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为修行的根本——二〇一四年浙江多宝讲寺住持上智下敏上师开示

...智敏上师2014-06-24 06:53

敏上师,1927年生于浙江杭州市,十五岁得闻佛法,即时戒荤茹素,后就读于上海大同大学(今交通大学),1954年于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依定上师剃度,并依止高僧海上师修学。1992年,于浙江三门高枧乡创建多宝讲寺,后又至绍兴市上虞区建立一座多宝讲寺。并建立僧团,带领大众依照戒律如法修行。讲述有多种戒律论著,如《律海十门》、《比丘日诵》、《沙弥十戒威仪录要》、《沙弥学戒仪轨颂》、《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俱舍颂疏》、《大乘五蕴论》、《百法明门论》、《唯识二十论述记》、《摄大乘论世亲释》、《三主要道》、《菩提道次第广论》等。

一四年三月初七至十二,海城大悲寺两位僧人及一位居士至上虞多宝讲寺参访,并于三月十二,恭请智敏上师慈悲开示,以下为根据录音整理的文字(注:对问题做了归类,故前后顺序有所调整)。

 

●依戒转末法为正法

亲融师父:请问上师,海公上师(能海上师)讲要转末法为正法五百年,请问要依靠什么才能将末法转为正法?

智敏上师:戒律,最重要的就是戒律。

亲融师父:海公上师发愿是将佛教整体全部转过来,还是说哪里修行……

智敏上师:末法时期整体的转(过来)是不可能的,哪里有能够如法修行的地方,哪里就转过来,这个做得到的。

亲融师父:还有个别人认为佛陀的原始教法已经落伍,不适合现在的时代,像一些戒律啊,佛教的行持啊,苦行等等,请问这种说法是否正确?

智敏上师:修行是都一样的。不适合就说人的心不行了,修不起啊,不是说苦行不能修了。有一些他修不起来,能够修行的人还是好的嘛。

(由于寺院施工,噪音较大,所以又重复讲了一遍)

没过时。这个人的心,有这方面的追求的心就是好的嘛!现在的人,心不好,与时间没关系。只要有人修,那么功德还是一样有的,就看修的人有没有。

 

●持戒是否为着相

亲融师父:还有一个问题,有人认为持戒是一种着相,是一种小乘行为,大乘他是一种无相的行为,所以他不用持戒,请问大小乘之间是否有矛盾?

智敏上师:大乘的戒律更多——菩萨戒,还有三昧耶戒,比小乘还要多。小乘的根本别解脱戒,这些大乘小乘都要守,那么大乘比他们还要多,多菩萨戒,修密法的有三昧耶戒,这个越修越多的,没有减少。

亲舟师父:主要说小乘戒是着相的,大乘戒不着相;大乘戒从相上看不出来,意思就是说无相。

智敏上师:有相无相的话,用般若的眼光看都是无相的,从普通人的眼光看都是有相的。不要分别小乘戒有相,大乘无相。大乘因为得到般若之后,他看一切都是无相,小乘没有般若这种法门。所以我们从内部来看,不是从外面客观的东西来看。

亲融师父:请上师简单勉励几句,戒律对修行的重要性。

智敏上师:我们说修行重要的就是戒定慧了。定呢,你这一辈子能不能得到,都没有把握。过去善根厚的,能够这辈子得到定了;如果过去善根薄一点,一辈子修道还没得到禅定,也有的。慧有三种,一个闻慧,一个思慧,一个修慧。那么人闻慧、思慧是薄浅的,这是从外面来的。修慧是自发的,最重要的是修慧。修慧从定中来,所以说我们修行的人修戒定慧,有了戒,定就有希望;有了定,那么修慧就有希望。如果说戒没有的话,后面的就都没有了,都把它取消了。所以戒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

(注:三慧,有多种详尽的解释,以下为节选自智敏上师《俱舍论颂疏讲记·分别界品第一》,其中第一种生得慧,因为是与生俱来的,所以有时不将此列入慧中,而简称为三慧。

《俱舍论颂疏》原文:言诸慧者。慧有四种:一者生得慧,生便得故;二者闻慧,闻教成故;三者思慧,因思起故;四者修慧,从定生故。定名为修,熏修于心,令成功德,无过于定,故独名修。

解释:第一种生得慧,生来就有的。第二种闻慧,闻了教生的。闻慧,把经里边意思听到了,心里边产生的智慧,这个智慧是超一级了,不是生得慧了。闻慧还是肤浅的,思慧经过自己的思惟,我们说听闻正法之后,还要如理思惟。  

最后,修慧,“从定生故”,真正的修,要得了定以后,才叫修。在得定以前的,都不能叫修。)

 

●出家人以法布施

亲舟师父:关于养老院等这些慈善事业,您对这个问题怎么来看,我们出家人是应该全投入到这里,还是和它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怎么样处理这个关系?

