没有,人都表扬我,说我有个好儿子。”你们想想,她非常自豪,而她那个心里头天天想佛,天天想着三宝,因为她儿子出家了。她天天想三宝,忆三宝、念三宝、想三宝都能脱离苦海。谁能给种下这个种子?就是你出家才能强硬给父母种下种子,叫父母来解脱。这个事情是不可思议的力量,你在家,你怎么说也做不到,是不是?

所以说,父母真正要往生的时候,不是你在家就能把你父母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只有佛法僧能接引,别人接引不了你父母,别人帮不了你,只有佛法僧能帮你。这个“孝养父母为首”,这属于世间法,为上报四恩之一。

父母之恩广大无边。以天下男人为父,天下女人为母,要以这种心量修行,要时时刻刻用智慧照世间。

哎,这个说对了。“以天下男人为父,天下女人为母”,你想有这个心量,你不出家,你救不了你天下的父亲,也救不了天下的母亲,你只能在家里孝一个父母。虽然你这也叫孝,但是你那个心量就窄了。这种孝敬和出世间的孝相比,你那个孝就为恶了。因为你能先孝天下而不孝,实际上就是为恶;能出家但不出家就是为恶了,它们俩一相比反而成为不孝。这个应该清楚。

“以天下男人为父,以天下女人为母”,谁敢说这句话?那只有僧人敢说这句话。他真正敢说,因为他放下自己的小家庭,就是以天下男人为父,女人为母,所有的众生,他都以之为父母。僧人放下家庭出家,就是为了天下父母而出家,不是为了个人出家,是这么个目的,所以这句话说得非常对。佛在菩萨戒里讲过这句话,我们应该照着做。但不是以嘴说,而是以真正达到这个目的去做,这种方式就是出家。

他说“时时刻刻用智慧照世间”。什么是智慧?只有以天下的男人为父,女人为母,这种心量才是智慧,出家才是智慧。正如《心经》上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观自在菩萨,第一步自在就是出家为自在。观世音菩萨也是出家,佛也是出家。观世音菩萨说自己是老僧,文殊菩萨也称自己为老僧,大势至菩萨也称自己为老僧,这些菩萨虽然现菩萨相,实际上都不是在家人,都是出家人。但很多人不明白,以为现了菩萨身就是在家人。菩萨虽然现在家相,但是他们本体上都是出家人,他们平时也都称自己是老僧。所以那些菩萨都是僧人。都是出家以后修成了,再反过来以菩萨身来救化众生。这个我们应该清楚。

所以说,你想观自在,有家庭的人是不会自在的。再说,你看看大势至菩萨有家庭吗?你什么时候听说观世音菩萨有家庭?文殊菩萨有家庭?他没有家庭,有家庭就不自在。你想当菩萨,首先你得先出来,是不是?你要不能出来,你得想法心出来,来生也得出。种下这个种子。

所以说呢,你想得到“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首先你得发大菩萨心,为救度所有众生而去努力,不为自己这个利益,因此发这种心必须有大愿。什么是大愿?敢于牺牲自己。那什么是牺牲自己?你出家都不敢出,还怎么牺牲自己?是不是?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说,这只是打着父母的旗号,而且把自己障住了。父母还真没人管,也有出家的,出家后要饭给父母吃。过去那出家人,前面挑着经书,后面挑着母亲,一起要饭吃。当然,现在做不到,我们不管做到做不到,但这个认识必须提高。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如果世法都不遵守了,又怎么能学出世间的佛法?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这是六祖讲的。佛法因为啥在世间呢?就像莲花出污泥而不染,世间就是那个污泥。什么是觉呢?那莲花就是觉。莲花是不被污染的,不著于污泥,不住于水,所以说成为莲花。出污泥而不染,那是莲花的特点。如果你要是和世间搅和一起了,又尊重世间法,那就没有佛法了。你只有不和世间法缠在一块,才能有佛法。

佛法呢,就是说佛法在世间。什么是世间?你离开了这个污泥,另外找佛法,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你只能跟这个污泥斗,只有不顺从这个污泥走,才能有佛法的。佛法是叫你觉悟世间,并不是让你跟世间混在一块,你混在一块,和世间没有啥区别,是不是?你已经成为世间,哪来出世间法?不可能的事。

