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步参禅的方法

...宣化上人2013-10-21 09:21

初步参禅的方法

宣化上人开示摘要

 

参禅这个法门,要有相当的功夫,不是一锹就可以挖个井,也不是一步就到西方极乐世界,也不是修行一分钟就成佛果,这是要参的。

现在所讲的初步用功的方法很浅显,对初学的人不能说太深。谁要能依照这个方法来修行,都会得到你所应该得到的好处。善知识只能告诉你怎样用功修行,怎么样打坐。虽然指示你这条路,可是这条路要你自己去修行,要你自己去走。你自己不走,那还是没有用的。

参禅参什么?

——参破话头露端倪 打碎黑桶现本源

“禅”,梵语叫禅那,中文叫静虑,静就是清静,虑就是思虑。你动念是妄念,不动就是真念,是正念。把你的思虑都静下来,不动那么多,没有妄想,这叫静虑,又叫思惟修。

有人说:“静虑连‘想’都没有了,怎么还有‘思’呢?”这个“思惟”是似有似无,并不一定有,也不一定没有,就是什么呢?就是参禅的“参”字,参什么呢?就参这个思惟修。

(一)认识本来的面目

打佛七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天天这么念,究竟是谁念的呢?有人说:“是我念的!”我又是谁呢?这个臭皮囊如果真是我,它死了之后,怎么就会坏了呢?如果真是我,我应该做得了主,可惜我做不了主,它不听自己的招呼,到时候又老又病,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

有人说:“什么都没有了,那念佛又有什么用呢?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不是的,这其中一定有支配臭皮囊的,这个“念佛是谁”我们要把它找出来,要研究明白。

你要能返本还源,回光返照,认识本来的面目,你才知道“未生以前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长大成人执著我,转眼朦胧又是谁?”

你要研究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一天到晚糊涂吃、糊涂穿,临死了还钻到糊涂棺材里去。这个人生就没有什么价值,我们对这点要特别注意!

(二)先打佛七再参禅

佛教传到中国有“禅、教、律、密、净”五宗,禅就是参禅的禅宗;律就是持戒律的律宗;教就是讲经说法的教宗;密就是专门修念咒的密宗;净就是净土宗。我们先打一个念佛七,这是净土宗;打完了念佛七,大家又来参禅,这是禅宗。

为什么先打佛七后打禅七呢?因为先念佛,然后大家就找“念佛是谁”的话头。本来话头也有很多,不过近代多数都是用“念佛是谁”来参禅。禅,梵语叫禅那,中国人只说一个“禅”字,传到日本,就念成日本音Zen,因为读音不正确,和中国不同,现代人就以为日本Zen是很特别的。

(三)什么是参话头?

你参话头,要参话头,不要参话尾。“话头”是在言语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就是话语之头。你参话头要参这个,这时有没有思虑呢?没有,只是参。

参,就像什么呢?就像用一个锥子钻窟窿似地硬钻、钻、钻出个窟窿来,钻窟窿的锥子就是“参”。这个参是无形的,你凿井钻窟窿是有形的,用有形来譬喻这无形的,你就容易明白什么是“参”。参,就是硬往里头钻,钻不进去还要钻,什么时候钻透了,那就是“破本参”了。

(四)有很多话头可以参

有很多话头可以参,日本人参“无,无,无?”。中国人参“念佛是谁”,参“谁?”;有的参“父母未生以前的本来面目”,在父母没有生我以前,我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子;有的又参“如何是没有了的?”有种种话头,看你欢喜参哪一个,就参哪一个。

久坐就有禅,久住就有缘。你要有一种忍耐心,不要躁进。什么叫躁进呢?就想贪图快,愈快愈好。

我们修道要认真拿出功夫来,拿出时间来,是一点一点成就的,一天一天成就的,不是立刻就能成就,所以要继续努力。腿痛要能忍得住,我们要了生死脱轮回,不是一件小事,所以要拿出真正的忍耐心。

(五)一个不能没有的东西

日本人参“无”,我现在教你们也可以参“有”,因为无有定法。像参“念佛是谁”,这是很不容易找的,有的人找了几年也找不着这个“谁”;有的参“父母没生以前的本来面目”也找不到。日本人参“无、无、无?”还是没找着。