智敏上师:出家人全部精神都是修行的。这个事情不带头干可以的,或者叫居士去做那些院长什么的,我们出家人可以带个名字,名誉院长。但是重点是,我们出家人以修行为主,世俗上的慈善事业可以稍微花一点点时间,但是主要的事情是修行的。我们对他们那些养老院的人讲一些法,给他们授皈依、授五戒,叫他们修行,这个出家人可以做。

另外,养老院这些老人现在养下来了,也要用佛法去养他的慧命。单是把色身养下来了,老了之后就没有了,下辈子哪里去就不知道了。我们用佛法滋养他的慧命,他下一辈子再得人身,再接着以前慢慢修行,得出三界,这个是我们要做的。

亲舟师父:像基金会,搞这些慈善活动,这些呢?

智敏上师:这些主要的活动叫居士去干,出家人可以带个头,出个面都可以,因为这也是救众生的一种。我们说出家人要广度众生嘛,这就是广度众生的一个。但是这个事情跟修行有些差距,出家人还要修行。我们可以带领他们,居士自己的活动叫居士去做,这样子两方面都好。居士可以培大福了,我们出家人度众生的事情也干了。

 

●其他问题汇总

亲融师父:在末法时期,像僧团有一些外部的干扰啊,等等。

智敏上师:外部的干扰很大,那就看我们自己的心了,要坚定,我们不要受外边的干扰。世间上的财、色、名、食、睡这些五欲的干扰,在末法时期是很厉害的,但是我们能够胜过它的。不是说,末法时期就不能修了,也不是这个话。

亲融师父:如果有人诽谤僧会有什么样的罪业?

智敏上师:谤僧,就是三宝全部谤完了。因为僧人在佛在的时候(就是)三宝,佛现在没有在了,僧就代表佛了,僧就代表法了。谤僧的话,三个宝就都谤完了。所以千万不要谤僧。当然我们知道,僧里面也有不如法的,例如赶经忏的这些也有,但是他不代表僧。我们的僧人是好的,他们这些呢,不能算在僧里面。不能谤僧,只能说他们的资格不够一个僧人资格。真正的僧都是好的,没有坏的。

亲舟师父:上师,我还想问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比较大些的寺院、大的丛林有不少在搞临时出家这个事情。

智敏上师:不如法,不如法的!这个就是海外搞的,台湾他们搞的。正规的佛教里面(出家是)尽形寿,不能是几个月、几个星期出家的,没有这一条的。出家是尽形寿的事情。

亲融师父:现在有一部分人将佛教的经典,都是当成一种学习来看,在行持上做得少一些,主要是学习为主。请上师开示一下,解和行它俩的关系,它俩应该如何来做?

智敏上师:我们说佛教(经典)学了之后,把它理解了就要行动的。解、行两个是配合的,单有解没有行——只有眼睛不会走路,而且没用的;单有行,没有解,如两个人乱走,瞎子乱碰,碰了流鼻血也不知道。这两个都要配起来,有解有行的,就是眼睛亮的,哪里该走的就走,哪里不该走就不走,这样配合起来就行了。所以,解和行一定要配合的。

 

●十二头陀行

亲舟师父:师父,您刚才说我们大悲寺,您看以后的修行上给些什么样的建议,开示一下。

智敏上师:大悲寺,我们以前有位师父到你们那儿去过的,所以对你们那儿的情况知道一些。我们的看法就是说,你们的修行,就是说头陀行,佛在世的时候,有十二头陀行,这个你们作为参考。我们说修行,苦行是要的,但是智慧还是不能少的。