所以说,我们只有永远地不随顺世间法,才能够获得无上的佛法。世间叫你娶妻生子,那不能去;叫你贪钱财,不能贪。世间的一切你都不能去贪,才能出世间,贪著一点都不好使,想脱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是一个佛法不离世间。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就是叫你觉悟世间,让你知道世间是痛苦的。佛法就是告诉人们,世间不可久留,念念在生死之中,念念在轮回之中,我们要早点做准备,别贪恋家庭、儿女这种情分。你贪恋,生死来了,你跑不掉。

所以佛就告诉我们这一句话,佛设了好多方便,说:“这个城里现在着火了,你赶紧跳出城来,我给你羊车、鹿车、牛车。”以这种种的方便,让人们赶紧跳出火坑。如果你在火坑,一旦塌的时候,玉石俱焚。所以说,佛就是告诉我们要离开世间。

而我们有的人有家庭生活,又有家庭组成,造成了种种的违缘。那是你造成的业,你应该想法警惕,提高警惕,有机会还得走啊。我不是挑唆这个问题,最好家人都成为你们道友,就今生走不了,你来生也得走。生生世世都得走,不走没有出路。男人贪恋女人,女人贪恋男人,还想成佛,那可能吗?是不是?不可能的事,那只是都在六道里轮回,因为佛法就是断情欲事情。

“如果世法都不遵守了,又怎么能学出世间法?”世间法要遵守了,那你永远也不能学出世间佛法,它不可能的事,是不是?但交通规则我们得遵守,我不是说不遵守这个。有一些事情和修行有关系,我们得遵守。好的,我们要做;不好的,我们不能跟着做。要是都遵照世间法,那释迦牟尼佛不应该跳城走。人家跳城出家就成佛了,你没跳城,我看你还是世间人,是不是?这就是这么回事。

第二个,如果父母真有不测,你倒好,一个人快乐。你有没有想到,其他已学佛之人、即将学佛之人、没有学佛之人他们怎么想?这个人为了学佛,把父母都害死了,谁还敢学佛?这是断佛之慧命。

这写的是他这种想法。他说学佛人出家就是断佛之慧命。我们是学佛,到底是你学佛?还是叫佛学你?既然学佛,佛都从城里跳出去跑了,出家了,那你学佛得跟佛出家才是学佛呢,是不是?那你的意思是不出家,叫佛跟你学?这不颠倒过来了吗?所以我们学佛第一条,你得先学佛出家,这才为正确的。

至于你现在出不了,那是你的因缘,但不能说让佛跟你学。我们学佛学佛,既然你敢承认学佛,你就想到出家这一点,这个不应否定。所以我们说学佛,都是嘴说学佛,行为并没有按照佛法去做。佛法不是给在家、在世间里混的人讲的,是给出世间人讲的。佛不讲世间法,佛要是讲世间法,那世间人比谁都讲得好,炒几个菜还用佛去说啊?是不是?佛法是要给出世间的人讲的,不是为世间服务的。有的人已经把佛法认为是世间法,那正是对佛的不理解,对佛法的认识不足。那世间法本来就是个污垢,我们怎么还可以随顺世间法呢?是吧?

“谁还敢学佛,这是断佛之慧命”。如果这么理解,确实断佛之慧命。因为他把佛法当做世间法了,不让人出家。《出家功德经》讲:如果阻挡人出家,在胎里就瞎眼,出生瞎眼,将来死了,堕了地狱还瞎眼;当畜生瞎眼,做人还瞎眼,做鬼也瞎眼,所以生生世世都瞎眼,因为他阻挡了别人出家。不让人出家,就等于把人的法身慧命坑了,把人的眼睛挖掉了,叫这个人变成盲人,所以他受的果报就这么厉害。所以说,阻挡别人出家的人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这是很重要的。