我现在教你们参“有”,不是念“有!有!有!”这要怎样呢?世间一切都可以没有,到底有没有一个“不能没有”的东西呢?你找这个。什么都没有了,究竟哪一个是有的呢?找那个“有”的。一切都能了、都可以断灭。那什么是不断灭的呢?你找那个不断灭的。你要找着那个不断灭的,你就开悟了;你要找着那个不能没有的,也是开悟了;你要找着你父母未生以前的本来面目,那也是开悟了;你找着念佛是谁,也是开悟了,但是要找着才算。

你找不着就会口头禅,那是没有用的;人家说过的,你再跟着说,那都不是你的。

(六)要你自己去找

参话头有的只参“无”,我又叫你们参“有”,可是你也不要参“无”,也不要参“有”。“那我究竟怎么办呢?”你不要着急,一定有办法的。

在外道的经典上,一开始是用“啊”、“嚘”两个字,他们说一切不是有就是无,不是无就是有,“啊”就是无,“嚘”就是有。我们不可以参“啊”,也不可以参“嚘”,那参什么呢?我们参“非无非有”——也不无也不有。

什么是不无?什么是不有?非空非色,非无非有,非是非非,非垢非净,非去非来。这个“非”当“不”讲,“无”就是个真空,“有”就是个妙有。真空不空,妙有非有。真空不空,所以才有妙有;妙有不有,所以又是真空。真空和妙有,二而不二。

真空妙有是有形相的,你要找出那个无形相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能够说出来的都是假的。

所以六祖大师说“密在汝边,与汝说者,即非密也!”现在我讲的这不是秘密,是显宗的教理,你的秘密还要你自己去找。

(七)认识本来的面目

有的参“念佛是谁”,有的念六字大明咒,总而言之,就叫你的心老老实实的,不要离开修道这一念。你修道这一念、参禅这一念,总要保持着绵绵密密的。我给你们说四句偈颂,你们各位就本着这个意思去修行、去参:

“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就是不离参禅的这一念;“离了这个,当面错过”,你若离开这个,你就当面遇到佛,也会错过,你也不认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不要当面错过参禅这个时间。

“行住坐卧,不离这个;离了这个,当面错过”,所以各位都要好好用功,希望有人开悟。

(八)“参”跟“求”有什么分别?

问:我们参“念佛是谁?”这不是在求吗?

答:这是参,不是求。

问:参跟求有什么分别?

答:参就好像用锥子钻窟窿似的,你钻窟窿,并不是求窟窿。你若是用求的,求到什么时候,窟窿也不会有的;你用锥钻窟窿,才会有窟窿。懂了吗?

问:“念佛是谁”那个“谁”好像是在找一个东西。

答:是在找,这不是求。找也是参,这都叫参话头,没有叫求话头的。

(九)久坐有禅

参禅法门,要有相当的功夫,不是一锹就可以挖个井,也不是一步就可以到西方极乐世界,也不是修行一分钟就可以成佛果,这是要参的。这个参的意思,就是专心致志来研究,所谓念兹在兹的,心无旁骛,所谓“专一则灵,分驰则弊”。

这譬如鸡孵卵——老母鸡天天趴在那儿孵蛋,时候到了,小鸡就出来了,参禅也是这样;又如龙养珠,龙时刻不忘在养自己的宝珠;又好像猫捕鼠,老鼠不出来则已,只要一出来,猫一爪就把老鼠抓住,它就跑不了了。你有“时长耐久”的功夫,自然就会开悟,所谓“久坐有禅”,坐久了,念虑自然就会静止下来。

(十)因为你不会用!

问:用什么方法来控制妄想?是不管它?还是用猫捕鼠的方法,一来就把它抓走?

答:猫捕鼠是个譬喻,因为你用“念佛是谁”没有用好,才会有妄想。你只有“念佛是谁”单单这一念持续着——“念佛是谁?念佛是谁?”妄想怎么会生出来?没有法子生的。

问:听人家说要“万缘放下,一念不生”,为什么要一念不生?