无益的苦行,佛在世的时候,外道一天翘着个脚,跟个鸡一样,这样子的很苦,但是有什么意思呢?没意思的,就是外道苦修我不提倡。

那么佛教的苦行,对修行不怕苦,这个精神我们要的。佛在世也是有一个修头陀行的标准,有十二条。这是修头陀的标准,不是无益苦行,这个修行是有意义的,就照这个去修。照这十二条好好去做,这是精进修行的条件。

修其他一些苦头没好处的,无益的苦行我们也不取,无缘无故找些苦来吃,干啥啊。吃苦是为了修行的进步,这个苦我们要吃的,其他没有用的对修行没有好处的苦,外道苦我们不要。现在苦行外道印度还有,专门找些苦来吃,以为苦吃完了以后就没苦了,哪吃得完啊?这个苦,烦恼没断掉,苦吃不完的。有了烦恼就不断的造恶业,恶业造了,不断地苦要生起来,新的苦又来了;旧的苦没了,新的苦又来了。我们修行要有智慧,把烦恼断掉了,恶业不造了,苦也没了,这个方向是不一样的。

(注:《佛说十二头陀经》中,佛告迦叶:阿兰若比丘,远离二著,形心清净,行头陀法。行此法者,有十二事:一者在阿兰若处、二者常行乞食、三者次第乞食、四者受一食法、五者节量食、六者中后不得饮浆、七者著弊纳衣、八者但三衣、九者冢间住、十者树下止、十一者露地坐、十二者但坐不卧。

《解脱道论》、《清净道论》则有十三头陀支,其义是一,只是受持条文开合不同而已。

《梵网经》中说,若佛子,常应二时头陀,时间为 正月十五日 三月十五日 八月十五日 十月十五日 。大悲寺僧众每年行脚是遵照《梵网菩萨戒》中的规定。对头陀等都属于学习阶段。

外道苦行:古代印度外道中,有谬执牛、鸡等行为,乃至投火、投水等,错误的以为是生天之因,以期生天。这些外道行为被佛称为无益苦行。这些和佛教修行者按照经典戒律所行持的苦行不同。)

 

(注:当时另有两位其他寺院的出家僧人,以下为智敏上师对他们问题的解答。)

 

●出家人持午是佛的制度

某出家师父:现在这个时代,出家人现在持午已经都开缘了,您怎么看?

智敏上师:出家人持午是佛的制度,千万不要随便开。我们学了佛的戒之后,持午是不能开的,一开了,再想刹都刹不住。我们持午的好处,晚上修定什么东西都很有力量。如果(晚上吃饭),你会觉得胀胀的,一坐下去瞌睡来了,肚子胀得不舒服了,那怎么修定呢?修不来的。白天我们做一天事情很忙,就是靠晚上要好好修行,晚上如果吃得撑撑的,昏昏沉沉的,身体就要想睡觉了,那还修什么行,修不起来了。

再一个我跟你说,出家人不能不修行的,我们吃的饭是四事供养的,不是自己劳动来的。如果吃了四事供养的饭,不修行的话,将来的果报很可怕的,我想起来还害怕的。吃了饭呢,四事饭要吃了,就决定要修行,修行越多越好。那么不修行的事情就要越少,把它全部弄掉。我们要用我们的行动,做护好戒的事情,贪嗔痴的行动把它要扫掉。

(注:持午,佛规定出家人需受持不非时食戒,在每天明相出,至日中这段时间为允许饮食的时间,午后再就不允许饮食,同时持斋戒者大多数也都在中午过斋,所以受持不非时食戒,也被称为持午。)

 

●修行需福慧双修

某出家师父:上师,您说一个出家人在修福德上和持戒修慧上哪个更重要,偏重哪方面更好一些?

智敏上师:福德、智慧这两个东西,福德是基础,没有福德,智慧也长不出来。所以说真正学佛的人要积聚广大的福德资粮,智慧才能出来。有的人就说了,他们只要修慧不用修福,什么事也不肯干。这样的人没有什么智慧,他的智慧看起来是假的,是文字上的智慧,真正行动上不起作用,这些人我不赞成。

我记得我们以前在清凉桥,去的都是新戒,都是先要劳动,在劳动的基础上智慧才能出来,没有劳动的基础,没有为三宝(做一些事)培福,做那些去培。没去做,智慧生不出来的。即使你看说了,好像开智慧了——假的,这个是跟行动脱节的,那是文字上的智慧,不是真正的智慧。(注:一九五四年,智敏上师在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由清定上师剃度,在能海上师座下受具足戒,并依止能海上师修学。)