为什么咱们印了那么多的《出家功德经》?就是不让人造这个口业,别堕落到这里去。有的人还当成一种时髦,说:“我现在就不劝人出家。”实际上你不知道,你正往地狱走,所以说很可怕。而且不光你下地狱,连父母都坑了。你以孝敬父母,怕父母吃苦,怕断裂情感的名义,劝人不要出家,最后把父母也给出卖了。所以这不光坑你自己,还坑了很多人。再加上你的广说,为了争夺自己的市场再去说,你又害了多少人?不但没有学佛,实际上还毁佛了。

你明知这种行为能使父母害命,而仍然为之,是故意的,是刑法规定之杀人罪。佛法规定杀父杀母入无间地狱。

他说出家就是杀父母,在刑法上是杀人罪,这就正是颠倒而行之了。我们知道一切男子为父,一切女人为母,我们要救无量无边的父母,所以才出家。所以说这个是大孝。如果世间刑法规定出家是杀人罪的话,恐怕出家人早就被砍头了。

什么时候砍过头呢?就是“三武一宗灭佛”时候砍头,文化大革命时毁僧。只有那些之流,他才认为出家是杀人之罪。除此之外,从来没有人认为出家是杀人之罪。如果把佛法看成是杀人之罪,那你就犯了逆罪,那可是不得了的,应该赶紧改正。你个人事小,你出不出家是你自己的事,你要不愿意出家,没人逼你。但是不能把出家给定为是杀人之罪,世间刑法也没有这条。

所以说,这是你定的“刑法”,你个人定不了刑法,是不是?刑法得谁定呢?得通过人大,县一级的人大都定不了,得直辖市、国家人大才能定。现在你个人既不是直辖市,又不能代表政府,代表国家,所以你没有定这个杀人罪的权利。所以这种说法更是没有意义的,不但没有意义,而且还应该警惕。

还说出家是杀父杀母。如果出家就是杀父杀母,这个也不是由你定,应该是佛定。佛要是说出家是杀父杀母罪,第一个入地狱的那就是佛,是不是?佛的戒律那是由佛来定,不是凡夫来定的。所以说,这种出家就是杀父杀母的说法,正是诽谤佛法的说法,这个犯很重的罪,应该马上改正,不应该有这个观念。虽然他是说讨论,但我们应该认识这个问题。

妻子怎么办?一个男子、伟丈夫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抚恤人民。如果你对妻子都不能尽到家庭责任和义务,又怎能上度下化?

这个说法就更错误了。因为我们的出生都是由于不净种子而出来的。由于我们不净种子及业力的关系,就有了男有了女。前生造业了,所以就有了男有了女,又不断的有孩子投生到这里,成立一个家庭。

什么是人生?人生是要修行了道。这个人生的过程,不是生儿育女来了。我们现在是把生儿育女当作人生,我们正颠倒,所以我们大家受苦受累。就是因为看错了,没有路走,就以为成立家庭、生儿育女,这就是人生。实际上已走到头了,根本走不了。

所以佛说家庭就是火宅,佛早就把这个家庭给否认了。能够放下妻子儿女的,那为大丈夫,所以说不是不负责任。这个真正的丈夫,并不是说在贪恋妻子和儿女的问题上做好,应该是把一切的女人看成是自己的母亲。儿子看成父亲,妻子看成母亲,你要这么看的话——你既然认为天下女人都是母亲,男人都是父亲,那你怎么回家又和你的妻子在一起,所以你这就是更不孝了。你和你母亲在一起,你说你这种行为怎么解释?所以说,你这种人说这句话,就犯了一个大妄语的错误。是不是?

出家人是把天下男人都看成父亲,把女人都看成母亲,那是菩萨的行为。菩萨的行为不会有男女这种问题,是不是?那才是真正地看清了——把女人看成母亲,把男人看成父亲。所以说他说话前后颠倒,这就更不对了。这也不怪他,现在世间人有时候都看不开,贪恋这里,他就必然有贪恋的这个想法和说法。