答:“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忽动被云遮。”参禅也是妄想,你参“谁”,这不是妄想吗?可是这是“以妄止妄”——以这个妄想来止住其它的妄想,这也叫“以毒攻毒”,却能把毒病治好,所以要参话头。参话头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的,这要久而久之,久参就有禅了。

(十一)参“谁”也可以

问:师父教我们参“念佛是谁”要一直去参“谁”字,可是我在念“谁”,第二个“念佛是谁”的话头就提不起来了。

答:你要是提不起来,单单就参一个“谁”也可以,这个“谁”参多久的时间都可以。你有“谁”在这儿,什么妄念都没有了。人家参“念佛是谁”就这一个“谁?”可以参几个钟头,你要能接接连连不断地参都可以的。

问:有时候我好像找不到门,不知道怎么出去?

答:不要着急,慢慢找,慢慢就会找到了。

问:修道有时候进步,有时候退步,到现在还是不稳定、很迷糊。

答:你要是都稳定,那不早就成佛了嘛!

(十二)沙里澄金

这么多人在这儿打禅七,其中不一定哪一个开悟,也不一定哪个不开悟,这就是沙里澄金。

你能结双跏趺坐,或者单跏趺坐,把身体坐直,不要东歪西歪,前仰后合,心里常常思惟这个“念佛是谁”,久而久之,自然就会相应了。

相应之后,你就会返本还源,明心见性,认识本来的面目,见着你本地风光,这就是你参加禅七得到真正好处了!

现在所说的初步用功的方法,是很浅显的,对初学的人不能说的太深。你哪一个能依照这个方法来修行,都会得到你所应该得到的好处。

切记不要像风从耳边刮过去,什么也没有了。你在禅七的期间,明白用功的初步,这是很要紧的!

结跏趺坐

——千锤百炼成道器 八方风雨亦不惊

什么叫跏趺坐呢?你看佛的坐像,佛的腿都是双盘起来。结跏趺坐有什么好处呢?这是降魔坐,尤其要修坐单的人,能结跏趺坐这是最好的,能降伏其心,能不散乱。在佛教里,跏趺坐又叫金刚宝座,你若能坐跏趺坐,诸天都卫护你、都保护着你,说:“现在这个人已经坐成跏趺坐了,不怕痛,由‘痛’走过来,他是有点道心,我们是应该保护着他。”

(一)这是不觉,非超觉

问:“超觉静坐”,英文叫T.M。通常要听一种声音,我们的心就会沉到所谓的“海底”,那是非常快乐,我有过几次的经验。后来觉得这个声音像虾,以后再坐下去,效果就没有原先那么理想,我不晓得为什么?

答:你想听声音,这都是妄想,这是“妄觉”不是超觉。超觉是很自然的、没有做作的,没有贪、没有求、没有期待。你有所贪求、有所期待,这不是超觉,是不觉。

问:这种静坐的方式好不好呢?

答:这是为了没办法结双跏趺坐的人,想出一个别开生面的法门。你想静坐,先要练习跏趺坐,你不练习跏趺坐,你就说得到“道”了,这个不可能的。你不读书,怎么也不会认字。你不真心修行,想吃点迷魂药就开了悟,那是无有是处的。

(二)哪个腿在上面?

问:哪个腿在上面?

答:在中国,和尚无论到什么地方,只把眼睛一闭,往那儿一坐,结上跏趺坐,就有人供养你了。但是你可不要因为贪图供养修跏趺坐,不要靠它去创招牌、装老修行。你去做一点苦工,这比供养所得的钱还会多一点。你要单单的为了贪图供养,就不要学这个,那只能饿不死你,不会发财的。

(三)金塔?银塔?泥巴? 