某出家师父:您觉得修法上面,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智敏上师:最大的障碍是贪嗔痴,我们的烦恼。烦恼起来之后,法学不进去,不但佛法学不下去,还要堕落下去,它跟法是背道而驰的。听了它们的话,就让我们早早受苦去了。听了佛的话,修行就慢慢正常了。(经常生在)人天,能出三界。这两个道路是背道而驰的,千万不要跟着烦恼走,我们的修行就是跟烦恼打仗,烦恼打胜了,我们就败了;我们把烦恼打胜了,把它压下去了,我们就胜利了。烦恼断了,那是要见道以后,才能一点点断。现在我们所用的办法是把烦恼压下去,不要给它们来操纵我们的行动。我们一定要依戒定慧(修法),不听烦恼的话,这样去做。

(注:此段为当时单独所讲,附在此处)所以说,修行里面如果没有智慧那就近于盲修瞎练了。智慧是最重要的,有了智慧,持戒就是如法的持戒了;没有智慧——过去不是有不少戒,有牛戒、狗戒这些,持那些戒那就没意思了,辛辛苦苦搞了一辈子,结果所得到的是什么?持牛戒的做个牛,持狗戒的下辈子投生个狗,这有什么意思呢?好没意思的。

我们说持戒的目的是要真往生,这叫如法的修行的人生,然后可以提高,定慧双修出三界。我们的目的是出三界,出三界的目的不是逃避,是要广度众生。一切众生无始以来都当过我们的父母,对我们都比较的恩爱,他们现在有的在地狱受苦,有的在饿鬼界受苦,有的做畜生杀了给人家吃,我们都要起悲心,要救他们。救他们现在没有力量怎么救呢?就要靠我们好好的修,戒定慧修了之后,才有力量去救他们。有一点力量就要救一些,我们现在不是不能救,我们看到那些要被杀的猪啊、羊啊,买几个下来,把它们放了,稍稍的也能做一点,但是做得不大。当我们力量越大,可以做得越多。我们的愿望就是要解放一切众生,都给它们脱离苦难。

 

●戒为修学指导

(注:此为福建一座寺院的僧人,请教关于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问题)

某出家师父:上师,我想问一下,我们那边最近想做一个共修班,共修学习广论,我想需要上师的加持。

智敏上师:你们学广论,三宝会加持,你放心好了。佛教里面加持无处不在,只要你跟它相应了,它就加持你,法就来了。

某出家师父:您看我们这个因缘成熟了没有?

智敏上师:因缘成熟,是多方面的。因为我们自己内部发心是一个因,但是众生的缘够不够(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我们不能强迫他们。但是我们可以教化,教化越多的人走向这个好的道路,越多的人就会得到救度,出离三界。

另外我们说修行,固然像是说的,自己修是重要的,教化众生也是非常重要的。自己修这是一个人解脱,那么多众生都不管,就跑掉了,这个讲不过去的,我们要把他们都救出来。但是现在没有力量,要去救,自己没修行也救不出来。这是第一个,自己要去修,有功夫了,那么再去救度众生。

某出家师父:请问能不能给我们写上一条,我们学习班的寄语,让我们……

智敏上师:(在开示的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以戒为师”的书法条幅,智敏上师指着此说)就这个,“以戒为师”,这个就好了。修行说得再玄再高,没有戒是修不到的。最基础的是戒,这就像造房子一样,地基没打好,你五楼六楼、七楼八楼造得再高,也还要垮下来的,什么都没有了;基础打好了,不要说七楼八楼,几十楼、一百楼的也造得起来,这就需要戒,戒的重要性就是这个。不要看到戒,这个做不得那个做不得,烦得很。这个做不得那个做不得,确实好啊,这样烦恼就不会起来。我们人的贪嗔痴,平时就不断的,平时的行动就表现出来,有了戒之后把它压住了,不让它出来,这是好事情。

你们有话尽量说,你们难得来一次,我们也很欢迎。那么这个时间太短了,有点可惜了。你们有什么话尽量说,你们想起来了也可以书面再交流,以后你们回去了之后,写信来也可以的。

亲舟师父:我们以后会常来的。

好好,常来的更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