“又怎能上度下化?”如果你要贪恋家庭,你连谁都度不了。就别说上度了,你连下化也化不了。你说谁,谁也不服气。你告诉人家应该了道,应该成佛。人家说:“你自己都贪恋家庭,贪恋女人,你还跟我讲这个。”没有用,是不是?别人根本就不听你的。你那个思想,有时候甚至连畜生都教化不了。因为贪恋家庭和畜生没有什么区别,是不是?人家不服气这些事,人家服气的是你能够脱离这个贪欲心。你脱离了,人家才服气。所以说,你要真能上度下化,必须得远离这些不净。

一切正法皆为佛法。

对!一切正法为佛法。

佛法即觉悟之大法,不只是吃斋、念佛、持戒、论经、不许随地吐痰、不许乱扔脏物等等。

不许随地吐痰这是世间法,但也是应该做的。

世间一切法皆是佛法。

“皆是佛法”,如果世间一切法都是佛法的话,那我们就已经证道了。既然一切世间法都是佛法,那你应该把父母看成非是父母,应该看成佛和菩萨,你不应该看成是父母,是不是?那你怎么还有妻子儿女?妻子儿女也应该看成佛和菩萨,所以不存在家庭的问题。所以说,如果都是佛法的话,应该这么看。如果你把妻子、家庭都看成是佛法的话,那和尚都应该有家庭,那就成为有家庭了,是不是?那就更不是了,那是不伦不类,那绝对是外道,绝不是佛法。所以说,这种说法不准确。为什么不准确?他还是在为自己狡辩。

你倒好,一个人扔了担子享福去了。妻子怎么办?女人最大的幸福是找一个好老公。俗语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让她改嫁,自生自灭,你的慈悲心哪去了?孩子怎么办?还小,还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养不教,父母之过失。你可能会说这是他们的因缘,他们的命运。

这个问题,也是很大的一个事情。

我们出家,男人出家,首先让女人也要出家。过去有过那么句话:女人嫁男随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都是发的愿,你走到哪她跟到哪。那行,男的出家,你也出家去,就完事了。是你不愿意出家,不是人家不让你出家,是你不愿意!很多女人讲过这个话,什么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好找。她这么讲,她就是放不下欲望心,所以找出很多的理由。有时候没办法,只能跳出一个算一个,是不是?

这种说法都是世间法,而且作为一个居士来讲,这么说是犯戒的行为,不允许这么说的。五戒规定,只允许正淫,不允许邪淫,劝人行淫的行为都是不正确的,不允许这么拿书信来劝人这个问题。什么女怕嫁错郎,谁让她改嫁了?是让她出家,她不愿意出家,她要改嫁,那是她的事,对不对?这没有意思。

拿了什么价值观、世界观来说事。价值观,出家才是真有价值呢。世界观,没有世界,把世界颠倒过来才是真正的世界观。养不教,你不听佛的教诲就是养不教。

正修之人,随缘而不攀缘。

我们随缘不攀缘,就是随什么缘?我们只能是随着佛法这个缘,这叫随缘。什么是攀缘?把世间的事情、妻子儿女、家庭牢牢地搂住不放就是攀缘。所以说,这种说法不正确。

修行之人要时时刻刻转识为智。

转识为智,首先第一条,你先把你那种观念转过来。你想有智慧,首先放下你自己。你连自己那个肉身都放不下,那种贪欲心你都放不下,你还能转识为智慧吗?我说:不可能的。

佛法不是浩浩荡荡、飘飘渺渺、漫无边际的,它是通过一件一件微小事,堆积起来的,呈金字塔。妻子是你至亲的人,你都不用佛法善巧方便地教化,至亲之人都不能爱,又能爱所有人吗?如果再闹个家庭崩散,他人如何看?学佛之人,如此下场,谁还敢学佛?众生与觉者的区别是:众生时时刻刻在迷,而觉者在觉悟。

他有的话是对的,但是说错了事情。

“一件件小的事堆积起来”,你连出家这一步都不敢迈出,还想成佛,这是不可能的事。每一个小事都是我们成佛的因缘。第一步,你就要从出家这条心开始。能走的不走,你就连这一件小事也不做,何况谈以后的事情?是不是?他有些话是对的,但是他用错了对象。