你看看佛都是双跏趺坐,你能双跏趺坐,已经就功德无量了,天龙八部都来护持你,一切的魔王都远避你。你若是受不了痛,或者腿硬的像铁那么硬,没法子盘上去,你就马马虎虎的单跏趺坐,单跏趺坐没有那么容易入定。我讲过“鬼逼禅师”公案,双跏趺坐是个“金塔”,单跏趺坐就是个“银塔”,普通坐(散盘)就是“泥巴”。

打坐先把裤子往上提一提,它就没有那么紧了,坐着比较舒服一点。把腿盘好后,你用毯子或者你的袍子把腿包起来,要包得严一点,因为坐禅的腿不要冻着,冻着不只是痛,甚至你迈步都迈不动,所以必须要把腿包好。我看有人连头都包上了,坐禅不是这样的,头绝对不能包的,头一定要露出来;甚至于身上都不要包的,只可以包腿。

(四)暖了不能用功 

你怕冷可以穿多一点衣服,我怕冷也怕热,但是我在禅堂里,这么多年来没有包过毯子、披个毯子。我在湖北正觉寺做门头,晚间再冷我的被子都不往身上披,只包在脚上。天冷睡不着觉,不更好吗?暖了想睡觉,不能用功了。

湖北冬天也下雪,那时候我也是上身三层布,下身三层布,所以我在湖北每一天都闻到异香扑鼻,那和人间的香味不同。尽管香气不时飘来,我也不管它,这也许是天神看到有个比丘很可怜,他冷的这么样子还在打坐。我那时候冬天也只是穿三层布,不像现在穿这么多的衣服,因为年纪也大了,不愿意再那么逞强。

(五)打坐种种的好处

打坐的姿势是很要紧的,日本佛堂他们坐的样子都很好,我们的就差一些,因为我不注重外表,大家也就马马虎虎的。打坐的时候最好能结双跏趺坐,这能降伏天魔恐怖外道,天魔一见到你这样,都老实了。外道他们不能这样坐,他们也都会怕的。又很容易入定成就三昧,又很容易腿痛叫你受不了,有这种种的好处。坐的时候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眼观鼻,我知道;鼻观口,鼻上有眼睛吗?口观心,口上还有眼睛吗?”你若修成功,全身都有眼睛,你看东西不一定要用这一对肉眼来看;也可以说是你全身都是雷达,都是机关,只要你肯用功修行,将来就有这种的妙用。现在这是用功的一个开始,谈不到第一步,只是一个开始。

(六)自家水祛百病

坐禅没有什么特别的巧妙,最好就是结双跏趺坐,不容易昏沉,坐得很结实,也不容易倒下去。坐时要舌尖顶上颚,“闭口藏舌,舌尖顶上颚”这不只是理教这样说,佛教也应该这样。

小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舌尖都是顶上颚的,这有什么用呢?就是交任督二脉。我们修道都知道任脉、督脉,舌尖顶上颚就交任督二脉,调气调血,能调匀气血。口里有口水就咽到肚里头去,咽到肚脐后边去,这口水叫自家水,自家水合起来,是个“药”字,你常常把它咽到肚里,它能治病祛百病,你们不要忽略这一点。

(七)乌龟和鸡蛋

你在这儿静坐,不打妄想,把忌妒心、障碍心、无明烦恼都停止,这就是无量功德;你有这些心,那就是没有功德,所以说:“若人静坐一须臾,胜造恒河七宝塔。”你们要想法子清净下来,所谓“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你心里清了,就像水里头现出天空的月光一样;你意念要定了,就好像万里长空没有云;你意要定了,没有云也不下雨,所谓“万里晴空”。

打坐要把脊背挺直,不是头一缩、腰一弯,好像乌龟把头包到被子里边,不是那样的;要拿出自己的骨头来,不要像没有骨头的鸡蛋似的,坐着就要睡觉,也不知道你是参禅还是睡觉?不要这样。我们心里要时时都参话头,什么时候都是要端然正坐,这样才是真正在参禅。

(八)金山腿高旻香

“金山的腿子高旻香,海潮寺的哩啦腔”,中国佛教有这么几句话。“金山的腿子”,金山的江天寺不准翻腿,你若是把腿翻一翻,就要用香板打。你就再痛,都要咬着牙挺着,不可以翻腿,也不可以动;时间一久,腿就变得听话不痛了,所以金山的禅和子坐得最好。“高旻香”,高旻寺坐香的时间一分钟也不错,到开静的时候,一定开静;到止静的时候,一定止静,一秒钟也不错,坐香的时间守得最严。“海潮寺的哩啦腔”,上海有个海潮寺,一天到晚哩哩啦啦随随便便讲话,不守规矩。

(九)为什么要坐单?

坐单的用意就是不睡那么多觉,你躺着睡八个钟头还觉得不够;你坐着睡四个钟头就已经够了,很有精神也容易入定。坐单你要不怕苦,不怕腿痛不贪舒服,不要说:“我把腿伸开,躺在那个地方很舒服,坐着实在不太舒服了。”坐着当然不舒服,但是你考察过去的祖师,都是在不舒服里边成就的。若是尽贪舒服,吃得好睡得好,怎么能表示出你修行的真心呢?所以在印度的胁尊者,他一生胁不着席,也就是不躺着睡觉。中国也有很多是坐单,发愿胁不着席的也有很多。在美国,佛教是刚刚开始,刚刚种下种子,所以我提倡日中一食,又长坐不卧,这是十二头陀行的其中两种。

(十)不要吃太饱了

你愿意不吃东西,还能有气力支持用功,这是可以的;你若是不吃东西,坐也没有气力,跑也没有气力,那还是吃一点东西好。修道的人吃东西不要吃太饱,否则胃会受伤,像持午的人,尤其日中一食的人,往往把胃都撑坏了。所以吃东西要取乎中道,不要太过也不要不及。我们为什么用功不能相应呢?就是一天到晚忘不了吃,忘不了穿,忘不了睡觉,总想着:“不够睡!没吃饱!今天应该再多吃点!”或者忘不了“我有病,我病得这么厉害!”因为忘不了这些,所以妄想就不能停止,真心就现不出来。好像水很浑,你摇摇晃晃的,它就没法清净。除非你停止不动它,所以说“心清水现月”,你心里清净就好像水里现出明月一样;“意定天无云”,你的意念若是不打妄想,就好像天上没有乌云,自性的智慧光明就现出来了。

(十一)靠着墙坐会吐血

旁人吃饭你不会饱,旁人是没法子帮助你开悟,善知识只能告诉你怎么样用功修行,怎么样打坐。虽然指示你这条路,可是这条路要你自己去修行,要你自己去走,你自己不走,那还是没有用的。你打坐的时候,不要依靠着墙上,以为墙是很硬的“我靠也靠不倒它,靠不出窟窿来。我就是睡着了,也掉不到地下。”你靠墙靠得多了,我先警告你——这会吐血的、会生毛病的,所以不要生这种依赖心,不要往墙上靠,或者在背后边垫上一个垫子,以为靠着舒服一点,这也是错误的!

(十二)不要像小孩子

结双跏趺坐,你要忍着腿痛,为什么会痛呢?因为气血过不了关,你忍着忍着,它冲过去这关,你就不痛了。所有修道的人,都应该会跏趺坐,你要想真正开悟、真正成佛,那一定要学的。最初你当然要忍着一点,你不要怕腿痛,不要像小孩子,痛一点就忍不了哭起来了,再不就叫妈了。我们现在都要学大丈夫,大丈夫就要忍人所不能忍的,越痛我越要忍着,要有一种忍耐心,要有长远心。坐禅的人没有什么巧妙,你只要常常坐,坐久了自然就会得到好消息。你不常坐“一日曝之,十日寒之”,你修一天,休息十天,那不会有什么成就的。

(十三)定有什么好?

为什么要常打坐呢?就是一点一点在修定。初学的时候,你的心里没有定力,一会儿跑到天上,又一会儿跑到地狱;忽而跑到佛那儿,忽而又跑到菩萨那儿,不久又跑到马牛羊鸡犬豕里边。它不需要买车票,天堂地狱随意都可以到,什么地方都去,就因为没有定。现在不要你的心东跑西跑、南跑北跑、上跑下跑,这是在修定。

有人说:“‘不定’那是最好的,你看跳舞都是跳跳钻钻的,哪有个定?定有什么意思,像个木头似的,木雕泥像坐在那个地方,有什么好?我觉得这太死板了!”定有什么好处?本来定是没有什么好处,不过你们想要修定的人,想要开智慧,就一定要修定;你没有定,就没有智慧。你的心散乱,就是没有定,也就不会有智慧,智慧是由定那里来的。你想要不愚痴吗?就要修定!