“妻子是你至亲的人,你都不用佛法善巧方便地教化”。佛法就是断爱,他说佛法应该有爱。佛法就是断爱,因为断了爱,才有大慈大悲。如果有了世间的爱,就是自私狭义的东西,这只是自私心的表现、我的表现和欲望的表现,它不是真爱。佛法讲慈和悲,不讲那个世间的东西。佛法是让人断掉世间的这种情和爱,有了世间的爱和情,就有了轮回。因为他对于什么是轮回都不知道,把轮回当作佛法来看,所以说走错了路。

之所以众生畏果,菩萨畏因。般若智慧是不能说出来的,得自己去证,就如人饮水一样。

说得很有道理。“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众生贪恋家庭,一旦果实来的时候,轮回来的时候,后悔都晚了。菩萨畏因,所以就不敢贪恋男女色,不敢贪恋世间。因为他想成佛,首先就从出家一步一步做起,从自己开始,要断一切堕落之因。

“般若智慧是不能说出来的”,这句话不对。般若智慧不管说或不说,它都是般若智慧。如果没有般若智慧,你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不是说不说,“得自己去证,就如人饮水一样”。你想:出家有什么功德?你一天都没出,怎么知道它的功德?如果想知道出家的功德,你必须先出家才能知道。说得对,但他不去做也没有用。

这还有几段:如果你硬坚持的话,请把所有情况告诉大德比丘,以便更好地安身立命。吾之事情请勿挂心,我也有很多缺点,如还吃肉等。我其实也觉得不妥,也知道众生肉不可吃,不仅有尸毒,还缺少慈悲。但吾人无始劫以来业障太深,我时常忏悔,诚惶诚恐,与大德高僧比,相差万里,我发誓会断的。谢谢你的棒喝,使我豁然,如醍醐灌顶似的。但我人世间一凡夫,难免有很多业习,包括已知和不知。但我宣誓:没有的善令生起,已有的要增长;已有的恶令断灭,将生的恶令不生。

他讲了他有很多的毛病,还没有断肉,要改。这都是很好的事情,是不是?惭愧,但惭愧得改,不改不行。他已经发愿要改,这是很好,好事情。

我祈请十方三世佛为我证明,吾人不会谈玄说妙,论有讲无,凡夫一人,并常惭愧,时常忏悔。只知道老实念佛,阿弥陀佛!并希望早一点能把吾人的散乱心住持于这句万德洪名上,西方净土上。

后面就讲了自己的修行方式。至于怎么修的,老实念佛也好,念谁也好,你只要能念就好,是不是?这个咱们不反对,这个没有什么了。就讲出家这个问题的看法。因为我讲的是实话,并不忌讳你们怎么想,我只是把实话跟你们讲,实际修行就是这么看的,也就是说,我是这么看的。你不断情,想超出轮回是不可能的。大孝和小孝应该看开,世间的东西和出世间的东西应该看开,不能站同一条线上,混淆不清地来比喻。

你不能拿大德的那句话——所有法都是佛法,一句话来搪塞。所有法都是佛法,人家心里能把所有的世间法变成佛法,我们能吗?你见肉是肉,见蔬菜是蔬菜,那就不行。你见女人还是女人,见家庭还是家庭,说家庭比出家还好,你这就不是什么世间法都是佛法了,你想把所有佛法都看成是世间法才好。这不正确。

但是,这些毛病不是他一个人的,很多人,不出家的人都有这种想法,所以说呢,他只是其中一个。不管怎么,人家好赖还有忏悔心,将来还要改,是不是啊?知道自己有错。有的人还认为自己证圣了,这更要命,还能往生西方极乐?好!这个问题就讲到这。

众居士:阿弥陀佛!

一居士:我有点问题,以前他们讲到证到四果阿罗汉必须出家,这谁能知道啊?

佛规定的,你证到四果,自己就知道了,还用别人告诉?

一居士:证到四果阿罗汉,哪里都收吗?你去的地方会不会不收你?