(十四)你要保住本钱

在禅七期间,有人发愿不讲话,这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你一讲话,妄想就会多。有人说“不讲话,妄想就会少了吗?”不讲话妄想也不会少,但是你可以保持住你的本钱。什么叫本钱呢?你不讲话,气就不会散。“口开神气散”,你一张开口,气就跑出去了;“舌动是非生”,你舌头一动弹,不是讲是就是讲非。总而言之,你讲一句话,就有个是、有个非;你在没讲话的时候,没有是没有非,你用功应该不讲是非。有人发心不讲话,我是最欢喜的,这就是勇猛精进。有人说:“法师,你不也是讲是讲非吗?”不错,我讲是讲非,但是这个“是非”是叫你知道什么是“是”,知道什么是“非”,而你只知道讲却不知道哪个是,哪个非。如果我不说这个方法,你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用功修行。你若会讲,你也可以来讲。 

(十五)因为你的定力不够

会用功的人在闹市,心可以修行;不会用功的人,就是钻到真空管里,还是不会用功。在这个世界上,你要找一个没有声音的地方,相信是很难的。在中国禅堂里,人打鼾的声音是在所难免,咳嗽的声音也会有的;在禅堂里有人走进来、走出去,这是人格的问题,他不愿意守规矩,是很难管得了他。用功修行的人,不是管事的时候,就不管那么多闲事。有个人对我讲:“这儿没有一个静的地方!”你若是自己静了,什么地方都静;你自己不静,到什么地方都不静,你都会有烦恼;就是没有人,你和自己都会过不去,和自己都要发脾气。

为什么呢?你没有能克服环境,你被境界转。你若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是真正学佛法的人。有人说:“你尽讲愚弄人的事,我根本做不到!”你做不到,你就是没有道;你若有道,这都是小境界,你能转闹市为山林,在闹市也和在山林里是一样的。

(十六)你不要怪他

现在我说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最初看见一个东西,都会很注意它,时间一久就忘了,忘了有这个东西,好像古老的钟“滴答滴答”地响,听惯了,就听不见了。钟还是每天滴答滴答响,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因为你把钟忘了,你的心不着住在这上面,除非你想起来,那个钟又“会”滴答响了,所以我说:“眼观形色内无有,耳听尘事心不知。”挨着你的那个人有动静,你不要怪他,因为你定力不够。你定力若够,他怎么样动,你也不知道的。 

为什么你知道他动呢?因为你那儿也动,你那心里也动了。你心里若不动,他就动也动不到你。小的境界、大的境界、好的境界、坏的境界,只要你会用佛法,都没有问题的。有人说:“我现在不会用!”不会用,要想法子学得会用,要往这条路上走。你功夫深了,自然就不为境界转;你够定力,什么境界也摇动不了你的心。

(十七)看你动不动心

中国有这么句话说:“学问深时意气平。”你若是真有学问,你就没有火气了。为什么人有火气呢?就因为学问不够。你定力若够了,就是这个地方应该坏的,你都能感应它变好。 

以前我对你们讲过,我说:“我在三藩市一天,我就不准三藩市地震!”一般不明白佛法的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若明白佛法,你有定力了,你在那个地方,那个地也就定了,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们现在学定力,你若真有定力,你到什么地方,都是平安;你没有定力,就到平安的地方,都变得不平安,因为你心里动了。

(十八)我比你们行

问:我双跏趺坐坐了这么久,怎么也没有入定?

答:因为你坐在这儿尽打妄想,你没有真正晓得用功,所以没有入定。古来的人用功很快就开悟、明心见性;现在的人用功用来用去,只在皮毛上转转,没能深入三昧,就是能坐一点钟、两点钟、三点钟、四点钟、五点钟、六点钟、甚至可以坐一天,也没有开悟,为什么呢?

就因为他们是和人比赛,要人看看自己:“你看看我坐的时间最久,你看我修行年头也最多,我比你们行,比你们好!”因为心里有种胜负心、和人比赛的心,所以就算能坐八万个大劫,也不能开悟。

(美国恒君比丘尼汇编)