你若证到四果,天下哪都敢去,哪儿都能收你,变化无穷,你说还有哪不收你?你想在哪儿出家,那都随你便。

一居士:我想出家,但走哪都有障碍,我现在已经退步了。

就是说,人这个心啊,有时候说出家出家,到一定程度就出不了家,他心里就退道了。世间东西只要你一贪恋,出家心就没了。你要是不贪恋世间,出家心就生起来了。出家心和世间法正好是相反,你贪恋那个就没有出家心。

一居士:我怎么能摆脱这些?

怎么摆脱这些?自己努力呗,按照戒律去做去,别贪恋世间。眼睛不抬,耳朵不听,这才行。眼睛,我也不看,什么电视啊,男的女的我都不看,我就什么也不看。耳朵,你说好说坏我都不听,我就自个修,就往前努力,按照佛法修。你慢慢能把世间的东西断了,这个出家心才能生起来。

一居士:也就是说,脱离世间这些事情得需要一段时间。

得需要很长时间,就是你先按戒律去做。至于你出家呢,一个是自己努力,另外还得经过僧团的考证。僧团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一居士:现在我感觉很想走入寺庙的大门,可是我又不敢,但在那里有一种归属感。

就是说,能不能进去,它还有一个心出家的问题。虽然身不能出家,但我心出家,我可以慢慢修,等待因缘,今生不行我还等来生,对不对?这是一条路,你不能把这条路灭了。至于这个出家,不是说我能出家,我就生出家心;不能出家,我就灭掉出家心。这不行。所以说必须做到这个,做不到身出家,心也要出家。首先不管你是在家出家,都要远离世间才能修行。在世间,你混,那面看电视你也看,那面打麻将你也去,完了还吵吵要成佛。那佛没有打麻将这一说吧?

一居士:怎么叫离开世间?

离开世间,就是世间的财色名食睡,你别往上贪。不是说这个世间我不待了,我驾着虚空的云彩到哪去,不是那个意思。是你能够净修,能够不贪恋世间的这些东西。

一居士:比如说咱们都出世间,但是还可以在世间干一些什么?

出世间,等你出完世间,你再说在世间干什么。还没出世间呢,是不是?

现在第一步就是先持戒、忏悔。至于第二步路,是你忏悔、持戒以后才能生起来的,不是我说有就有,我说也没有用,关键是你做。你走出第一步才有第二步,是你在第一步基础上才有第二步,不是我这一说,你就有第二步了,我不能代替你。所以说,你先去做,这是主要的。一步不做,说什么都没有用。

怎么一回事?你永远也不能明白。要想说明白,谁也说不明白。没听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就像出家人那个心,必须是出家的人才能明白,没出家,他永远也不明白。我说给你,你还是不明白,只能我明白怎么回事,你不明白。所以说,它不是语言的事情。

一居士:这个是不是在自己做的过程当中,自己去理解它?

对,有了第一步才有了第二步。先别要求第二步,先要求第一步做得真实,你才再要求第二步。

一居士:阿弥陀佛!师父,现在我想受五戒,但是我不知道先受好,还是先守好了再去受这个戒。

这个就是:受了就要守,你不受,你去守,它那个功德小。他也不可能守住,而且也不能成佛。

一居士:还是应该受戒再去守。

受戒和破戒能成佛,不受戒不能成佛。受戒,你如果守住,当世就有成佛的因缘。如果破了戒,偿还果报以后,因为它有受戒的基础,将来在那个基础上还能成佛。但不受戒和佛无缘。反正我是告诉你这个,但你一定得想到,受戒别破戒,这才行。

要是没有什么事,今天就到这里。

大众:阿弥陀佛!

(编者注:写信的居士后来听了师父的开示录音,观念改变,对出家心生欢喜,也生起出家心。)

 

 

附:二〇〇四年六月二十三在大悲寺大殿前为居士开示

一居士:师父,我发愿,我出家了永远不回家。假如我父母有病了,叫我回家看一眼病就好了,我也不回家。我既然出来,我就断这个情。我不下去了,来这老实听话干活。这是不是无情无义?

从事相上来讲,我们发这个愿是正确的,因为什么呢?因为想回家这个心非常强烈,有时候这个情断不了,所以我们通过发愿把自己的后路堵上。为了修道,你就得发愿,要没有这个决心就不好使。

宗喀巴大师从小出家,六岁或是四岁出家。走了以后,到了三十多岁还是四十来岁修道时想回去看看他母亲,那多少年没看到,二三十年。就想看看他母亲,当他走了二十里地以后,发现自己回家,想到父母也是六亲眷属,回家只能增加互相依赖和世间的情,最后他又毅然地回去了。回去以后,给他母亲画了一张自己的画像。他母亲看到这个画像时,那个画像就说话了,叫阿妈还是叫什么,他母亲那种着急和烦恼的心一下子全都破掉了。不但他成就了,他母亲也成就了,是双方成就的这个因缘,那是非常殊胜的。

并不是说我们出家了没有良心,而只是看破了这个因果。我就是不回家,但不回家不等于不救母亲。用啥救?靠我们的修行、定力和不动来救。如果你说:我母亲有病,我得回家去看看。你有这个想法,表面上是孝,实际上已经在因果轮回之中了。

这个因果轮回也是非常大的,因为你这个心断得不狠,他必然要受这种因果。到时候肯定有事来考验你,你就跟这个因缘走了,或许事情也真就出现了。也可能你回去,病也真就好了,但是你的成就速度全都放慢了。如果你要是不去,你父母是不是就没人照顾?它不是。因为你不去,你那心量就是定力,你这个定力就是菩萨的行为,十方菩萨都得护持你母亲。

你有多大能力?是不是?你一个人,你看完只解决眼前这点问题。但是你不去,佛菩萨会从各个角度帮助你父母成就。你母亲不光是能脱离这个困难,而且你本身还成就,是个圆满。所以说,我们看问题要看大利益,别看小利益,你看小利益就上当受骗。

虽然世间人说,哎呀,你这个人孝。但是呢,从佛菩萨来讲你是不孝,而且你没有孝于父母,没真正的帮助父母,而且也没有孝于所有的父母,也没有孝于佛。表面上好像是无情——你只有真正的无情,才能真正的有情。啥是真正的有情呢?因为你知道回去了谁都心里痛快,那不痛快?但是你不回去,要忍受很多的难受和痛苦。这个情一旦断了以后,你父母的负担减轻了,这种债务也减轻了,而且佛菩萨都会加持。我们不会孤立,因为修道不是孤立的,有佛和菩萨在加持。

你得敢走,你老靠自己的情感去起作用,最后反而耽误。你看看那些大德,包括虚云老和尚,还有来果老和尚,很多的老和尚,最后都是这么走。虽然他们都怀念着母亲和弟弟,说话里好像也有一种遗憾,但是他们知道,这种遗憾只是教育大家必须这么走。感情这问题你必须得控制,当你控制感情的时候,我们才能脱离这个六道。我们不能顺着自己感情去做事,感情它就是奴役你的东西。

修行中千万别动念,应该有愿。我就发过愿,我说:“什么回家啊,我就算死在臭水沟,我也不回去。”那将来父母有病怎么办?父母有病,真没人管那天,我肯定管。我背着他,我扛着他,我挑着他,我也都管,我也会给他要饭吃,但我肯定不回去。

出家人绝对不会不管父母,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我不能在有人管的情况下去管。而且也不是这种教育方式,根据我们心里的需要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必须有标准。不光自己父母要管,天下的父母都要管。真要有那天,是凡出家的,我都当成自己父母,我都要管。只要是家里没人照顾了,没人管我就管。总有人管,哪有不管的?不管,我们管。还不等我管,现在的居士把整个的就给包下来了。前两天有居士还问,说:“您看看出家师父里,父母、家庭有什么难处的赶紧告诉我,我好去帮助。”年年都有问的,这些居士都是那样。居士他们,谁家有困难的早就帮助了。都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好好去修道,什么都不用你管。

所以佛法不可思议,而且众生也不可思议,护持佛法的人也是不可思议。就怕你不好好修道,你不好好修道,老采取你自个的想法,会失去更大利益。所以说,应该把它算明白,敢走绝路,绝路才能逢生。别担心,什么问题也没有。

                                                  ·根据录音整理·

“溯源系列”编辑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